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望着茫茫江面,抱着妻子和女儿的尸体,泣不成声。

如果不是这个混蛋设局,他怎么会输的倾家荡产,怎么会欠下三十万的巨款?

怎么会将自己妻子和女儿,逼的走投无路!

他后悔了十五年,承受了十五年的煎熬!

十五年,多少个日日夜夜!

他怎么可能再让妻女遭受这种侮辱!

“我杀了你!”

陈浩抬起手,一拳砸在了季东海的脸上!

被陈浩突如其来的一圈,打的眼冒金星。

季东海还没反应过来,陈浩的下一拳,已经砸在了他的下巴上!

“我让你踏马的放贷!”

“我让你踏马的,杀我全家!”

没有丝毫的留手!

对待季东海,陈浩的拳头,一拳接着一拳砸了下去!

直到满手鲜血,季东海倒在地上,跟着季东海的三个小弟,被陈浩吓得直哆嗦。

刚才踹了陈晓晓一脚的那人,更是往后退了半步,让自己尽量离陈晓晓远一点。

他们才跟了季东海没多长时间,像陈浩这种上来就下死手的狠茬子,他们真是第一次见。

跪在地上的顾锦秋,抬头看向陈浩,她总觉得,今天的陈浩,跟往常,有些不太一样......

陈浩接了一盆水,泼到了季东海脸上,让他恢复了几分清醒。

“季东海!”

“我欠了你十八万!”

“连本带利,三十万,我三天之内,还给你!”

“三天内,你要是再敢跑到我家来,动我老婆和我女儿一根汗毛!”

“我保证,让你从安阳市消失的无影无踪!”

季东海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来,一阵心悸,被打的直哆嗦。

他今天只带了三个人,还都是怂货,根本不是陈浩的对手。

再纠缠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可他想不明白,原本见了他怕的要死,恨不得跪下来求饶的陈浩。

怎么今天突然硬气了起来?竟然能把他按在地上打!

陈浩目光冰冷的看向季东海。

只一眼,季东海竟然觉得自己浑身冷若寒蝉,一股凉气从后背,蔓延全身。

“我和你之间的事情,和我家人无关!”

“季东海,你也有儿有女......”

“你总不想给他们收尸!”

陈浩的话,让季东海皱紧了眉头,现在陈浩被逼到了绝路,要是他真犯浑,得不偿失。

“行!”

“今天这笔账,我先给你记着!”

“三天之后,我来拿钱!”

“到那时候,我要是再拿不到钱!”

“我保证你们一家,会比我死的更难看!”

季东海让几个小弟搀扶着自己,擦了擦脸上的血,走出了筒子楼。

陈浩脸上的寒意消失不见,他赶紧走到顾锦秋身边,想要伸手扶起她。

可让他没想到,跪在地上,满是泪痕的顾锦秋,却抬起手,一个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混蛋!”

“陈浩,三十万,你哪里来的三十万?”

“你有工作吗?”

“身边的亲戚朋友,都被你借遍了!”

“谁还会借给你三十万!”

顾锦秋从地上爬了起来,她那洗的泛白的衣服上,沾着几滴鲜血。

额头上,渗出丝丝血迹,这是她刚刚跪下磕头的时候撞得,伤口,疼的痛心,疼的刺骨!

陈浩握住了顾锦秋的手:“老婆,你相信我,我一定能赚到三十万!”

“你把家里的存折给我,三天时间,我不光能赚到三十万,我还能赚够给晓晓上学的钱,我还能给你换个大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