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弟弟没有胡说!”又一个小萌娃从人群中走出来。

这个小萌娃穿着和他弟弟同款的运动装,只是颜色不一样。

他弟弟是白色的。

他是黑色的。

“叔叔,您好,我叫唐承阙,他是我弟弟,他叫唐承珏。”小家伙儿走到东方川阳面前,冲东方川阳伸出嫩白的小手,彬彬有礼的向东方川阳介绍他自己和他弟弟。

明明只有四五岁,却像个小大人儿一样,一本正经。

东方川阳被他逗笑了,伸出右手和他握了握,“你好。”

“叔叔,我弟弟没有撒谎,那个戴白帽子的阿姨就是凶手!”唐承阙看着东方川阳,非常严肃的说。

东方川阳也发现了那个戴帽子的女人不对劲,但他还是想听听这两个小萌娃为什么这么肯定,那个戴帽子的女人就是凶手。

他看着两个小萌娃,饶有兴致的问:“你们为什么这么确定,她就是凶手?”

“因为今天阴天,可她却戴着遮阳帽,而且,这里是地下停车场,光线很暗,她还不肯把遮阳帽摘下来!”唐承珏奶声奶气的说。

“她的穿着很精致,这说明,她是个非常喜欢打扮自己的人,可她身上穿的是淑女裙,戴着却是运动款的遮阳帽,喜欢打扮自己的人肯定不会这么打扮,这说明,遮阳帽和她身上穿的裙子不是一套,而是她匆忙之间戴上的。”唐承阙严肃的说。

唐承珏走到尸体旁蹲下,指着尸体右脚上的高跟鞋说:“尸体右脚上的高跟鞋的鞋跟,比左脚高跟鞋上的鞋跟干净许多,这说明被人刻意擦过了。”

唐承阙看着那个戴帽子的女人,板着小脸儿严肃说:“我怀疑,死者曾和戴帽子的那位阿姨发生过争执,死者脱下高跟鞋当做武器,击中了那位阿姨的脑袋,把那位阿姨的脑袋打出了血,那位阿姨被死者激怒了,于是,那位阿姨杀死了死者,死者死亡之后,那位阿姨为死者穿上了鞋子,擦掉了鞋跟上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