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行为,看上去有些图谋不轨。

但苏桃知道,她绝对没有任何想要占陈嘉佑便宜的意思。

她正打算抽身离开,身后却忽然传来一道敲门声。

“有人在里面吗”

苏桃倏地起身。

虽然她和陈嘉佑没什么关系,可若是被人看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免会多想。

忽然。

身后出现一道声音。

“你在紧张什么。”

苏桃回身。

男人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自上而下的看着她。

她似乎,每次见到他都是这副局促的模样。

不知为何,他给她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陈嘉佑低声问道“怕别人误会”

苏桃咬了下唇,说道“是主要也是怕陈律师您名声受损。”

陈嘉佑微微怔住,然后浅笑道“你怎么不考虑自己”

苏桃诚恳的回道“我只是生意人,被误会没关系,这里都是你的熟人,要是被发现了,难免不太好。”

陈嘉佑“”

她如此贴心,陈嘉佑竟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回复。

门外传来声音。

“有人在里面吗”

陈嘉佑忽然低声开口,“嗯,有人。”

那人也识趣,见里面有人便不再敲门,然后转身离开。

苏桃弯腰,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说道“你继续休息,我还有事情要忙,就不打扰你了。”

苏桃匆匆下楼。

她想到刚才那副画面,整个人也有些心虚。

本来婚礼结束之后苏桃也就打算走人。

偏偏前段时间那新娘跟她关系处的不错,见苏桃准备离开,又拉着她的手把她带过来,说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一直忙里忙外,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有这么完美的婚礼,很感谢你,苏老板。”

苏桃笑着回道“这是我的工作,能得到你的认可才是最重要的。”

“你打算回家了”

“对,今天忙了一天,我回去休息一下。”

“等等,一会儿我们还有个派对要继续,你要不要一起”

苏桃本想拒绝,但后来一想今天是开心的日子,她也不愿意做那个扫兴的人,便答应下来一起留在这边。

这派对就在旁边的别墅里面举行。

新娘拿过来一瓶还没开封的红酒,苏桃眯眸看了一眼,那瓶红酒市值十万,不过新娘不在意,很大方的与众人分享着。

陈嘉佑之前与新郎有过合作,而且之后律所的发展也需要跟他有所交流,所以他在这边也算是变相的应酬。

几人聊了一阵,他视线轻抬,看见苏桃正坐在自己的旁边。

苏桃对他扬了下唇,算是打招呼。

新郎旁边的几个好友看见苏桃坐过来,好奇的问着,“这位是”

新娘亲昵的贴着苏桃,说道“这是这次婚礼策划的老板,苏桃,我很喜欢她,所以带过来跟大家一起认识。”

苏桃大方的跟众人打了个招呼。

她对于这种场合没有什么不自在,而且也不社恐,没用一会儿时间就融入了集体的氛围。

中途。

苏桃偶尔听到那边的人聊了一些事情。

陈嘉佑“过几天我要去s市那边,或许你之前说的那件事情可以帮上忙。”

旁边男人一副无奈的模样,“陈ar,这件事情你必须得帮我,那边的公司一直揪着我这件事情不放,我也是没办法了,这种案子你经验多,肯定可以的。”

陈嘉佑淡道“我只能尽力而为。”

陈嘉佑在业界的名声很响,纵使他自己谦虚,旁人也是知道他的本事。

后来旁边的人又想过来敬酒,他推脱了一下,说道“今天喝的多了,不再喝了。”

新娘有些不乐意的说道“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你们怎么一直在谈论生意,真是没意思。”

新郎赶紧轻咳一声,“对,今天是私人时间,我们不讨论工作。”

后来其他人提议玩个游戏。

新娘直接把骰子放在桌上,打量众人一眼,“就玩最简单的骰子游戏怎么样”

众人没有异议。

一圈下来,第一轮游戏竟然是新郎的点数最小。

一群人起哄他今晚不用回家。

新郎喝完酒,大着舌头回道“不行,我今晚必须回家,我家妙妙还不同意呢。”

听到这,新娘笑着骂了他一句,“你别没正经。”

第二轮游戏再次开始。

这次是陈嘉佑最先开始摇骰子。

苏桃视线看过去。

这男人手很好看,放在盒子上的时候很赏心悦目。

他摇晃了几下,然后打开盒子。

一旁的人笑着,调侃道“陈ar,这把你稳输啊。”

盒子里面几个“1”,看着格外引人注目。

苏桃也没忍住笑出声。

看来陈律师今天运气不太好。

陈嘉佑明显也不愿意接受除了喝酒之外的惩罚,这帮人玩的开他心里面清楚,他也不愿意参与进去那些无聊的惩罚,他端起酒杯,“这杯我喝了。”

