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枝
濯枝

濯枝

作者咬枝绿

状态连载

类型小说

更新2022-05-23 13:58

濯枝简介

《濯枝》驶离寿塔寺的车上,她在他眼皮子底下偷留了他的打火机, 半个月后,厌了灯红酒绿的程濯给孟听枝打电话。 “孟小姐,我是失主。”出身钟鸣鼎食之家的程公子,是个好好情人,他喜欢孟听枝,但也就到喜欢了。车和房,孟听枝没要,只带走程濯一块坏了的表。某天程濯在孟听枝的旧书里发现一张皱巴巴的十四中二模试卷。七年前,高三七班,程濯,149分大学毕业后,孟听枝开了生意潦倒的

《濯枝》节选试读

孟听枝不知不觉走到了秀山亭的门洞下,石台被行人踩踏得油亮泛光,起风一阵凉,柔软裙摆肆意在小腿上划着。 她静立在人来人往里,手机放在耳边,一声一声嘟着,等待接听。 “喂?” “程濯,我可以见你吗?” 低软声音散在风里。 电话那头滞了半晌,像是没听过这种虔诚又怯弱的句式,被子在翻身的动作里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像是坐了起来,咳一声后,睡哑的嗓子少了几分气音,温和地说:“你来。” 仿佛得到不该属于自己的礼物,孟听枝连声音都跟着雀跃起来:“真的吗?” “假的,别来了。” 听筒里静了几秒,小姑娘只克制地吸了一下鼻子,什么也没说,程濯却睡意尽散,心也苏醒似的软。 他正经道:“开个玩笑,枕春公馆认得吗?” 孟听枝老实回答:“不认得,也是酒店吗?” “不是。” “你家吗?” 他停两秒,音调往下沉,“算吧。” 挂电话之前,孟听枝问他是不是感冒了,要给他带药来,程濯答没有,只是刚睡醒。 “你饿吗?我给你带一点吃的吧,你想吃什么?” 程濯想了两秒,“随便吧。” 孟听枝握紧手机,叹气,总算明白了男生为什么讨厌女生说随便了。 真的有点为难人。 下颌缀着晶莹水珠,程濯拿毛巾擦拭的动作,在下楼看见孟听枝时,微微顿住。 孟听枝背对着他,身影纤细,认真地往桌上摆东西。 盒子大小形状都不一。 但她学美术,构图方面有点强迫症,摆的满而好看,色彩和细节上都有呼应,换掉沉闷的灰玉色桌布,像网图里丰盛的野餐照。 转头看到程濯,她手里还端着小盒章鱼小丸子,笑容盈软,“这个买得早,有点凉了,有微波炉可以热一下吗?” 程濯丢了毛巾走过来,揽着她的肩,把她按在主位旁的椅子上,随后自己拉开椅子坐下。 “别忙了,我随便吃两口就行了,你吃了吗?” 孟听枝放下那盒凉掉的章鱼小丸子,把水杯推向他,“我吃过了,我家夏天吃饭很早。” 她悄悄伸手抚肩,是他刚刚揽过的地方。 程濯喝了一口水,温热的,一股湿暖气顺着喉腔不知道流到什么地方,有种奇异的感觉在吞咽后回溯。 程濯说吃两口真是吃两口,是确数,不是约数。 他偏头按着脖颈,说是睡过头了,没胃口。 孟听枝刚刚烧热水的时候,在冰箱旁边看到一板胃药,已经被抠掉了几粒。 垃圾桶干干净净,只有还剩大半瓶的依云矿泉水斜在里头。 他简单吃完,孟听枝收拾了桌子。 厨房有水果,她切了一点桃子,插上牙签端出来放在他面前。 看他一边接电话一边吃了一块,孟听枝眉梢的紧迫才散了。 下一秒,她忽然清醒似的轻叹,抠了一下指尖的死皮。 在程濯面前,她的行为几乎不受控,明知道刻意的自然就是最大的不自然,她还是忍不住。 做多错多。 客厅的灯源光调很冷,照在他深隽的侧脸上,眉骨凸出,很是清消。 他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自然地搭在桌面上,无名指上有一道微瑕的细疤,冷白皮下青色的血管很明显。 孟听枝两根手指在桌面上走路,就像那次去他兜里摸打火机,悄悄地,最后指端落到他手背上。 “程濯,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呀。” 他抬头,笑意浅淡,手掌忽地朝上一翻,接住她的手,又小又软,捏一捏像没骨头。 看她耳朵有点红了,才应声。 “知道了。” 他心情好,勾起车钥匙问孟听枝想去哪儿玩,孟听枝一下大脑空白,不知道算什么,约会吗。 “都可以。” 她这样说,程濯按了一下她的脑袋,重复她的话,“都可以是吧?” TLu已经过了暖场环节,气氛正燥,电子乐震荡心肺,频闪灯跟着电音节奏一排明一排暗正在巡场。 看不清舞池里的人,像一团醉生梦死的热闹。 程濯手臂圈过她的背,搭在她肩头,护着她从热闹中穿过。 噪声太大,说话只能贴耳。 “你不喜欢,我们就走。” 孟听枝抬起头,撞进他眼里,目光朝后越去,一边跟着服务生上二楼,一边附在程濯耳边喊着:“喜欢!我同学说这里有个韩国DJ午夜场会撕衣服,待会儿有没有啊?” 程濯看着她眼底的期待与好奇,顿一下,慢慢勾起唇角,捏了一把她的后颈。 “有。” 包厢里有不少人,孟听枝除了徐格都不认识,但有几个眼熟,之前程濯生日见过。 例如那个穿Balenciaga短袖的男人,是之前给程濯点烟说她闷,没意思的。 她赌气撇头的小动作被程濯尽数看去,夹着烟的那只手点了一下她直挺挺的腰,烟灰不慎弹落,在暗处将裙角烫伤。 “记仇。” 孟听枝怕痒,扭腰躲着,不承认,“没有。” 身后有人过来,玩嗨了,不小心撞到她。 身体忽然失衡,孟听枝以膝跪的姿势扑到程濯怀里,她反应还算快,双手匆促撑着他的肩。 “让人过去。” 腰间的手掌,忽然朝里猛地收拢力度。 她跌得更狠了,盈香的头发擦过程濯的侧脸。 他不躲不让,两人近成交颈,她撑不住力,手腕一松就成了靠在他身上的姿势。 有人拨她脸侧的头发,很快,一道灼人唇息落在她白皙的耳廓边,淡淡地问,比陈述句更意蕴万千,“孟听枝哪里闷啊。” 有时候,例如这时。 孟听枝会想,她和程濯如果真是初相识就好了,这场风月迷烟阵,不必总想起暗恋,叹自己何德何能。 程濯太锐利,她怕被看出端倪,很快收拢好情绪,她两次被程濯带出来,旁人对她的态度也发生很大转变。
全部章节

50章/页

请选择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