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你他娘的还真能跑!”

“这次,我看你往哪跑!”

安阳市,一栋破旧的筒子楼里,陈浩的脖子上,顶着一把明晃晃的开山刀。

房间里,四个拎着刀的大汉,正看向他。

陈浩有些恍惚,半个小时之前,他在家附近的胡同里醒来,满身酒气,喝得烂醉如泥。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不是十五年前,自己住的那栋筒子楼?

可十年前,这里就已经动迁了啊......

他用尽了力气,朝记忆中的家里跑来,可还没进屋,就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

“你个狗东西,老子跟你说话呢!”

领头的大汉一脚踹在陈浩身上,陈浩一个踉跄,看向房间里。

他十五年前的结发妻子顾锦秋,正跪在地上,满脸泪痕,一旁女儿陈晓晓,正瑟瑟发抖的躲在顾锦秋身后。

陈浩猛然一愣,眼泪差一点从眼中流了下来......

妻女不是十五年前就死了吗?这,怎么可能......

他永远记得,十五年前妻子和女儿出事的那天早上,他打了一宿的牌,把妻子给女儿上学的钱输的一干二净。

用兜里仅剩的十块钱,买了一瓶白酒,在家旁边的胡同里,喝得烂醉如泥。

等他醒来的时候,妻子和女儿,已经被上门要债的人绑走!

他借遍了身边的亲戚朋友,也只借到了三万块钱。

妻子和女儿,就在那天深夜,被沉了江,尸体被打捞上来的时候,他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从那天之后,他疯了,发疯一样的赚钱。

五年时间,他利用手里的三万块钱,赚到了三千万。

十五年的时间,让他放眼大夏,无可匹敌,被誉为一代商业奇才。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每个深夜,辗转反侧,闭上眼睛,就是妻女惨死的画面。

他报了仇,亲手手刃了仇人,让他们生不如死!

就算他再成功又能如何,就算赚再多的钱,又能如何?

妻子和女儿,再也回不来了......

但现在,妻子和女儿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了陈浩眼前!

陈浩双眼通红,眼泪终于止不住,他看着屋里的顾锦秋和陈晓晓,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妈妈,我害怕。”

陈晓晓抱住顾锦秋,顾锦秋想把晓晓护到身后。

可才伸出手,陈晓晓瘦小的身影,就被大汉一脚踹倒在地。

“哭踏马什么哭,哭得老子心烦!”

顾锦秋死死的护住晓晓。

“晓晓,快过来,快过来!”

她不顾一切的扑到陈晓晓身上,一面擦去脸上的眼泪,一面跪倒在大汉面前,给他磕头。

“孩子是无辜的!”

“我求求你,钱我们一定会还的,我求求你放过孩子......”

“求求你,放过孩子!”

顾锦秋一头接着一头的磕在地上,她瘦弱的身躯,万分无力。

可此时此刻,除了哀求,她什么也做不到。

心如刀绞一般,如果有可能,她恨不得替女儿去死!

将刀架在陈浩脖子上的大汉,冷笑了一声。

“三十万,你拿什么来还?”

“你出去打听打听,这方圆十里之内,谁敢赖我季东海的账?”

“陈浩,你今天要是还不上钱,我就把你老婆孩子都绑走!”

“什么时候能还上钱了,老子什么时候再把他们放回来!”

“要是你还不上钱,我就先把你老婆卖了,再把你女儿卖了......”

“你老婆长得这么漂亮,一定很抢手!”

季东海抬起手,阴鸷的笑容,拍了拍陈浩的脸。

陈浩看向季东海,眼中一片赤红!

上一世,就是这个混蛋,将他的妻子和女儿沉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