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蹭蹭,不出三分钟时间。

微博热搜中全挂着清一色的标题:

“新晋小花借机上位?欲靠身子嫁入豪门?”

“清纯女神变yu女?疑似约炮锦城某富二代!”

……

而此刻话题热搜女主角正被各路记者围得水泄不通,*不断被人挖出来,网上一片喧嚣,漫天骂名。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林诗正将林晟明以前送给她的礼物一件件扔到箱子里。

林诗看着往日定情的各种礼物,止不住地反酸。

五年了,相处五年的恋人跟自己朋友滚到一张床上去。

真够恶心。

白慕云是她的大学同学,毕业后仗着一张漂亮的脸混进了娱乐圈,竟隐隐有下一代小花旦的势头。

最初白慕云家境不好,大学里林诗时常接济她。

没想到反而被对方记恨上了,要不是她正好撞见,还不知道两人暗通款曲了这么久。

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呸!在她这里狗屁不如,有仇便要报,而且当下就要。

事情还要从昨天下午说起。

撞破两人*的林诗举起手机,对准衣不裹体的两人,咔咔连拍数十张,然后转身就跑。

当天晚上,林诗就联系了一个认识的娱记,将照片转手,爆了一个大料。

没想到对方这么给力,今天早上丑闻就爆了出来。

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整整两大箱子。

林诗搬到后备箱,开车往林晟明的公司驶去。

到公司的时候,林晟明竟然不在,秘书拦住她,“林经理不在。”

林诗猜想那人估计真是不在,毕竟也是丑闻的当事人之一,林老爷子肯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顿。

“这东西扔这儿了。”林诗放下箱子,转身要走。

“哎,林小姐,您还是直接交给林经理比较好吧?”秘书疾步追去。

林经理和女星的事情,公司都传遍了,她可不想去触这个霉头。

林诗脚步顿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转交的时候顺便帮我带句话。”

“什么?”

“让他去死。”

趁秘书咋舌的功夫,林诗进了电梯,按了负一楼。

电梯门刚关上,眼眶不禁红了。

不管她表现的多么酷,那毕竟是她爱了几年的人啊。

一分钟,电梯到达负一层车库。

在电梯门开启的刹那,脸上已经恢复如常。

熟悉的黑色帕加尼跃入眼帘。

林诗冷笑,林晟明怕是为了躲开记者,连自己的车都不敢开了。

越看越生气,林诗掏出一串钥匙。

原本讨厌的金属摩擦发出的刺耳声,在此刻林诗听来却犹如天籁,正在她尽情在车身上宣泄时,一只指节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从身后轻佻的攥住了她的手腕。

“你在做什么?”

正在兴头上的林诗不满地甩开那只手,“关你什么事!一边去,想搭讪去找别人。”

那人不仅没走,反而上前靠在车身上。

“滚开!”林诗继续埋头苦干。

徐晏清打量着面前的女人,高绑的马尾像是未毕业的大学生,明明是和善的面容,嘴唇却抿得很紧,不知被什么事气到了。

“你画得是什么?”男人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问道。

林诗全身力气都用到了手中的钥匙上,划出尖锐的声音代替她回答了问题。

见林诗不理他,徐晏清也不生气,只是默默地看着。

直到面前的保时捷再找不出一点好的地方,林诗才肯罢手,往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去。

这时,那只手再一次出现拉住了她的衣领。

“闯完祸就想拍拍手走人?”男人用力将她捞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