又几轮游戏过去,苏桃一直运气很好,也没有受到什么惩罚。

大概是觉得这游戏难度太低,一群人又换了个游戏,也就是撕纸条游戏,相邻二人用嘴传递。

苏桃旁边坐着两个女生,她倒是不太有所谓。

主要是新娘和新郎挨坐在一起,大家都起哄让他们两个进度快一点。

游戏从新娘朋友那边开始,苏桃手机恰好在这时候响起。

是苏橙给她发过来的消息。

苏橙姐,我过几天去看油画展,你要一起吗

水蜜桃这么突然,那我去接你。

苏橙不用了,我现在出行很方便,不必那么麻烦。

水蜜桃可是

苏橙放心,有妈陪着我,不会有事。

苏桃蹙着眉头,刚想再说些什么,旁边的女人就发出“唔”的声音,指尖拽了一下苏桃的衣角,暗示着她。

苏桃抬头,才发现纸条已经传到自己这里了。

她赶忙放下手机,神情有些认真起来。

这帮人都是富二代,的确很会玩。

今天他们还算是收敛,玩的花样不多。

苏桃抿了下唇,接过纸条打算传递给旁边的女生。

一转头。

苏桃有些傻眼了。

不知何时,她旁边的女生已经离开了。

原本的那个位置空荡荡的。

也就是说,她接下来要传递的下一个人就是原本坐在那女生附近的男人。

陈嘉佑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本是打算借口忽然离场,他本来就是过来打个过场,不待一会儿就走,他本身对这种应酬兴致一般,不过今天是结婚的日子,他也不好拒绝。

谁知,一抬眼,便看见身旁女人有些仓皇无措的眼神。

她慌乱的时候,瞳孔有些放大,一双眸子微圆,白皙的皮肤衬托着她越发的像那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

既狡猾又难免有些可爱。

不知为何,陈嘉佑更像是一时之间动了一些不该有的恻隐之心。

旁边的人见苏桃有些意外,解释道“薇薇刚才闹肚子了,正好去卫生间了”

苏桃眨了下眸子,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如何继续。

旁边的人起哄道“陈ar,到你了,你别不给女孩子面子。”

旁边的人也是有些担心,毕竟陈嘉佑平时个性就是不近女色,一般遇到这种场合也就不参与,要是他走了,下一位就是新郎,那

场面就更尴尬了。

陈嘉佑沉默几秒。

忽然。

他起身,一双长腿往前迈了几步。

直到,他坐到苏桃的沙发旁边。

他睫毛微垂,看了一眼她唇瓣间的纸条,声音很低,道“只有这些吗。”

苏桃“”

她脸蛋也忍不住红了起来。

她也是第一次玩这游戏没什么经验。

刚才,她就是凭着感觉往外拉扯,谁知,一个用力,唇瓣间的纸条竟然就只剩下这么一点点了。

不过,如果对面那人技术高超的话,他们应该也会留有一些余地的。

苏桃当时心想干脆放弃吧,就算让她承受连喝三杯的惩罚她都愿意。

对面的人是陈律师这种心理负担比喝酒还要沉重。

就在苏桃想要放弃的时候,男人忽然向前凑了过来。

他精致好看的脸庞在眼前瞬间放大数倍。

苏桃动作微怔。

就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靠近她耳边,声音低哑的说道

“帮你一回。”

“先记着。”

这个角度,苏桃可以很清晰的看清楚男人的每根睫毛,还有他眼眸的线条。

陈嘉佑凑过来,指尖轻微搭在她肩膀处,薄唇含着她唇间的那张纸条。

然后。

缓慢的向后拉扯着。

苏桃感觉到男人是有分寸的。

可是这分寸在仅有的长度面前,也会有些许的偏颇。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亦或者是她唇上小小绒毛的触感。

一瞬间,她甚至以为二人是触碰到一起了,但他们之间的距离只差一片叶子。

虽然相近,却还差着一点点距离。

陈嘉佑却动作很快的离开。

苏桃心下松了一口气,刚才她闻到了一阵好闻的薄荷味道,二人瞬间分开。

陈嘉佑把口中的纸条吐了出来,然后拿起酒杯,淡道“我认罚。”

新郎笑着说道“你怎么不跟我继续了”

陈嘉佑睨过去一眼,冷淡道“你有这癖好”

新郎“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不过陈嘉佑在不近女色这方面还真的是做到了一个极致。

刚才一伙人看的也是心惊胆战的,以为两个人真的会亲到一起。

谁知。

陈嘉佑不愧是陈嘉佑,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能做到极致的完美人设。

那么短的距离,他也能化解这个尴尬。

陈嘉佑喝了酒,松了下袖口的扣子,“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苏桃也赶紧跟着起身,说道“我也有事,改天再聚。”

待二人一起出来之后,几人互相看了眼。

“这两人认识”

“不清楚,之前没听提起过。”

“卧槽太震惊了,陈嘉佑竟然会配合玩这种游戏”

“该不会是有什么猫腻吧”

猫腻不至于有,就是二人出来之后气氛有点安静下来。

苏桃今天没开车,眼见着刚才陈嘉佑给自己处理了尴尬,便主动说道“陈先生,刚才的事情多亏你了,我送你回家吧。”

陈嘉佑抬眸看她一眼,“你开车吗”

“对,我开车。”

见他表情淡淡,苏桃说道“我开车技术还不错,你可以相信我的。”

