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赐满腔怒火发泄不出来,越看夏肆这张漂亮的脸蛋越觉得她蛇蝎心肠,恶毒至极。

“你这个女人!”他抬起手就向她甩巴掌。

可惜他被药效控制,哪怕孔武有力,此刻也软弱无力的厉害,夏肆轻而易举的躲过去,看着对方用力过猛而导致身体倾斜倒在沙发上。

“既然你冥顽不灵……”夏肆嗤笑了一声,转身走向衣帽间,随意的声音将周赐的前程直接盖棺定论,“等着被雪藏吧。”

周赐:……

他眼中带着怒火,在沙发上胸口喘息的厉害。

系统看着男主对夏肆蹭蹭直长的仇恨值,由衷的说道:【我看了都想把你打死。】

夏肆听到这话,脚步一停,转身对屋内之人又添了一句,“对了,这是我的房子,你赶紧滚。”

周赐:……

“夏肆!”他怒不可遏。

夏肆倚着门框,戏谑的看着周赐,“还是你改变主意想留下来伺候我了?”

周赐狠狠的瞪着夏肆,倔强的强撑着身体朝外走去。

听着大力的关门声,夏肆神情淡淡,从衣帽间中所有粉红颜色的衣服中找到了一件月白的女式西装,吊牌都没撕,显然是没穿过。

她换好衣服,对系统说道,“剧情就这些?”

【现在你应该给助理打电话,让他停止男主所有商业活动,目前没有你的戏份,你可以自由活动。】

夏肆随意的点头,挑了一辆车的钥匙,从这里离开。

原主有钱,单单是房子就有三四套,这房子进了其他男人,满屋子的香水味儿,夏肆根本不想住。

她去了另外一套房子,解开了手机上的密码,找到助理1的名字,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没有名字的助理1深夜忽然收到老板消息,猛地一抖,点开了信息。

美人蛇:停止周赐所有活动。

想起今天宴会上的事情,助理1忽然明白为什么夏肆会这么说。

恐怕是周赐死活不从惹恼了这位皇帝,现在要把他给压死了。

虽然同情周赐,但助理1还是要生存的,立刻照办,把周赐所有的商务活动停下,停不下来的就换成其他人。

没有任务的夏肆过得相当滋润,娱乐公司全然当做甩手掌柜,每天健身,休息。

躺在白沙滩上晒着太阳,夏肆脸上带着黑色的墨镜,漂亮的丹凤眼被遮住,只能看到她紧致的下颌,线条极美,透着樱色的唇懒散的勾着弧度,不紧不慢的看着书,很是享受悠闲。

她的腿晒在太阳下透着玉色的温白,修长漂亮,这片沙滩属于私人领域,周围没有一个人,碧色的海湾,舒适的微风,都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安逸的时间被一道铃声打破。

夏肆随手拿起旁边的手机,接通了电话。

“夏总……”略带犹豫的声音响起。

“有事说事。”

“是这样的,之前给周赐谈的一个表演综艺,我们换了其他艺人过去,可是咱们公司里的艺人……可能不适合这个节目,导演和制片说我们公司违约,要求把周赐换回去。”

那助理说的战战兢兢,“他们还说要是不让周赐回去,就起诉我们。”

听完助理的话,夏肆从沙滩椅上懒散的动了一下,“知道了。”

【夏肆,你得把盛世公司支撑到周赐火起来之后打脸。】系统提醒她。

轻啧一声,夏肆把书放在桌面上,挂断电话之后便站了起来。

夏肆继承了原身所有的记忆,原身本人没什么能力,一个本就没什么可活的娱乐公司在她手中更是岌岌可危。

她要是不管,恐怕这个公司用不了多久就直接倒闭了。

来到盛世,接到夏肆过来的那群高管们很是谨慎,仿佛夏肆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把经纪人都叫到会议室开会。”夏肆脚步不停的朝前走,对一侧的高管们说道。

“我们这就去通知。”

旁边的助理抱着一堆东西,跟上夏肆的脚步一同来到会议室。

她一落座,助理就将资料放在她的桌面上。

“夏总,这些都是咱们公司所有艺人的资料。”

夏肆掀开,冷淡的看着。

很快,那些经纪人们就来了。

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他们这位老板的性格不好,在公司里面作风和土霸王没什么区别。

这些经纪人都战战兢兢的,很担心触她的霉头。

“夏总好。”

“坐吧。”夏肆道,“我长话短说,这次开会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所有艺人集中到一起,重选有实力的着重给资源,那些鱼目混珠,被公司里其他高管塞进来,只要没有相应实力,全部解约。”

她声线冷清,所吐出的一字一句都如重锤,砸在他们的心中。

夏肆要重新洗牌公司里的人了?

众多经纪人面面相觑。

“第二件事,需要你们这些人出去跑几趟。”夏肆眯着眼,从这些经纪人身上划过,“找一些顶用的新人过来。”

“只要你们能慧眼识珠,资源,资金,你们想要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们。”

偌大的会议室,因为夏肆的这一句话,气息陡然变得炽热起来。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人中有不少人蠢蠢欲动,夏肆就知道自己的话奏效了。

“夏总,既然您要我们重新淘汰艺人,选择德才兼备的人,那为什么还要阻止周赐进行活动商演?”一个年轻的经纪人站起来,看着夏肆,“周赐不管是相貌身材还是演技都是一顶一的好,只要我们能着重培养他,假以时日他一定能成为公司里的顶梁柱。”

在场有赞同他观点的人悄悄的点头。

【夏肆,请你坚持反派观点。】系统担心夏肆动摇,在她脑海中提醒。

“原本他有希望得到资源倾斜。”夏肆语气淡然,“可惜了,他自己没有把握住。”

“行了,这次会议就到这里,具体文件很快就会下达。”夏肆站起来,“散会。”

说罢,夏肆就先行离开了会议厅。

“去把人事经理喊过来。”

“我这就去。”

夏肆在办公室和人事经理聊了许久,公司里因为夏肆的突然来到而闹的人心惶惶,所有人都盯着人事经理去夏肆办公室的动静。

他们想知道夏肆这祖宗到底又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