鹿冢
鹿冢

鹿冢

作者痴虞

状态连载

类型小说

更新2022-05-20 15:47

鹿冢简介

主角是江野、阴九幽的小说《鹿冢》是实力作家痴虞的优质佳作,目前正式登陆本站啦!详情梗概:众逐鹿,独享鹿……你既如此,我便割鹿……凡我失去的,我必亲手一件件,拿回来!预知结果如何,敬请阅读精彩内容!

《鹿冢》节选试读

万宝楼的外执事王鲳被人杀死了,这在野火塬上来说,无疑是一件大事。 且先不说,万宝阁日常与三个帝国间的生意往来,都是由王鲳负责,现在王鲳突然被人杀死,给万宝阁带来了多少损失。单单王鲳是万宝阁的人这一点,就注定这事,绝不会草草而过。谁都知道,万宝阁属于无忧门,而这…也是无忧门自从取代西苍剑宗,成为野火塬真正掌权者以来,所遭遇的最大一次挑衅。门下执事被人杀死,若是不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出凶手,并给以反击的话,这对无忧门来说,无疑是一种声望上的损害。所以,一时之间,野火塬上风声鹤唳,野火塬上那些比较弱小的宗门和势力,全部噤若寒蝉,生怕王鲳之死与自己扯上半点关系,从而惹上无忧门。 ———— 数十天之后,秦鹿帝国凤陵城中。 在秦鹿帝国的都城凤陵城中,有一条大街唤作芙蓉街。 整座凤陵城中,除却坐落在都城正中间那座最金碧辉煌的皇宫之外,就属这条街上的一座府邸,最为宏伟壮观。 这座府邸占地面积极大,面朝芙蓉街,背临丹江河。院外朱墙环护,绿柳周垂,院内更是有着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清幽秀丽的假山雨廊…… 而这座府邸,也就是秦鹿帝亲手为文候苏百龄挑选的文候府。 且先不说,府邸自身如何金碧辉煌宏伟壮观,单单是秦鹿帝亲手挑选这一项,便足以看出,文候苏百龄在秦鹿帝心中是何等地位。 苏百龄是个中年男子,下颌方正,目光清朗,面白而无须,黑发束起用一个简单的玉冠固定着,穿着一件极为修身的黑色长袍,袖口处镶绣着金色的祥云,腰间系着一条黑色腰带,带扣上镶嵌着一颗纯色的紫玉…… 从衣着长相来看,这与传说中那个杀伐果断、手段狠辣的大修行者文侯,着实有些出入。苏百龄给人的第一感觉,反而像是,一个带着几分儒雅之气且懂得享受的富家翁。 已经过了子时三刻,苏百龄依旧在坐在书房里面,埋首于书案之上批阅公文。 此时,一位穿着简单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对着苏百龄恭谨的行了一礼后,说道:“侯爷,野火塬上传回消息,王逾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苏百龄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来看着中年男子,长时间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才听苏百龄问道:“是无忧门杀掉的么?” 中年男子略微想了一下,说道:“应该不是,按照上次传回的消息来看,王逾应该才刚刚进入无忧门的视野,无忧门应该还不知道他是我们的人。” 这个中年男子姓陈名筹,精于谋略,平日里替苏百龄处理阴私之事,是苏百龄最为信任的下属,苏百龄对他的能力也是极为认可。 苏百龄点了点头问道:“既然不是无忧门做的,那是何人所为?” “我们的人传回的消息是,野火塬上一个名为‘长白宗’的帮派,聘请山中人刺杀的,无忧门查出的结果也是这个,长白宗现在已经被无忧门灭门。”陈筹回答道。 “那你怎么认为?”苏百龄盯着陈筹的眼睛问道。 陈筹看着苏百龄说道:“长白宗这个宗门在野火塬上,只能算是一个中等势力,宗主也才五境上品的境界,还未逾五境,实力较之当时被无忧门取代的西苍剑宗,还有不如。所以,他们应该还不敢去撩拨无忧门。” 陈筹顿了顿,接着说道:“属下推断,长白宗被无忧门灭门,应该是无忧门一时半会之间,找不打到真凶,为了震慑野火塬上诸多势力,而选择的一个替罪羊而已。” 苏百龄点了点头,认可了陈筹的说法,接着问道:“那你认为是谁干的?” 陈筹想了想说道:“属下不知,但对方是聘请山中人,而不是直接跳出来,不排除是其它两大帝国想暗中掌控野火塬,所进行的一次试探。” 苏百龄略微思考了一会后,说道:“西凰国虽自称为国,实则是一盘散沙,国中势力错综复杂,澹台玄自己国内的这些大小诸侯,就已经都够他头疼的了,应该不是西凰。” “那就是南燕了,要不要让青楼密切注意南燕?”陈筹询问道。 苏百龄点了点头,应道:“嗯,传讯青楼,密切监督南燕神殿,将级别提升为一级。” “是。”陈筹应道,行了一礼准备告退。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陈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又折转回来,对苏百龄行了一礼,接着问道:“还要不要派人去野火塬?” 苏百龄略微沉思后,说道:“只需做寻凡布置即可,不需刻意派人潜入无忧门,经过王逾这件事之后,想必无忧门也会有所警惕。” “还有”,苏百龄揉了揉眉心,继续说道:“把王逾的尾巴处理干净,虽说我对陛下一片忠心,但王逾这件事情,陛下还不知道,陛下对无忧门的信任不弱于我,我不希望这件事,让任何人产生多余的想法。” “是,属下知道如何做了。”陈筹应道。 虽然有些惊讶于这事,文候为何是瞒着陛下做的。但,陈筹知道文候对陛下的忠诚,也不敢妄自揣测苏百龄的想法。 “去吧。”苏百龄说道,继续埋首于案上。 “是。”陈筹躬身行了一礼,缓缓退下。 陈筹退下后,书房里再次变得安静起来。 苏百龄在批阅完最后一份公文后,抬起头来望着窗外,窗户是关着的,但苏百龄的目光却似乎是穿透了窗户,远远地朝着黑夜扩散出去。 许久之后,苏百龄才收回目光。端起桌上已经凉透的那盏茶,一饮而尽,轻声自语道:“陛下现在一心修行,想要到达第九境,诸多朝事托付于我,我又岂能让这些琐事去影响陛下的修行呢……” 苏百龄说完这些话后,才站起身来走出书房。不过却不是去休息,而是进去密室里修行。 虽说,修行者在逾越五境之后,破境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苦修,而是需要靠某种契机从而进行顿悟。但,苏百龄每日处理完公务,无论多晚,都会修行一个时辰。这种习惯,已经像洗脸吃饭一般,融进苏百龄的日常生活之中。
全部章节

50章/页

请选择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