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风雅手指方才茶杯,露出一副女儿家才有的娇羞。

宋风晚手指摩挲着杯子,来得还真快。

她莫名想到自己看过的许多电视剧,王子和灰姑娘的剧情里,总有个死缠烂打的公主,人人憎恶。

而她此刻就像那个坏心肠,一心要毁人姻缘的恶毒女配。

**

宋风晚喝了两口茶的功夫,一个二十左右的人缓步进入客厅。

穿着简单的白衬衫,熨帖的黑色长裤,衬托得他双腿笔直修长,清隽秀雅,眉目精细,长得十分干净。

气质冷寂,总带着股傲人的风骨,在学校里非常受欢迎。

“学雅起身,嘴角笑容灿烂。

“嗯。”傅聿修对着他展颜一笑,偏头看向宋敬仁,“宋叔叔好。”

只是目光转向宋风晚,难免有些尴尬。

“傅哥哥找女朋友的速度真快,前天和我分手,今天就新欢在怀啊。”宋风晚冷笑。

对面刚拉上手的两个人,脸色都颇不好看。

“风晚。”宋敬仁拧眉,面有愠色。

“怎么?我说错了?”宋风晚挑眉看向对面两个人。

虽然她年纪不大,不过两人订婚也有一年多了,她毕竟年纪是未婚夫妻,相处方式更像是兄妹,傅聿修比她大三岁,什么事都照顾着她。

她今年读高三,暑假就放了一个月,八月初就回了学校,暑期辅导是封闭式的,家里发生的事情,母亲并没告诉她。

放假当天,傅聿修来接她,本以为是来接她去吃饭的,餐厅都没到,他就在路上和自己摊牌,说要解除婚约。

她以为就是说说,没想到他是来真的,宋风晚心气傲,当时就同意了,还想着他可能会回头。

结果当晚,就听人说,他在大学,和一个大一新生好上了。

自己和他认识多年,难不成就为了认识几天的小姑娘和自己解除婚约?

这再一打听,才知道,两人在一个所谓的新老生群里就认识了,女生更是在云城打了两个月的暑期工,地点就在傅家所属的餐厅。

傅聿修对她是明里暗里各种帮助,这根本就是电视剧中的情节啊。

“风晚,其实这件事我……”傅聿修试图和她解释。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宋风晚电视看了不少,周围那些豪门恩怨也见了许多。

“你是想说,你俩真心相爱?不是有意伤害我的?”那语气轻蔑至极。

“希望得到我的祝福。”

“妹妹,其实我和学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江风雅咬着唇,莫名可怜。

“谁是你妹妹!”这个称呼,直接戳痛了她的神经,她猛地一掷杯子。

“我只知道,我和他还婚约的情况下,你们已经暧昧不清了?当了小三儿你还委屈了?”

“那我被人绿了,那我不得哭啊!”

茶水四溅,气氛倏然紧张起来。

“风晚!”宋敬仁叹了口气。

宋风晚直接起身,睥睨了一眼江风雅,“反正是我用剩的男人,你喜欢就随便拿去好了!”

对面二人齐齐变了脸。

用剩?

这个词用的太刁钻。

“宋风晚,你……”宋敬仁脸都气白了。

宋风晚摔了杯子,起身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外面下着雨呢!”宋敬仁知道这件事委屈了宋风晚,可是感情的事情又不能勉强啊。

宋风晚扯过门廊的一把花伞,打算出门。

**

外面空气潮湿闷热,夹杂着雨水,让人浑身不自在,一辆黑色轿车碾压过雨水,溅起一地的泥泞残叶,稳稳停在一处大宅前。

宋风晚眯着眼,打量着停在门口的黑车,好像不是本地牌照。

车门打开,凉风袭来,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从副驾走出,撑着一把黑伞,站在车边。

车内的人并没出来,只是降下车窗,从宋风晚的角度,只能依稀看到他一半的侧脸。

对襟黑衣,那人嘴唇很薄,唇形有点翘,很性感,低眉,垂目,伸手示意车边的人靠过去,张嘴说了两句话。

他手中挂着一串打磨光滑的佛珠,垂着细细的褐色流苏。

许是注意到了宋风晚,那人微微侧头,穿过雨幕,他的五官看得并不真切,可他身上有股子消沉的风流感,偏又勾着佛珠,像个世外高人。

他略微偏头,漫天雨幕让他五官不甚清晰,宋风晚脑海中浮现两句话。

【七分仙骨,三分妖致】

只是那双眼睛极其凉薄。

宋风晚慌忙收回视线,错过了那人嘴角勾起的浅淡弧度:这不是昨晚在酒吧,扬言要睡了自己的小丫头?

**

而此刻宋家门口的保安踩着水一路小跑过来,高声喊着:“老爷,傅家三爷来了!”

宋风晚怔愣一下,那就是傅家的三爷?傅聿修最怕的三叔?

信佛?那必是个心地善良之人。

后来她才知道,这人行为乖张,六根未尽。

信佛,却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