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用手指指女孩的背影:“美女耶,不错呀!”

陈峰的拳头紧紧的握着,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她是宋思伟的女儿宋莹!”

“啊!”王东惊得瞪大了双眼:“这丫头,够没心没肺的,你们那样了,她还!”

“她应该什么都不知道!”

陈峰犯愁了,他跟宋莹的关系一直不错,情同兄妹,在那些事情发生之前,他们经常有来往,隔断时间就一起吃顿饭。

好几次想带着夏雨一起去,夏雨都找借口推开了,现在看来,夏雨是有意回避宋莹。

想到这里,痛楚再次袭来。

王东看着陈峰,一种不安的心情开始升腾起来:“你该不是还想跟她一起吃饭吧!”

“为什么不?”陈峰本来拿不定主意,听王东这么说,反倒决定赴约了。

宋思伟是宋思伟,宋莹是宋莹,他不会因为宋思伟而迁怒于宋莹。

王东不安是害怕陈峰想报复宋思伟,而对宋莹做出不该做的事情。

在王东看来,陈峰遭受了那样的屈辱之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一定会报复,而宋莹是陈峰打击报复宋思伟最有力的武器。

看到陈峰脸上的慢慢浮现出了诡秘的笑容,王东的心,越来越不安了。

陈峰正在办公桌前忙碌,电话响了起来。

陈峰一看时间,快到下班时间了,忙了一天都忙晕了头了。

陈峰以前是做业务出身的,驾轻就熟,手里又有客户资源,上午就有了意向,下午忙着修改合同,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下班时间了。

电话是宋莹打来的:“我说哥哥,你该不会是忘记了吧!”

“怎么会?你说,想吃什么?”

“必胜客吧!好久没吃了!”

“好,必胜客见!”陈峰挂了电话,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他不停的跟自己说,做错事情的是宋思伟,跟宋莹没关系。

可是,他却无法说服自己,毕竟,宋莹是宋思伟的女儿,他无法把他们的剥离开。

看到宋莹,他无法不想到宋思伟,无法不想到夏雨,无法不想到他们过去的事情。

那熟悉的痛楚,再次袭来。

陈峰不愿再去多想,他收拾好了一切,拿起包,朝着办公室外面走去。

宋莹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子,长得漂亮,又喜欢打扮,无论到哪里,都能吸引很多人的眼球。

宋莹点了一大堆吃的,她饭量极好,别看吃的多,却从来不会胖,用她的话说,她是吃货的命。

跟宋莹在一起,陈峰的心情总是会很好。

但是今天,他的心情却格外复杂。

宋莹眉宇间跟宋思伟酷似,说话的时候,神态尤其像。

看到陈峰看着自己发呆,宋莹晃动着小手:“看什么呢?你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你不怕嫂夫人吃醋吗?”

这样的玩笑经常开,陈峰从来付诸一笑。

今天,他却苦笑了起来:“嫂夫人不会再吃醋了!”

“为什么?”宋莹惊讶。

陈峰本来没打算说,但想想这件事情宋莹迟早会知道的。

“我们离婚了!”

“离婚?”宋莹惊得站了起来。

旁边的人都看了过来,陈峰拉拉宋莹坐了下来。

宋莹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峰:“为什么呀!”

宋莹不等陈峰回答,抢先说道:“你在外面有女人了?”

陈峰摇头。

“难道是她在外面有人了?不可能吧!她那么爱你,怎么可能?”

“她爱我?”陈峰苦笑着。

“我是女人,我最清楚女人心里的想法,从她看你的眼神我就看得出来!”

“够了!”陈峰突然发作了,他想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却无法控制得住。

宋莹惊讶的看着陈峰,陈峰在她眼里,一向温文尔雅,从来不会对着她发火,现在看到陈峰这样,她开始相信夏雨在外面有人了。

别看宋莹平时大大咧咧的,听到陈峰离婚,她的眼睛红了:“为什么呀你们!好端端的干嘛这样呀!”

陈峰看着宋莹,他不知道,如果告诉宋莹,夏雨的那个男人就是宋思伟,宋莹会不会跟他一样发疯?

陈峰很想说,很想告诉宋莹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很想让宋莹知道,她那个道貌岸然的父亲真实虚伪的一面。

可是,他却什么也没有说。

他不想伤害宋莹,做错事情的人是宋思伟,不是宋莹。

他很清楚被伤害是什么样的滋味,他不想把报复的快感建立在宋莹的身上。

不,不能,自己不可以!

陈峰努力平静下心情,勉强笑笑:“好了,不说这些了,都过去了,吃东西吧!”

宋莹不再问了,她知道,这种事情,是男人最痛,提一次,陈峰的心就会痛一次。

这餐饭,陈峰和宋莹吃得无滋无味,他们默不作声的吃完饭,陈峰付了钱。

宋莹说想去唱歌,其实她不是真想去唱歌,她想借用这样的方式,让陈峰发泄一下,她不想陈峰沉浸在离婚的忧伤当中。

陈峰答应了,他也不想这么早就回家,以前早回家,是因为家里还有让他挂念的人,现在,孤家寡人了,他又回到了以前单身生活了。

陈峰喜欢唱歌,而且唱得极好,尤其是跟宋莹一起合唱,堪称绝配。

宋莹叫来了很多人,有男有女,叫了个大包厢。

陈峰看着这些年轻而富有活力的面孔,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以前的快乐里。

陈峰的歌声,引来了阵阵的掌声,他压抑的情绪,一下子发泄了出来,那种感觉,很舒服。

唱完歌,陈峰送宋莹回家,两个人打了的。

车上,宋莹问起陈峰为什么没开车。

陈峰如实相告,公司倒闭了,房子卖了,车子也卖了。

宋莹听陈峰说完,眼睛红了,这都是怎么了?公司倒闭,又离婚了,卖房卖车,宋莹很难想象,这就是那个一两个月前还春风得意的陈峰。

宋莹不明白,老天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这个男人?他究竟做错了什么?

就在宋莹为陈峰鸣不平的时候,车子到了宋莹家小区门口。

宋莹下了车子,陈峰让司机稍微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