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一口咬掉了半个白胖的雪媚娘,玛娜忍不住开始鼓起腮帮子,眼泪不争气的开始流了出来。

“哎哎哎不要哭玛娜,我这一半给你”ikey拿着还没咬过的一半放到了玛娜面前。

“”真是太欺负人了,原本还能忍住不抽泣的玛娜哇的一声开始哭了出来。

坐在一旁当隐形人的吉田,立马把碗里的雪媚娘放到了玛娜碗里心疼的说道“玛娜还有好多,你要是喜欢下次我在做给你吃。”

实在是忍受不了的龙宫寺坚,抓着ikey的脖颈,太阳穴的青筋都冒了出来,压着对方到玛娜面前说道“给我赎罪吧ikey”

三谷连忙在一旁摆摆手表示,不用这样。

原本还算空旷的客厅因为ikey和龙宫寺坚的到来瞬间变得拥挤起来,热闹的餐桌上不断发生着各种嬉笑打闹的事情。

等吃完饭,三谷隆才从ikey和龙宫寺坚口中知道了昨天熏和他女友的事情里面的那个救助者竟然就是吉田咲。

他不敢想象要是警察没来,吉田会出什么意外。

“所以说啊,因为怕报复,再加上我和坚仔离吉田桑家比较方便,我们这才过来保护她的。”要不是因为阿帕的请求,他和坚仔也不会过来,只不过没想到对方竟然和三谷认识。

三谷隆沉下脸来,原本温和的一个人此刻却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下次不要这么莽撞了,要是在碰到这样的事情,躲开点或者打我电话都行,不能在一个人冲出去了。”这次运气好,在事故发生前碰到了警察。

吉田咲点点头说了一声好。

ikey大大咧咧的性格完全没看出来三谷隆的变化,但是和三谷从小一起长大的draken瞬间就发现了对方的一些猫腻行为。

他有些意外,时尚的三谷隆竟然会对一个平凡的女高中生感兴趣。他打量了对方半天,除了一个厨艺好、性格比较温柔外便没再看出什么。

而对方似乎并没有那种感觉。

期间吉田还进入厨房给玛娜和ikey做了雪媚娘,给露娜三谷和draken炸了些小酥肉。

一直到结束,几人都满足的离开了三谷家。

吉田也和几人加上了联系方式。

坐在公交车上没多久,吉田这才想起来对面的两个人为什么自己总有一种熟悉感,那不就是东的总长ikey和副总长draken吗

恭喜宿主解锁东剧情,奖励宿主超强自愈力宿主再也不用怕受伤了,身上的伤痕也不会留疤了空间储存已满宿主要先用那个

超强自愈力

ok

下午一点的拳击馆内安静的可怜,坐在前台的明司武臣把报纸放在脸颊上靠着椅背仰头大睡。

荒师慶三和瓦城千咒刚好出去买中饭,只留下今牛若狭带着拳击手套快速的出拳打着沙包。吉田咲看着一时半会也没人过来,便带上耳机开始默默的背起了英语单词。

今牛若狭练完后下来,收好拳套走到了吉田面前。

还在低头背书的吉田感觉前方有人后,抬头看向来人正是扎着马尾辫的今牛若狭。

“千咒还在忙,我先看一下你昨天练得怎么样。”毕竟也算是自己的学生,而且拳击馆的学习也是按时间来算的,今牛若狭不希望不好的体验会让他们拳击馆风评被害。

虽然本身风评也不怎么样。

吉田接过今牛若狭递过来的手套,戴了上去,然后对着他举起的拳击板打了上去。

吉田的手实在是太小了,用上最小码的拳击手套,她都能感觉到手套会有随时冲出去。

今牛若狭忍受着那丝毫没有反应的拳击板,有些怪异的看着已经开始喘气的吉田咲。

所以说这身体是有多差劲

等千咒回拳击馆,就看见吉田正大口大口喝着水,眼镜外所露出的皮肤白里透红的好看极了。

“咲姐姐,你今天来的好晚啊。”之前因为要等吉田咲,所以这次轮到瓦城千咒买饭的时候,硬生生让她磨蹭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荒师慶三饿得受不了了,才出门买的中饭。

