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好半晌,尤玉玑冻麻双足才缓过来。可是她心里却因为赵升人还没寻来,越来越焦虑。

偏偏这个时候林莹莹抖着嗓子问“姐姐,真会有人来营救咱们吗”

翠玉在一旁又抱怨一句“一定有人陷害天杀坏东西”

翠玉目光不经意一扫,发现司阙瞥了她一眼。她再定睛去看,司阙已移开视线。仿佛刚刚只是自己错觉。不知道为什么,翠玉觉得司阙不仅是个奇怪人,还是个危险人。她往一侧挪了挪,贴着林莹莹。

景娘子早先一步先下了车,她张望了好一阵才回来。站在车窗外说“夫人,卓闻派人盯着,一直没瞅见赵将军人手。”

两匹拉车马不停踩雪,鼻子里发出一阵阵不耐烦怪音。

算上车夫,外面一共十二个侍卫。

尤玉玑抬手,挑起窗前垂帘,一阵寒风立刻卷进车内。原以为这车厢单薄不避寒,寒风卷进来才知道冰寒车厢里确算得上避风港。

外面雪越下越大,纷纷扬扬大雪乌鸦鸦一片。今冬第二场雪似乎酝酿了很久,非要隆重登台,一时片刻没有停下意思。

“不等了,我们自己走。”

尤玉玑心里已生了不好预感,担心赵升那边出了什么事情。若只是耽搁了还好,若赵升因为她被连累有了危险,她怎么可能不愧疚。

尤玉玑弯腰,将裹缠双足雪白长棉布解开,去穿仍旧湿寒鞋袜。

春杏搭在膝上手攥了攥,说“夫人鞋子湿了,如果不嫌弃,我们换一下吧我不怕寒”

尤玉玑已将袜履穿好。她抬眼冲春杏微笑着,温声说“照顾好你自己。”

这样天寒地冻,谁也不愿意穿湿鞋袜。可春杏身份卑微,性格更是软弱顺从,习惯性去讨好别人。尤玉玑拒绝,她不得不暗暗松了口气。

卓闻说此地乃山峦中间,不论是继续往云平寺去还是折回去,都是差不多距离。可风向不同,回去则是要逆风。

尤玉玑想了想,决定一行人前行往云平寺走。

下车时,尤玉玑不经意间回首,看见司阙倒了一粒药丸吃。尤玉玑轻轻蹙眉,记着司阙体弱,心想路上要多多注意。

“若是实在不舒服,记得与我说。”尤玉玑攥着司阙袖子,低声说。

司阙慢慢嚼尽苦涩药丸,说“好,我听姐姐。”

一行人深一脚浅一脚走在雪地里,耳边是呼啸风,前面是一望无际覆雪山峦。

行了许久,风忽然大了起来,推着人往前走。

“哎呦”

尤玉玑回头,原来是翠玉摔倒了,被林莹莹扶起来。

翠玉哭哭啼啼“在马车里等着人来救不好嘛,干嘛自己走嘛呜呜。”

“这风太大了,脚下路也不好走。卓闻,你去寻寻有没有能暂时避避风雪地方。”

尤玉玑交代后,才向翠玉说“他们人在暗处,我们停在那里太显眼。”

这正是尤玉玑担心。对方既然拿出这么大阵仗,应该不会赌小概率冻死。必然还有人手,等着伏杀。

翠玉不甘心地说“我们安安分分又没得罪人,是不是他们要害你我们是被你无辜拖累”

春杏低着头,在翠玉身后拽了拽她衣角。

翠玉刚说完就后悔了,紧紧抿着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被挖苦责骂长大,她也养成了一张不讨人喜欢嘴,每每自己都没法控制。

司阙瞥了她一眼,习惯性去摸了摸腰侧。可那枚铜版落在马车里,忘了带。

他又瞥了翠玉一眼。笑了。

这人也太幸运了吧。

不多时卓闻赶过来,果真寻到了一处可以暂时避避风雪废弃兽巢。

地方很小,也只能供几个女人暂时避避。

尤玉玑瞧着侍卫们个个冻得脸颊发红,不忍多歇。

“夫人,你们歇一歇也好。我留一半人手在这。带着其他人往山里寻一寻,之前听说有个雪山温泉。说不定运气好就寻到了。”

也只好如此了。

山洞很小,几个女人勉强挤进去。

尤玉玑一边担心着赵升,一边盼着这雪快些停。

忽然听见什么东西松动声响,尤玉玑抬头看见头顶土块往下掉。

“小心”尤玉玑拉住身边司阙,将人护进怀里。她抬手,臂上斗篷遮了落下来碎泥。

司阙被尤玉玑护在怀里,脸颊埋在她胸口,清晰地听见她柔软心跳,贴着他脸颊,一声又一声。

司阙缓慢地眨了下眼睛,心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司阙刚要直起身,又是一些零碎泥土落下来。尤玉玑再将他拉进怀中,用斗篷护着。

司阙整张脸彻底埋进去。

他在一片暖香里吸了口气,有了决定。

约两刻钟多一点,卓闻带着人回来,竟果真被他寻到了温泉。

“运气真好那处温泉冒着热气呢,正好给夫人们解解寒”