陈嘉佑最后还是同意上了她的车。

苏桃系好安全带之后,然后有些犹疑的说道“今天路上车应该不多吧”

陈嘉佑打量过去一眼,“你刚才不是说会开车”

苏桃“对啊,只不过是有一段时间没开,有些手生罢了,开着开着就能找回手感了。”

语落。

陈嘉佑“”

下一秒。

男人干脆利落的系上了安全带。

苏桃认真道“相信我,一定会把你安全送到家的。”

陈嘉佑沉默了许久,然后轻应了一声。

“好。”

半小时之后。

车子停到了小区的地下车库里面。

苏桃解开安全带,脸色有些为难的看向一旁的陈嘉佑。

“你还好吗,陈先生。”

陈嘉佑被颠簸了一路,单手撑在额前,面色看起来有些冷淡,但他气质仍是矜贵的。

不过可以看的出来,他心情不太好。

陈嘉佑扫过去一眼,似乎是考虑许久,然后开口道“最后一次。”

苏桃“什么”

说完,陈嘉佑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苏桃忽然反应过来。

他该不会是说下次再也不坐她的车了吧

苏桃到了家,又给苏橙发过去消息。

水蜜桃小橙,你是打算周六去看展吗

苏橙对。

水蜜桃好,我那天空出时间来。

周六。

苏桃起了个大早,去家里面那边接苏橙去展厅。

虽然时间还早,但苏橙依旧干净的坐在轮椅里面,他穿着白色卫衣,笼罩在金黄色阳光的沐浴下,单纯的像是个小天使,侧颜清秀美好。

苏桃看了一阵,忍不住有些恍惚,如果不是因为当年的车祸,或许苏橙现在应该也会是一个很阳光的男孩子。

似乎是听到了动静,苏橙回头看到了苏橙。

他唇边扯开一抹笑意,笑起来的样子跟苏桃有几分相像,露出来两个酒窝,“来了,姐。”

苏桃点头,然后赶紧带着苏橙出发。

苏橙一向对于艺术是感兴趣的。

今天举办油画展的这个艺术家很有名,而且他挂出来的每一幅作品都很之前,苏桃看着标价,忍不住皱眉,“怎么这么贵”

苏橙笑道“艺术是无价的。”

苏桃叹息道“但金钱是有限的。”

不能怪她庸俗,主要是这些画真的太贵了。

苏橙路过一处,忽然停了下来,说道“姐,这幅画你喜欢吗”

苏桃看着墙壁上的画。

沉睡的女郎

画里面,女人身穿薄纱的倚靠在白色沙发上,动作虽随意,却美的令人移不开眼睛。

苏桃诚恳的回道“好看。”

那一瞬间,大概是为了分享自己此刻的美好,苏桃拍下了一张照片发给rag。

很快,rag回复了她。

rag在看展吗。

水蜜桃对啊。

几秒种后,rag报出了一个名字。

苏桃有些讶异。

水蜜桃你怎么知道是他的展

rag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

你很喜欢吗。

水蜜桃跟你一起分享。

水蜜桃你最近工作是不是很忙托腮

rag最近似乎是有些忙,回复的速度经常很慢。

苏桃也不好意思过多打扰,今天是发现好看的画才分享给他。

那边一时半会儿又没有回复,苏桃只得又把手机收回口袋里面。

忽然。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请问您认识rag吗”

苏桃诧异回头,见一工作人员站在自己身后。

“你是”

那工作人员手上戴着白色手套,看她一眼,微笑道“你好,刚才rag先生把这幅画买下来送给了您,请您收下。”

苏桃还没来得及回应,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上面。

rag只回复了短短两行字,却足够分量。

rag小小补偿。

rag希望你会喜欢。

苏桃懵了。

等等。

刚才说这幅画价值多少钱来着应该是过了五位数吧

虽然五位数对于有钱人来说不算什么,可是

就这么送给一个网友,rag也太大度了吧。

苏桃感觉唇有些干涩,忍不住舔了下。

苏橙一直在观察苏桃的表情,并且关注了事情的全程。

他本来是打算把这幅画送给苏桃的,没想到,被人抢先了。

一阵后。

苏橙幽幽开口。

“姐。”

“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另一边。

陈嘉佑跟段凌沟通好之后,直接转账过去。

段凌跟陈嘉佑之前就是好友,如今见他忽然给一姑娘买了画,心里面别提多好奇了。

段凌“女朋友”

陈嘉佑“不是。”

段凌“追求人家呢”

陈嘉佑“你很好奇”

段凌“我当然好奇,你忽然来这么一出,而且还不是女朋友,难不成是专门给我捧场”

短暂的安静后。

陈嘉佑摘下金丝边眼镜,声音低沉的说道

“没什么。”

“哄小姑娘开心。”这也算是他的一点弥补。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宝贝们的投喂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周杰伦、小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雨 20瓶;今天也是小可爱、木林森 5瓶;嘻嘻 4瓶;咕噜咕噜0 2瓶;阿闪、春山 1瓶;;修宝不修仙 20瓶;干啥啥不行撒花看心情 8瓶;jenny 4瓶;sakura小浠 3瓶;故城旧巷 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