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安抚了刘旭几句,让刘旭放心,跟着便取来消毒水擦洗伤口,又用独门的外伤药把伤口敷上。她的动作十分细心,让刘旭很是享受,这辈子从来没有女人服侍过自己,今天受了次伤,没想到,倒有两个女人服侍自己了。

伤口包好,袜子是没法穿了,刘韵诗帮他穿好鞋子,寻问少女要多少钱,结果少女说了个数字,登时就把刘韵诗给惊呆了。

“一块钱。”

刘韵诗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年头,一块钱充其量也就是在街边上的诊所挂个号,要是去差不多点的医院,连挂号都不够,在这医馆,竟然连检查带处理、包扎就收一块钱,也太便宜了。

倒是刘旭一点不觉得意外,笑着说道:“妙回堂一向如此,收费可便宜了,我以前来过好几回呢。不过,以前都是李大夫坐堂,今天怎么不在呀?”

“你说的是我父亲吧,他生了病,去年就回乡下养病去了,现在由我接替他,在这里坐馆。我叫李诗倩,以后有什么事就过来。”李诗倩很是礼貌地说道。

“李大夫病了呀。他这么好的人,怎么还会生病呀,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严不严重?”一听说李大夫生病了,刘旭关切地问道。

这么多年来,他浸泡在社会的大染缸里,发现多数的人都相当自私,真正的好人不多。李大夫则是一位真正的仁厚长者,这样的好人可不多了,所以刘旭很是关心。

“我父亲……”李诗倩的脸上瞬间露出难过之色,但马上又露出笑容,说道:“他没什么大碍,谢谢你的关心。”

从她的表情中,不难看出,李大夫的病情很不乐观。因为刘旭知道,李大夫的医学水平是相当高的,别说是一般的病,哪怕是一些重症,都是信手拈来。去年回去养病,今年都没回来,这说明了什么呀。

可刘旭就算有心帮忙,他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真挚地说道:“李大夫是好人,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痊愈的。”

“谢谢,我父亲一定会好的。”看到刘旭如此真诚,李诗倩感激地点点头。

刘旭又和李诗倩说了两句,刘韵诗付了诊金,扶刘旭出门,李诗倩还亲自送出门口。

刘韵诗本想直接打车送刘旭回家,可是刘旭非要先回店里取车,要不然,明早没法上班。他的脚受伤了,刘韵诗哪能答应,告诉他,明天不用来的那么早,到时候,打车来就行。

一听说让自己打车,刘旭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为难之色,囊中羞涩,他实在不舍得花钱打车。刘韵诗随即会意,赶紧打开自己的包,这才发现,自己的钱都买鱼了,满兜就剩下差不多一百块钱。她留下十块钱,剩下的钱都塞给刘旭,叮嘱他,这次扎了脚,属于工伤,这几天的路费,全都算她的。刘旭本不想要,奈何推辞不过,只好收下。

这时有出租车经过,李诗倩拦下之后,让刘旭先坐车回家,然后她自己打车回店里。

妙回堂是在中介和刘旭家交接的位置,打车回家,一会就到。坐在车上,刘旭思虑万千,原本在扎了脚的时候,他认为自己真的是倒霉透了,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好像不是那么的倒霉。

很快到了自家小院外,刘旭付钱下车,踮着脚走了进去。

他的家是个小院,院子不大,打扫的一尘不染,中间是正房,有一个堂屋,两个卧室。院子左侧是偏房,右侧是一个厦子,用老话讲就是柴房。

堂屋内摆着餐桌,有五个人正在吃饭,母亲汪琪正望着外面,见儿子没有推车进来,走路一拐一拐的,好像是脚不敢落地,不仅露出担忧之色。待刘旭一进门,妇人连忙慈和地问道:“老三,你这是怎么了?”

“妈,没什么事,就是一不小心让玻璃碴子扎了脚。”刘旭的脸上露出微笑。

在汪琪旁边坐着刘旭的养父刘森,见到儿子脚受伤了,也不禁关心地看过去。同桌的还有刘旭的大哥刘振和刘旭的二哥刘韧,以及刘振八岁的女儿刘萌萌。刘振和刘韧倒是一脸的无所谓。

一听说刘旭扎了脚,刘萌萌马上关心地说道:“三叔,是不是很疼呀?”

“没事、没事……妙回堂的大夫已经给我上了药,现在一点都不疼。”刘旭又是冲着刘萌萌一笑,走到桌旁的空位坐下。

这时,大哥刘振放下手里的筷子,看向刘旭,淡淡地说道:“刘旭,今天你们店里开工资了吧。”

因为刘旭不是亲生的,所以刘振从不把刘旭当弟弟看待,平时除了挤兑刘旭之外,就是关心刘旭哪天开工资。刘旭开工资的日子,他比刘旭记得都清楚。

“我……”一听大哥问自己的工资,刘旭脸上瞬间露出尴尬之色,看向刘森与汪琪,苦着脸说道:“爸、妈,我……因为连续半年都没……卖出一套房子……所以这个月……老板娘没给我开工资……”

“孩子,没事……”见刘旭一脸的委屈,汪琪连忙安慰道。

“什么叫没事呀!”一听这话,刘振可不干了,骂骂咧咧地说道:“刘旭,你可真是个废物,从小被我们家捡回来,在家里白吃白喝二十多年,本指望你现在出去打工赚点钱回来,报答我们家的养育之恩,你这倒好,一分钱都没拿回来,净他妈的白吃白喝了,你他妈的好不好意思呀,这饭你能咽下去么?”

被大哥这一番数落,刘旭低下头去,没有吭声。

“可不是,就他妈的一废物,不仅人废物,还是个灾星!爸妈,你们当初怎么想的呀,还把这么个玩应捡回来。你们就说吧,自从他来之后,咱们家得过好么。原本我是能考上大学的料,结果就是因为他,最后就念了个技校。上班才一年,就被领导给开除了,接着就找不到工作,谈对象是一个也谈不成。”这一次,是二哥刘韧破口说道。

“老二说得对,他就是个灾星,要不是让他累的,我媳妇能跟我离婚吗?萌萌能没有妈吗?他妈的,你们说吧,他初中毕业之后,去了好几个地方打工,只要他去了,人家单位不是生意不景气,就是黄铺了。他不是灾星是什么呀?连算命的都说了,他的脚底下有两颗痣,是祸之星!看到了吧,今天自己都遭报应了!”大哥刘振又没好气地说道。

“老大、老二……现在吃饭呢,你们别说了……”见大儿子和二儿子攻击刘旭,母亲汪琪连忙用求恳的语气说道。

“妈,你这人就是心眼好,收养这么个灾星,看把咱们家害的。我现在说两句还不行了!”刘振马上顶撞道。

刘萌萌见到这个架势,吓得都不敢出声。

见大哥、二哥语气不善,刘旭站了起来,看向父母,说道:“爸、妈……我在外面吃饱了……现在回屋休息了……”

言罢,就朝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