“太好了”林莹莹冻得通红脸终于有了笑。

走出山洞后,外面风雪稍微小了些。一行人快走,三刻钟才到那处雪山温泉。

侍卫们远远避开。

远山被皑皑白雪覆盖,这处不大温泉飘着氤氲水汽,周围竟生着碧绿草。一行人早就冻僵了,恨不得立刻跳进这潭温泉水里。

尤玉玑在水边蹲下来,一手提袖,一手探进水中试了试水温。丝丝缕缕暖意从她冻得发麻指尖儿缕缕传进身体里。

“姐姐,你先泡一会儿。我去帮你盯着他们。”林莹莹压低声音看向侍卫离开方向。

景娘子搓着手说“不错,就算这些侍卫再怎么正派。该走规矩不能不做,日后也不能落了话柄。咱们依次暖身,其他人都去盯着那些侍卫。也算见证。”

侍卫不止一个两个,若有一个人胡言乱语,那也毁了名声。若只让一个去盯着那些侍卫,又不方便。

本来是景娘子与林莹莹先去盯着。可翠玉因为刚刚说错了话,心里有点尴尬,也跑去先帮忙盯梢。

春杏连连摇头,不好意思和主母一起泡温泉,跑着去追其他人了。

是以,只剩下尤玉玑和司阙。

司阙低着头,用指腹压了压眼角。他狭长眼眼尾下有一抹天生洇红,总给他这双过分清冷漠然眼眸增添一抹不合时宜瑰丽。

尤玉玑已经在泉水边坐下,快速褪了袜履,将一双冻得发麻雪足浸在温泉水中。

氤氲水汽缭绕,温柔抚着她雪足。足腕上那粒小小红痣在水线上下随着水波浮动。

司阙立在一旁,视线从尤玉玑足尖慢慢上移,扫过那粒红痣,又落在她裙下露出一小节纤细小腿。

“姐姐是要与我同浴吗”

尤玉玑转眸望过来。

天色灰沉沉,天地间一大片灰白色。落雪纷纷扬扬地飘下来,隔在两个人中间。他雪衣肩头亦压着一层雪。

司阙垂着眼,长长眼睫遮了眼里情绪,尤玉玑无从探知。

这一瞬间,她只觉得站在不远处司阙像个很遥远人。

尤玉玑弯唇,柔声说“形势所迫,条件有限,自然没那么多规矩和讲究。阙阙该不会嫌弃姐姐,不愿意与姐姐同浴吧”

司阙垂下鸦睫慢慢抬起来,他望着尤玉玑眼睛,轻轻扯出一丝浅浅笑来。

四目相对,尤玉玑心里莫名生出一种奇异陌生滋味。她忽然觉得眼前司阙和平日不大一样。她又在一瞬间迷茫她真了解司阙这个人吗

尤玉玑先移开视线,捧了一手心温泉水拂在足腕上。她说“我身上倒还好些,只这双脚凉得厉害。你身体弱扛不住冻,快些褪衣进温泉水里泡一会儿暖暖身,可别落了病。她们几个还在等着,咱们暖一会儿就要喊她们几个过来。”

尤玉玑说完好一会儿没听见司阙声音,她不由再次转眸望过来。

司阙侧身而立,面无表情地望向水面,似乎在犹豫什么。

“阙阙”尤玉玑站起身,小心翼翼地踩着温泉旁光洁湿润石面朝司阙走过去。

她站在他面前三两步距离,望着他温柔地笑“怎么啦是冻僵了不能自己解衣带了吗要不要姐姐帮你宽衣呀”

司阙望着尤玉玑,忽然就笑了。

乖顺灿烂,甚至天真烂漫笑容。

“这就不必麻烦姐姐了。”司阙望着尤玉玑眼睛,去解腰侧衣带。

他雪色齐腰裙上搭着宽松交领衫,交领下露出横卧锁骨。

司阙将外衣脱下来放在身侧干净石面上。

不知道为什么,尤玉玑心里有种莫名奇怪感。

司阙外衣之下是雪色中衣。

他继续一边盯着尤玉玑眼睛一边宽衣。两片衣襟松散开时,尤玉玑发现他里面没有穿心衣。

尤玉玑一怔,在心里嘀咕虽然一直知道阙阙胸口平平,可没想到平到连心衣都不用穿

虽同是女子,尤玉玑还是别开了眼。

此时,她脑子里还在想平坦胸口定然少去很多麻烦。她有点羡慕。

司阙弯腰,将脱下中衣放在外衣一起。

风虽然比之前小了许多,可吹在身上还是有些凉。

司阙玩味望着尤玉玑,开始解裙腰系带。纤细带子从结扣里扯出来。他弯腰,长腿抬高,将裙子与里袴一并脱了。

尤玉玑刚要转身解衣入水,司阙喊住她

“姐姐,看我一眼吧。”

“怎么”尤玉玑回首,温柔声线戛然而止。

她下意识地惊呼一声,人也本能地向后退去。足下石面湿滑,她一不小心跌倒在地。跌痛被遗忘,只怔怔望着司阙。

不远处传来景娘子声音“夫人,发生什么事情了”

尤玉玑手心压在心口,勉强镇定下来,用平和语气回景娘子话“没事。是我把树影看成了人影。”

太过惊愕,尤玉玑僵坐在地,仍不敢置信地望着司阙。

司阙看着尤玉玑,他在笑。他不说话,盯着尤玉玑眼睛,无声摆口型“好看吗”

他停顿一息,再无声摆口型“姐姐”

尤玉玑艳红唇颤了颤。

司阙朝尤玉玑迈出一步。

尤玉玑瞬间反应过来,急道“你别过来”

司阙想要扶起尤玉玑手已经探出。闻言,他探出手停顿了一下,转而改为摸摸尤玉玑头。

“好,我听姐姐。”他乖顺收了手,转身走进氤氲温暖温泉水中。

轻晃水波逐渐没过他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