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呕”

夜凌云闭着眼睛机械性的趴在了床边干呕了起来,但是空空的肠胃并没有东西让他吐,他强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睁开了眼睛,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差点让他从床上滚落下来。

夜凌云趴在床边稳了稳,然后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

拥挤的房间里摆放着一张破旧的床和一张快要散架的木质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只白瓷茶缸,粗糙的水泥地面到处水渍,墙上张贴泛黄的报纸,酒精味和一股发霉的味道弥漫在房间里,让夜凌云的胃一阵翻腾,他赶紧下床拿起茶缸灌了几口凉水。

凉水刺激的夜凌云打了一个激灵,同时也让他清醒了不少,他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只见一个穿红衣服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正趴在小桌子上学习,一个穿着朴素,身材修长,长相甜美,五官精致的素颜美女在打扫卫生。

女孩看到夜凌云的一刹那愣了一下,然后赶紧站起来跑到了素颜美女的身前,张开了小手臂,素颜美女则是满脸惊恐的看着夜凌云。

看到两人的异常,夜凌云有些诧异,就当他准备询问这是哪里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注意到了旁边的小圆镜子。

凌乱不堪的头发,满眼的血丝,粗糙的皮肤,糟乱的胡子茬,上身穿着一件破旧的中山装,下身是一件老式的绿色军装裤......

“这是谁?是我?!”

夜凌云使劲的揉了揉眼睛,但是映入眼帘的还是那副颓废的模样,夜凌云狠狠的掐了一下大腿。

痛!

夜凌云傻眼了,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他抱着脑袋痛苦的蹲在了地上,一股混乱的记忆涌进了他的脑海里。

夜凌云,二十二岁,社会闲散人员,嗜酒成性,爱赌如命,打架斗殴,偷鸡摸狗......已婚两年,目前和老婆杨玉倩,小姨子杨玉琴一起生活。

这股不堪的记忆差点让夜凌云崩溃,自己好歹是211大学毕业,2021年全国杰出青年代表,全国十大优秀青年企业家,中国财富榜前二百名,正是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巅峰时刻,但是这么辉煌的人生履历怎么会出现那些不堪的记忆?

夜凌云晃了一下脑袋然后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他扫视了一下房间,但是接着就不镇定了!

因为墙上挂着一个老式的月份牌,上面显示的日期是1986年3月20号!

“怎么不换新的?”夜凌云看向杨玉倩,情绪激动的指着月份牌,他心里还是不大相信自己的猜测。

杨玉倩看着情绪有些失控的夜凌云,赶紧搂着杨玉琴后退了一步,然后唯唯诺诺的说道“不是今年刚换的吗?”

杨玉倩颤抖的声音让夜凌云彻底死心了,他确定自己已经重生到了八十年代了!

夜凌云倚在门框上,闭着眼睛理顺这段混乱的记忆。

夜凌云,来自农村,小学四年级辍学,然后游走乡里,不务正业,整天做着偷鸡摸狗的行当。

而夜凌云和杨玉倩的结合也有一段曲折心酸的故事。

杨玉倩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一个十二岁的妹妹,家中是典型的重男轻女,为了给杨玉倩的两个哥哥娶媳妇,杨父打算给杨玉倩找个有钱的婆家,同时准备把老四杨玉琴卖给别家当童养媳,用女儿的彩礼和卖身钱给两个儿子娶媳妇。

而容貌出众,亭亭玉立的杨玉倩早就被夜凌云给注意到了,可以说是垂涎已久,当他知道杨父要给杨玉倩找婆家的时候,他立马拿着一百元钱,提着一只偷来的鸡就去提亲了。

当时农村没有什么收入,县城的正式工人一月才二三十元钱,一百元对于杨家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款额了。

杨父虽然知道夜凌云的品性,但是当时夜凌云的彩礼最多,所以基本也没有反对。

杨玉倩知道自己父母的脾性,干脆没有反对,也同意了这门婚事,但是她私下里跟夜凌云达成了协议,那就是要带着老四杨玉琴一起过去,供她生活读书,同时两人必须去城里打工,等收入稳定的时候再结婚,在这之前他们不能同房。

杨玉倩知道夜凌云的性格,她也担心这个家伙只是图个一时快乐,然后始乱终弃,所以在结婚之前宁死不肯把身体给他。

而之所以带着老四过去,那是因为老四从小跟杨玉倩亲近,同为姐妹,她宁愿自己苦点,也不愿看着自己的父母把老四推进火坑。

夜凌云当然不想带着老四那个拖油瓶,但是看着她清秀的小模样,夜凌云的心思一转,最后还是欣然答应了。

因为夜凌云明白,用不了几年杨玉琴就成年了,到时候直接给她找个婆家嫁了,还能收到一笔不菲的彩礼,何乐而不为呢?

杨玉倩本以为只要一心一意的和夜凌云过日子,生活怎么也比在杨家强,但是她没想到,她是从水坑里跳到了火坑里!

到城里以后,夜凌云不仅没有去工作,反而继续和狐朋狗友混日子,吃喝嫖赌,变本加厉。

杨玉倩不仅要供妹妹上学,还要养活夜凌云,更要命的是,还要帮夜凌云还债!

因为那一百元的彩礼钱是夜凌云借的高利贷!夜凌云等于空手套白狼,白得了一个媳妇!

杨玉倩打了三份工,早出晚归,苦苦的撑着这个家,但是夜凌云不但不感激,反而稍有不合他意,就会拳打脚踢。

杨玉倩默默承受着这一切,她也想过离开夜凌云,但她明白,一个退婚的女人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而且她也拿不出一百元钱退彩礼。

就在昨天晚上,夜凌云又打了杨玉倩一顿,同时拿着她刚发的工资去赌博了,当晚上不仅输了个精光,还喝得酩酊大醉,一睡就是一天,直到傍晚,醒来的就是未来的夜凌云了!

“这夜凌云真不是个东西!”夜凌云整理完记忆暗骂了一句,感觉怪怪的,自己骂自己?

既来之则安之,夜凌云已经被迫接受了这个事实,就算是想回去,也得从长计议。

“Hello”

夜凌云笑着朝杨玉倩姐妹两个摆了摆手打了个招呼。

夜凌云这个随意的动作让杨玉倩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抱紧了杨玉琴,背靠着夜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