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一片纯白的虚无,夏肆躺在地上,眼睛眨了眨。

死亡尽头是空白?

还未来得及思考太多,她的耳边就传来一阵没有情绪的电子合成音。

【姓名:夏肆

死因:溺亡

备注:因为性格阴晴不定,冷酷无常被判定为适合担任反派人物。】

【夏肆你好,你被穿越管理局穿书组选为《和顶流谈恋爱后》的恶毒反派女配,完成任务即可得到十亿奖励。】

【如果同意,请按确定,系统会自动将你送到书中。】

没什么表情的夏肆的脑海中莫名其妙被注入一本书的内容。

她还在地上躺着,听完对方的话,也没什么动作,只懒洋洋的闭上眼睛,平静的吐出三个字:“不同意。”

【十亿奖励你不想要吗?】

夏肆翻了个身,撑着下巴,“你收集到我死亡的信息,怎么没收集我是干什么的?”

【……】

穿书组的系统立刻去查了夏肆的生前信息。

在夏肆原来的世界,是一个大集团的执行总裁,她继承家族企业之后,扩大集团版图,年纪轻轻就已经身价百亿。

穿书组拿出十亿的奖励诱惑她,她根本看不上。

系统沉默了好一会儿,【你难道不想重新活一生吗?只要你完成任务,全身而退,就能重过潇洒一生,这不好吗?】

“不想。”这些对她没有任何吸引力,她掀开眼皮,“我说,你们也没调查我,就忙着让我赶鸭子上架,这么自信认定我会同意?”

【没有人会拒绝这种要求,我们穿书组的福利很好,你真不想试试吗?】

没接系统的话,夏肆懒散说道,“那是你们内部出了问题,所以才这么着急。”

【……】

【由于宿主产生思想偏差,系统决定强行措施,默认宿主同意,还有半个小时进行灵魂融合。】

那声音变得愈发生硬,决定强买强卖。

夏肆重新平躺在地上,对于系统的强制半点动作都没有。

看着夏肆的毫无顾忌,系统隐隐有些不安。

半个小时后,夏肆被传送到一个场景,女配要撞死女主。

眼看着车就要撞上去,夏肆猛然踩下刹车,看了看眼前的悬崖,然后从车上下来,对一侧的女主说道,“车给你了。”

说完,夏肆头也不回的跳崖身亡。

女主:……

系统【……】

夏肆成了灵魂还能感觉到那股撕裂般的痛苦。

不过还挺有意思。

坐在原来的那片虚无之中,夏肆想着自己刚才怎么死的。

这人软硬不吃,系统只能认认真真的看完了夏肆的平生,寻找她的弱点。

夏肆有一个亲妹妹,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甚笃,她也对这个妹妹十分爱护,而夏肆的死因是男友和对家千金勾结陷害,在订婚的游轮上被二人合力推进了海中,最后溺亡。

后面的发展就是男友想方设法靠近夏肆的亲妹妹,得到她的信任,最后成功打进夏家的企业,成为有头有脸的富豪。

系统灵光的脑袋一转。

【如果你答应成为恶毒女配,我们能保护夏柔,不让她受你前男友的伤害。】

原本还懒怠没有表情的夏肆听到夏柔的名字,唇角拉直,眼帘微抬,透着一股冷寒,“你拿夏柔威胁我?”

【不是威胁,是合作。】系统语气发虚,【你前男友要骗夏柔,以后她会过得很惨,每天想你想到以泪洗面。】

很惨,想她想到以泪洗面。这两个重点紧紧抓住了夏肆的软肋。

“要是让我知道你是在骗我,我一定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反派。”

系统莫名感觉到一凉。

看着夏肆点了同意,它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赶紧联系其他系统安排穿越的人过去救夏柔。

“夏总,我是不可能同意的!哪怕你给我下药,我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夏肆恢复的有些迟缓,耳边炸起的声音,吵得她脑袋有些疼。

眼睫颤颤的掀开,夏肆看清了眼前的模样。

她身处在洁白的床上,一双长腿只被稀少的布料盖住了大腿,床前站着一个人,呼吸凌乱,脸上绯红。

这人长的倒是不错,剑眉星目,俊秀无双,那片驼红更给他添了不少颜色。

察觉到女人毫不掩饰打量的目光,周赐只觉得自己浑身都不干净了,他努力缓着呼吸,潮红的脸上带着怒意,走到一侧用沙发挡住自己的身体。

“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洁身自好?”

夏肆将视线收回来,仔细想了想现在的状况。

她要做的这个恶毒女配也叫夏肆,父母因为车祸去世,叔伯对她口蜜腹剑,忽悠走了她父母的大半家财,只留给她一个不温不火的娱乐公司继承。

这女配从小娇生惯养长大,性子跋扈,目中无人,对落魄在自己娱乐公司签约的男主一见钟情,就此开始死缠烂打。

现在这一幕,就是公司开宴会,男主周赐喝了女配给他“精心准备”的酒水,想直接生米煮成熟饭。

夏肆理清楚剧情,系统就开口了,【作为恶毒女配,你需要对男主用强,他坚决不肯,还给了你一巴掌,你一气之下扬言要把他雪藏,怒火攻心的离开,男主因此和女主doi,有了关系,而你等待被男主打脸。】

听完系统的话,夏肆明白了。

这种反派还用装吗?

她站起来,拎起旁边的睡衣裹住身体,绕过周赐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长腿交叠,神情懒散的开始表演。

“我是挺喜欢你的,你要是能老实到床上,把我伺候舒服了,要什么资源我都可以给你。”

夏肆没什么情绪的说着话,脑海里想着以前自己的二世祖好友们见到涉世未深的女孩儿说的话。

语气顿了顿,又添了一句,“我希望你能不知好歹。”

周赐的脸也不知道是被气红的还是药效的作用,整个人都处于凌乱的状态。

看夏肆的眼神凶狠至极,周赐咬牙切齿道,“我就算是不要资源也不可能伺候你!

“这样啊。”夏肆站起来,十分遗憾的说道,“可惜了这么好的脸蛋儿,以后恐怕不能在镜头面前出现了。”

周赐握紧拳头,被羞辱的感觉让他怒火中烧,“别以为你能在娱乐圈只手遮天!”

“你说错了,我并不能在娱乐圈作威作福,可在我的娱乐公司里只手遮天,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夏肆抬了眼帘,似笑非笑,“别忘了,你在我这可是签了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