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邦邦!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夜黑风高,京师定安门附近的义庄墙外,忽然传来一位打更人低沉嘶哑的吆喝声。

这时,韩宣武突兀的睁开眼,视线里一片漆黑,只觉周围十分逼仄,就像是躺在一处狭小的空间里。

“这是哪?”他喃喃自语。

一念即生,霎时间纷乱嘈杂的记忆纷纷涌入脑海里,他很快从记忆力弄明白了,自己原来又重活了一世。

如今他身处大斋朝,共治二年,皇帝年幼,两宫太后垂帘听政。

和前朝相似,建国至今已逾两百多年的大斋朝,已然到了末年。

朝廷腐败,吏治败坏,水旱蝗灾连年,常见饥荒瘟疫,流民遍地,盗匪如蚁,烽烟四起。

天下动荡混乱,世道眼看就要大坏,京师处于天下首善之地,明面上虽风平浪静,暗地里却波涛汹涌。

当是时,京师有童谣传出:“两凤飞天,牝鸡司晨,乾坤倒转,天下大乱!”

外界的事情暂时不提,他现在躺在京师义庄的一座柳木棺材里,“死”去大约两个时辰了。

说来也巧,原身本是义庄里的一位守夜人。因为懂得过阴之术,半天前被人请去家宅,给其亲人过阴。

什么是过阴?

过阴又叫做牵魂,就是把要找的阴魂直接喊来。哪家有人过世,想念亲人或是亲人死的时候有什么重要的事没交代,就可以找过阴人帮着牵魂上来问话,不然人死过四七以后,就很难喊上来了。

过阴之人的命格必须硬,否则承受不住阴魂侵蚀,轻则大病一场,重则一命呜呼。

韩宣武就是这样一个天生命格极硬之人。他生于丙戌年庚子月壬寅日甲辰时,生肖属狗,出生之时,又恰逢天狗食日。

有相师看过他面相生辰之后,大惊失色,当场下了批语:“八字最硬,黑狗吞天!”

黑狗吞天命是妥妥的天煞孤星命格,不仅上克父母下克妻儿,而且还会连累亲族乡里。

因此,他刚出生不到一年,就被送入了京师育婴堂。长到七八岁,他幸运的被当时义庄庄主挑中,小小年纪就做了一个守夜人,还学了一手过阴之术。

言归正传!

半个时辰后,等他被人送回来时,整个人都已经没气了。

然而事主家是一位户部三品高官,义庄上下无人敢得罪。再加上他韩宣武孤家寡人一个,连亲近人也没得。所以也没人询问他是怎么死的,就草草把尸身放到棺材里,等过了头七,一埋了事。

“这世道...人命如草芥!”

韩宣武想着那郎中阴魂交待的种种阴私勾当,亲眼见密室里白银堆积如山,古董珠宝无数。

难怪别人杀人灭口,这等事情岂是一个下九流守夜人能知晓的。

呵呵!命格再硬不惧阴司鬼物,但也挡不住阳世间的人心险恶。

等到记忆回溯完毕,韩宣武回过神来,长吸一口气,两手向上一撑。只听砰楞一声,将头顶上的棺材盖顶落到地上。

顿时,他视线变得清晰许多,冰冷的新鲜空气涌入棺内,让韩宣武精神一振,平躺的身子刷的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和记忆里的一样,棺堂是由五间大瓦房打通后组成的一座大通间,足有三百多平。

屋子里,除了中央处面北朝南的阎罗王神像之外,一排又一排灰黑死寂,硕大厚重的棺材,占了绝大部分地方。

忽然,他耳边传来两道惊慌失措的呼喊。

“鬼呀!”

“不好!武爷尸变了!快快取出镇尸符、黑狗血!”

老酒鬼,小六子!

扭头看去,果然...不远处棺堂大门口,俩活宝正慌慌张张的从怀里扒摸着东西。

一个头顶秃了大半边,脸上长着一只硕大的红鼻子,另一个独眼大长脸,身子瘦的跟柴火棒似的。

两人头戴高帽,身上各罩着一件长袍,一黑一白,仿佛黑白无常现世。

这是守夜人的制式衣袍,也是古代传下来的规矩。守夜人必须黑白分明,两人成双。

韩宣武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规矩,不过阴门行当,按规矩来不一定能活命,但不按规矩来,往往必死无疑。

毕竟每条规矩都是拿人命趟出来的。

“武...武爷您大量,我可没得罪过您!”

“武爷,您可千万别吃小六子!我...我还是个孩子!”

只见两人满头大汗的将两张巴掌大、长条形的黄色符箓,高高举在头顶,嘴皮子吓得都哆嗦了。

韩宣武一看,顿时乐了。

俩怂比,白白瞎了八字纯阳的阳煞命格。

古代凡是遇到兵荒马乱,天灾人祸繁多的年月,世上神神鬼鬼的异闻诡事也总是越来越多。

义庄天天和死人打交道,好人家谁敢沾上这晦气行当。而义庄这地方阴气重阳气弱,敢做的人不多,能做的人更是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