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小云连忙追上道:“秦婷,哪,别说我没警告你哈,这次这个人可是苏爷爷介绍的。哼哼,如果你不去的话,你看着吧……”

染小云话没完,手机响起,来电显示曰:苏老首长。

染小云将手机给秦婷看,秦婷头皮一麻,染小云贼笑着接起来。电话刚摁下,苏老十分浑厚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争先恐后地传出来。

“秦丫头去了没有!”

染小云笑得眼眸弯起,秦婷咬牙,一直冷静素白的脸上不自觉地皱起眉头,有些挫败。染小云得意地将电话递给秦婷,可是没等秦婷接过,她的电话也响了。

染小云顿时笑容全敛,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大声催促道:“快!快接!”说不定是军事法庭那边来消息了。

秦婷看了眼来电显示,不是。她心中缓缓松了口气,面上给染小云一个轻松的笑容,才接起电话道:“勇哥。”

染小云看到秦婷的笑容,整个人这才放松了下来,不过一双耳朵始终还是专注在秦婷电话上。

秦婷接完电话,朝染小云使了使眼神。染小云对着电话道:“苏爷爷,我这里有点状况,等会儿我再让秦婷跟您汇报。”

秦婷美眸怒瞪染小云,染小云很没底气地怒瞪回去,“当然是要你自己亲自给苏爷爷解释啦,别想让我再当炮灰。上次就*的当,害我被苏爷爷臭训了一顿,结果还反而是我请你吃饭,我亏大了。”每次想起这件事,染小云都觉得自己好委屈。

看着染小云可怜兮兮的样子,秦婷叹了口气,循循善诱道:“这不是我说话老首长不信嘛,你也知道,他只相信的话不是?而且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件事无论怎么说都是你说最合适,对不对?”更重要的是,她不想面对苏老的质问。一想起苏老的脾气,秦婷也是头皮发麻。

染小云点头,秦婷说得的确很有道理。

秦婷笑着道:“所以,一会儿你就给老首长回电话,说我今天临时有事,没办法见面了,多谢老首长的好意,知道吗?”

染小云再次点头,等秦婷走出去了,她才意识过来道:“不对!”

秦婷脚步一顿,难道要被识破了?

“要是万一苏爷爷问我你临时有事是什么事,我怎么说?再说,现在哪里还有把你嫁出去更重要的事啊!”只有尽快嫁出去,借助对方的势力背景,秦婷才能延迟上军事法庭的时间,事情才有希望。

京城的水很深,特别是军区。苏爷爷是南京军区的,在京城军区根本说不上话,所以哪怕他想帮秦婷,也鞭长莫及。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这一个月内,把秦婷嫁出去,找一个势力做依托。所以这一个月来,秦婷不断相亲,而且相亲的对象全是京城的军二代,军三代,甚至军四代。

“有。”

“什么?”

“有更重要的事。”秦婷将手机拿起道:“有个命案,局里的法医出去了,要我过去帮忙。”说完,秦婷有些遗憾道:“不过只是友情帮忙,没有钱。小云,你说我是不是该和他们商量一下价格?毕竟我现在没工作,又……”

“你是说……你要过去帮忙验尸?”染小云有些不相信。

秦婷笑着道:“有什么不对吗?”现在对她来说,任何事情都比相亲能接受——她实在是不想靠一个男人来解决麻烦。

染小云摇头,等秦婷走远了,她才想起来哪里不妥。就在十分钟前,秦婷刚跟她说不当法医了。而且,至少有两年的时间,秦婷都不做法医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