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婷坐上出租车,看着窗外,笑容扬着。

现在小云肯定气炸了,真可怕。看来明天要好好赔罪,不然老首长那边还真是会过不去。

出租车在西郊路口停下,秦婷下车朝张勇所说的地方走去。这是京城通州区比较偏远的一带,四周都是建筑工地,还有不少烂尾楼,杂草丛生,在这些烂尾楼后面偏偏还有一个小湖。阴暗潮湿,又鲜有人来,是夜黑风高杀人抛尸的好地方。

这个地方,秦婷几年前来过许多次,所以没多久,她就看到了熟悉的警戒线。

远远的,还看到了两个穿军绿色衣服的人。似乎是军人。

秦婷微微皱眉,不过还是踩着高跟鞋过去。因为今天要相亲,所以秦婷稍微化了淡妆,让五官更加出众;又因为染小云耳提面命的千叮咛万嘱咐,所以她特地挑了一件十分衬她肤色的红色包腿及膝短裙。她本身一米六四的个子,再加上天生肤白,身材又好,穿着这身裙子的效果可想而知。

在街上,回头率不是百分百,百分之八九十也有。

而且,秦婷是那种不说话的时候会给人稍稍冰冷感觉的人,这时出众的五官更显精致,眉梢扬动的时候,眼尾还会带出点妖娆的感觉,十分惹人眼球。

用染小云酸酸的话来说,就是红颜绝对的祸水型。

一群人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大美女在接近,一个个双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当了多年的警察,大多是光棍一条,见到女人都恨不得扑上去,更何况是一个大美女,顿时眼睛绿油油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有一*美女在接近……

一旁的警察双眸直勾勾看着秦婷,手不断地拍张勇。张勇转头,瞪了新进来的几个小警察一眼,“都给我注意点,”妈呀,这秦大美女可不是好惹的,警告完,张勇朝秦婷招手。

“秦婷,这里!”

眼见着大美女点了一下头,然后两旁的警察很主动又好地就拉起警戒线让她进来。

几个新警察全都傻了,而老警察则是看着他们笑,笑得份外的狰狞。其中一个新警察僵硬地转动自己的脖子,看向张勇,声音干巴巴的,“头儿,她……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那个全京城最厉害的女、法、医吧?!”

张勇见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正是。”

张勇走到秦婷面前,道:“秦大美女,这不会是在和男朋友吃饭被我叫过来吧?”张勇笑得皱纹弯起,态度间可见亲昵。

秦婷看了他身后的人一眼,道:“新人?”

“嗯,刚来没几天。”

被秦婷故意冷冷扫了一眼,那帮新警察突然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连忙都退后。

秦婷笑起,朝一旁的人要了一次性塑胶手套后才没好气答道:“张警官,就算有男朋友,恐怕也该吓跑了吧?”

张勇大笑,却也不在意道:“没办法,我们局里的法医刚才出去办另外一件案子了,人实在是抽调不开。而且这个案子比较敏感特殊,别的法医我不好叫,只有你最合适。”

“就是啊,秦婷,你是我们见过的最厉害的法医。这全京城的法医绝对没人能和你比,有你帮忙,我们才能尽快破案啊。”几个相熟的警察将秦婷团团围住。

秦婷全身装备完毕,幽幽地看着道:“你们就吹吧你们,小心牛皮吹破了摔下来死无全尸。”

“哇!秦婷,你比以前更恶毒了!!”

“太恶毒了!”

“多谢夸奖。”

气氛一扫刚才的阴沉,变得活络起来。就像是一谭没有生命的死水,突然有了希望一样。张勇正要带秦婷过去验尸体,却见一直没说话的林跃突然往秦婷面前一站,面容严肃,双眸冰冷。

“他们说的法医就是你?”

秦婷淡淡地上下看了林跃一眼,军装,脊背停止,说话刻板难听,军人无误。而林跃则觉得明明秦婷整张脸只剩下一双眼睛在外面,可是还是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这个女人好像一眼就能将他看透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