“今天和朋友约饭了,临时出了一点事,所以今天晚到了。”吉田咲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要不是突然冒出来的ikey和draken,吉田今天也不会迟到。

为了表示歉意,吉田还给自己的小老师瓦城千咒拿出了在三谷家特意多做的雪媚娘和小酥肉。

看着白白胖胖可爱的雪媚娘,瓦城千咒开心极了,她拿起一个忍不住咬了一口,丝滑甜美的奶油加上芒果独特的香甜,融合在一起简直就是绝配。

小酥肉也是,脆脆的外皮下里面是鲜嫩的鸡肉,再加上她买的一瓶可乐,简直就是绝配。

香浓的味道,让醒过来的明司武臣和荒师慶三开始了抢夺食物大作战,最后的所得者却不是二人,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占据了有利位置的今牛若狭。

在一顿夸奖声中,吉田也迎来了第二次的练习。

时间转瞬而逝,因为黑川伊佐那的原因,吉田再次回归了绘里的小公寓内,她想着等下次中介再帮他找好位置后,就直接搬过去。

凑巧的是,因为帮了熏,而之前三谷介绍的朋友就是阿帕,这二次转租的中介费,人家硬是没要。

这也算得上是一件幸运的事。

第二天一大早,奇怪的事发生了,场地圭介今天竟然消失了整整一天,直到放学都没见他来上课。

询问了老师后,老师也是一脸懵逼。

放学后,吉田找到了松野千冬。

“吉田学姐,这边”学校的小树林内,松野看向熟悉的来人摇着手呼唤着对方。

彼时才刚下课,大家都往社团的望向离去,在看到帅气的松野千冬和吉田咲两人走进了小树林,忍不住好奇的张望了一下。

要知道自从换了个发型后,松野千冬的人气值在学校里也是排名前十的存在。

“松野学弟,你好我想问一下今天场地君怎么没来上课,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要知道连老师也没有通知无故翘课到了一定的次数是要被通报批评的存在,在未来的档案上也会留下痕迹。

松野千冬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吉田咲说,自从场地哥的好友羽宫一虎从少年所出来之后,一切都变了。

在东集会的时候,场地哥竟然故意捣乱秩序,还殴打成员叫嚣着要离开东,最后被ikey一口回绝后便惩罚他禁止参加近期的活动。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之前还在努力学习的场地开始每天开着机车到处瞎逛。

社团朋友都开始疏远,他的身边现在只有羽宫一虎。

不过松野千冬也不敢对吉田咲说的太详细,毕竟他们是东成员的这件事还没人知道。

吉田咲皱着眉听完了松野千冬的话,大置对这件事情有了一个了解,就是场地圭介被从少年所出来的好友给带坏了。

青春期变坏是一件极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带坏你的人还是你之前的好友。

一时之间吉田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像是看出来对方的犹豫,松野千冬祈求的看着吉田咲说道“吉田学姐,现在或许只有你才能帮忙了,求求你帮帮我把场地哥带回来。”

他知道吉田在场地圭介的心目中有着极其特殊的位置,或许少女出手之后,一切都会恢复原样,只要场地哥能回来,就算让他天天和对方学习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少年拿着试卷开心的放在自己面前的场景不断在脑海里闪过,吉田低头抿着嘴“这是我打工的地方,今天可能要麻烦你替我上半天班。”

松野千冬愣愣的接过吊牌,他没想到原来吉田每天这么早回去不参加社团原来是在打工。

就这样晚上愉悦的哼着歌,等待着吉田归来的三谷隆等到了松野千冬。

“千冬”

“三谷前辈”两个人扭曲的看着对方

“所以说你为什么会在这”三谷隆嘀着二维码,看着忙上忙下的松野千冬

松野千冬放食物的动作一愣,随后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打着马虎眼说道“就是和吉田学姐是同一个学校认识的,刚好今天吉田学姐有私事要处理就拜托我来帮忙了。对了三谷前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打工”看着说话遮遮掩掩的松野千冬,三谷隆坐在板凳上看着对方尖锐的问道“我记得场地好像和你在同一个学校”

