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跟他想象中的一切太不一样了,不是说,女人永远都忘不了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吗?为什么夏雨不是这样?

宋思伟永远忘不了的那一天,那一天,夏雨成了宋思伟的女人,他生命当中的第二个女人。

当他看到酒店洁白床单上的斑斑血迹的时候,他紧紧的把夏雨抱在了怀里。

夏雨跟她的容貌一样,洁白无瑕,那一晚,宋思伟成了夏雨的生命里的第一个男人。

夏雨无比的迷恋这个学识渊博,举止谈吐优雅的男人。

上学的时候,她几乎一堂不差的听完了宋思伟的课,后来听说他下海离开了学校,夏雨很长一段时间都很失落。

她做梦也想不到,她会再次遇到宋思伟。

她觉得这是上天赐予的缘分,她爱上了这个男人,爱上了这个足以做他父亲的男人。

她彻底是迷失在了这段情感了,她喜欢跟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她喜欢看着他微笑的样子,他的笑容看起来是如此的迷人,那种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让夏雨不可自拔。

夏雨无论是上学的时候,还是工作以后,都不乏追求者,可是,她都不喜欢,因为她觉得,这些人跟宋思伟比起来,差得太远了。

那个时候,她没想过自己的未来。她觉得她忠诚于自己的爱情,她从来没想过,她已经做了别人的情人,她已经在破坏别人的幸福了。

她沉浸在这种幸福里,宋思伟给了她一套房子,好像养金丝雀一样的把她养了起来。

直到有一天,一个女人出现了,还没得及说话,就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夏雨当时就被打闷了。

一阵狂风暴雨后的打骂之后,夏雨倒在了地上,那个女人朝着她吐着口水,字字句句都扎夏雨的心窝。

死狐狸精,不要脸的小三!

那一刻,她知道了,那个女人是宋思伟的老婆,而她,就是宋思伟老婆口中的死狐狸精,不要脸的小三。

女人离去后,宋思伟赶来了,夏雨哭着扑在宋思伟的怀里,宋思伟心疼的抱着夏雨,发誓不再让夏雨受一点伤害,他要好好的保护夏雨,还说他会离婚,他要娶夏雨。

宋思伟回到家里,跟老婆一阵狂吵,当他说要跟她离婚的时候,他老婆把水果刀放在了脖子上,说离婚也可以,除非从她的尸体上踩过去。

宋思伟妥协了,他无法不妥协,十几年的夫妻,他太了解这个女人了。

就在他犹豫着要怎么跟夏雨说的时候,夏雨搬走了,就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他发疯一样的到处找着。

终于有一天,他收到了陈峰的结婚请柬,他在请柬上看到了那个让他惊骇的名字:夏雨!

他感觉老天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他手里拿着请柬,对着天空又哭又笑,他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直到在陈峰的婚礼上,看到了夏雨,他不得不相信这一切。

那天,他对天发誓他要抢回夏雨,哪怕要跟他争夺那个人是陈峰,是他的徒弟,他也不在乎了。

他只要夏雨,他只要跟夏雨在一起。

之后,他找过很多次夏雨,夏雨表现的很冷淡,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不甘心,他要夏雨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现在,夏雨跟陈峰离婚了,他却发现,此时的夏雨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夏雨了。

这让宋思伟的很失落!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相信夏雨是爱自己的,夏雨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她能把她最为宝贵的第一次给自己,足以证明这一点。

他要夏雨重新回到自己身边,不仅仅是因为想占有,还因为爱!

宋思伟现在功成名就,以他的财富,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可是,他的心里只有夏雨,他尝试着想去忘记夏雨,可是他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他不知道这是上天的对他的眷顾还是对他的折磨,四十多岁了,才让他遇到了真正爱的人。

现在夏雨还沉浸在离婚的忧伤当中,没关系,他可以等,他坚信自己可以等到夏雨回心转意的。

对于陈峰来说,现在需要的是重新振作。

他经历了婚姻事业的两重失败,这样的打击,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比沉痛的。

不过,陈峰没有灰心,他知道自己还年轻,他才二十八岁,他还有资本从头再来。

现在重新开公司已经不太可能了,他需要从业务员做起,重新积累自己的资本。

这条路,他驾轻就熟。

一个成熟的男人,就应该是这样,跌倒了,能够再爬起来。

经王东介绍,陈峰寄出了自己的第一份简历,很快就有回音了。

面试陈峰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女人,齐耳短发,黑框的深度近视眼镜,眯着眼睛把陈峰从头看到脚,陈峰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了。

女人的眼睛在陈峰的简历上扫了扫,手里的笔在桌上敲了敲:“以前开过公司?”

“小公司,不算大!”

“怎么不做了?”

“倒闭了?”

“哦?”女人抬头又看了陈峰一眼,又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让陈峰回去等消息。

陈峰明白,一般情况下,说了这句话,就意味着没戏了。

让陈峰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上午,电话打来了,通知陈峰下周一去上班,试用期三个月。

陈峰阴霾的心情一扫而空,为了庆祝,拉上了王东一起去吃饭。

两个人一起去吃了火锅,饭桌上,王东侃侃而谈:“他们公司真有眼光,请了你,就是捡到了一个宝!还记得我刚进以前的公司跟你的时候,我特佩服你,同事们都说你是师奶杀手!要是我没猜错的话,面试你的一定是个女人!”

陈峰笑而不语。

“老女人!”

陈峰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我一猜就是!放心吧!用不了多久,我们的公司又能开起来,到时候,我们兄弟再大干一场!”王东今天话特别的多,不住的敬酒。

陈峰心里也开心,也就多喝了几杯。

“陈峰!”陈峰的身后响起了银铃般悦耳的声音,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陈峰回头一看,愣住:“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我跟朋友一起吃火锅,我们可有些日子没见了!上次你说请我吃饭,就没了下文了!正好,我明天有空,请我吃顿好的吧!”女孩二十来岁,长发如瀑,皮肤白嫩,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着。

陈峰看着女孩子,强颜欢笑,点了点头。

女孩子伸出了嫩白的手指:“可不许骗我呀!明天下班了我打你电话,不见不散!”

女孩欢快的笑着离去了。

陈峰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