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主角,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前来杀我!”

…………

元央大陆是个修武的世界!

传闻远古有神秘力量将大陆分为五块!

位于东大陆的极西之地,真武圣宗这个统御着周围万里山河的庞然大物就坐落于此。

真武圣宗内,有白鹤齐鸣,祥云天降,灵泉磅礴如海喷涌天际。

有修士踏剑而行,一瞬纵地万里之外。

有壮汉挥拳,玄铁武石在爆炸中化作漫天碎屑。

…………

雁南峰位于真武圣宗的中央位置,山峰千丈如塔,高耸入云。

峰顶白云飘荡,雾气缠绕。

徐子墨一袭白衣,胜似白雪,碎发随着冷风飞舞,一双眼眸深邃无边。

身影单薄的站在悬崖边,微风将白衣吹得骤骤直响。

“我这算重生了吧!”徐子墨愕然,他沉默了三分钟后,又是三分钟。

“重生不应该都是主角的套路吗?可我踏马的设定是个反派啊!”

徐子墨开始检查自身的情况,他现在这种情况应该算是魂穿。

这具身体羸弱的简直不敢想象,他确信自己回到了十五岁那年,刚刚准备接触修行的那天。

但这次重生,他拥有的不仅仅是前世所有的记忆,还有…………。

体内腹部,一颗由法则凝炼成的圆球就这样静静的漂浮着,圆球光芒内敛,表面看上去平平无奇。

但若是仔细观看其内部,就会发现这圆球内自成空间,有霞光万丈,有小草朝露,旭日东升。

圆球内变幻无穷,其上所散发出的威势,仅仅只露出一丝,仿佛就能将脚下的山峰夷为平地。

徐子墨从圆珠内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猛然间,他双眼睁大,仿佛想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圆珠是他前世无意间得到的东西,用处暂且不知,只是这圆珠对于撕裂空间有着特殊的帮助。

徐子墨还记得他战败那天,他将自己一身神脉境的修为尽数融入圆珠内,想要靠着圆珠撕裂空间逃跑,却没想到重生到了少年时期。

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看着圆珠会有种熟悉感了,这圆珠内的能量,不就是自己前世融入到里面的一身神脉境的修为嘛。

徐子墨激动的全身颤抖,他有信心,只要给他一年时间,他就能借助这股能量,重新回到神脉境。

武道一途难!

难如上青天!

一步一青天!

人类从凡境开始修炼,锻炼血肉,打磨筋骨,淬炼表皮。

内练五脏六腑,外练皮肉筋骨。

而身体打磨完毕后,便要打开身体脉门,沟通天地灵气,进入灵脉境。

凡境、灵脉、凝脉、真脉、空脉、尊脉、帝脉、圣脉、神脉。

此九境被称为登天九脉。

徐子墨望着远处的天际线,他现在可以随意调动圆珠内的能量,甚至只要一个念头,他就能完成凡境的淬炼,直接达到灵脉境。

一年之内吸收完这股能量,然后重登神脉境也不在话下。

但他现在并不着急,第一是他现在处于真武圣宗内,父亲对于他的修炼极为关心,他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的异常。

至于第二,徐子墨并不忙着提升修为,他很享受现在这种气氛。

一切都还在,一切都有了可以挽回的余地。

父亲、如虎、萧鼎天,还有那个杨柳河畔,站在风中泪流满面,哭着对自己说,想和自己过完平凡一生的女孩。

他终究负了所有人,一番九死一生,最终还是败在了主角楚阳的剑下。

…………

徐子墨望向远处,白衣与雾气融为一体,风似乎越来越大,他的笑容中带着一些癫狂。

“楚阳,前世我只是你踏上巅峰路上,一块稍微大一些的石头罢了。

轮回老人,主角的金手指老爷爷,我也只是你棋盘里一枚微不足道的棋子。

但这一世,我要跳出棋盘,定当执掌棋子,以众生为棋,天地当棋盘,执掌万古。”

…………

徐子墨住的庭院就在雁南峰的中间,这一路有药草盛开两边,蓝色彩虹交织着紫色条纹,有瑞兽奔向远方,身上霞光万丈。

两边灵树上鲜艳的果实随便一个放到外界,都是常人争的头破血流的灵果。

但在这里,却只是点缀一路风景的观赏物。

徐子墨来到庭院,护卫张重天早在门口远远等待。

“公子,副宗主刚刚托人带话,说你要是无事的话,就去他那边一趟,他有事要和你说,”张重天恭敬的说道。

“知道了,”徐子墨点点头,在张重天的陪伴下,朝着青山峰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