“是是的”他们的学校是升学制初中高都是一体的。

救命,为什么现在的三谷前辈这么可怕,他好想场地哥。

所以场地和吉田可能相互认识真是的怎么好像越来越多人都参与进来了。

宽敞明亮的客厅内摆放着一束百合花,温馨的布置可以看着这个家的女主人温柔又细心。

坐在沙发上的吉田正和千惠子诉说着最近开始学习拳击的事情,千惠子表示一万个支持,本身女生在社会上就属于比较偏弱势的群体,要是有自保的能力当然是越多越好。

场地圭介刚从外面回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幕,千惠子拉着吉田的手看着他小时候的照片。

“圭介,你回来了”千惠子看着扎着马尾,脸上有些淤青的场地不由担心的问道“怎么受伤了。”

场地侧头躲过千惠子的关心,咧嘴笑着说道“和万次郎打了一架,没打赢”

“你也真是的,打不过对方还老是冲上去”佐野家的道场离他们家很近也就3公里的距离,小时候的场地和万次郎一起在道场里长大,那个时候的他们几乎每天都会打一架。

不过自从真一郎去世之后,他们之前的关系也变了好多,就好像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东西把两人隔开。

“对了,咲今天等了你半天了,你们先聊我去做饭”说着千惠子偷偷的给场地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场地其实一早就发现吉田了,但是他不敢正眼看对方,如果是以前或许看到吉田主动来他家他会开心的不行,但是现在的他看到吉田心里的罪恶感开始不断上升。

房间内,场地圭介正费力的用棉签擦拭着手肘处的伤口,吉田咲看了一会后无奈的起身走了过去,接过场地手中的棉签开始仔细清理周边的伤口。

场地僵硬着身子,低头就能微微看到少女领口处的风景,若隐若现如同美玉般的肌肤被衣服遮挡住,后脖颈处肌肤都透着香气,好想咬一口。

碰的一声,下巴传来的痛楚让场地瞬间变得清醒,所以他刚刚在想些什么啊,笨蛋。

吉田摸着疼的发麻的头顶,用手捂着发出呻吟。

“没事吧,吉田桑”场地扶起快要蜷缩在一起的吉田,大手捂住她的手背。

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如触电般立马离开了方向。

果然吉田桑的手也比一般人要小很多,不过想到刚刚滑嫩的触碰,场地脸上一红。

被痛苦转移视线的吉田没有看到这一幕,她转头看向对方说道“你下巴没事吧”

“这点痛算不上什么”场地摇摇头,表示丝毫没有问题。

吉田看向对方说道“这是今天的作业,因为你没来上课所以我这边把笔记本给你,明天你到校了在还我。”

场地默不作声,他翻开笔记本看着比往常还要详细了许多的笔记,内心酸麻感涌上心头。

他想问为什么但理智还是把他拉回了现实。

“不用了,我以后都不会去学校了。”场地圭介毫不在意的把笔记本推到了吉田面前说道

吉田没有理会对方,而是翻开课本开始讲解起了今天上课的内容。场地圭介一把抽过她手里的课本,压着嗓音恶意满满的说道“我不是说我不需要吗你现在过来是做什么难不成你喜欢我”

场地圭介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心跳都慢了一拍,他也不知道怎么最后就说出了口。

吉田抬头和对方对视了很久,直到实在看不下去对方的蠢样,拿起厚重的历史课本敲了一下场地圭介的头说道“不要说这么油腻的话,场地君。”

说着拿过对方手里的课本一本正经的说道“还是少看午夜剧场吧,降智。”

“”最后不知道怎么的,又回到了学习频道的场地圭介乖乖的和对方学起来历史。

“哈哈哈哈,冲田总司加入浪士组前往京都是1863年不是1864年,1864年是池田屋事件吉田君。”场地大笑着指出了吉田的错误点,骄傲的看向对方。

“”失策,吉田看着课本上两个时间段仅一年之差的事件,再次讨厌起了日本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