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破晓之际,主卧之中光线昏暗,萧邺支着脑袋,视线黏在侧卧着的女人身上,她远远缩在床榻的一角。

躺在萧邺身侧的扶玉一夜无眠,她昨夜难得的失眠了,此刻身后那道炙热的视线更是让她如履薄冰,她不知道如何面对。

萧邺向扶玉靠近了些许,垂下眼帘,眼睛的余光捕捉到身侧女人微微颤动的睫毛,他心中顿时明了,扶玉早已醒过来了。

心中一动,萧邺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指尖撩起扶玉散落在耳侧的碎发,勾到手中,像个三四岁小孩儿一样乐此不彼地将发丝儿卷在手指上,然后又松开。

如此循环往复,每每被男人温热的手指碰到,扶玉耳侧的肌肤便会不受控制地颤栗起来。她忍耐许久,男人似乎终于失去了兴致,那只在耳侧梭巡的手指消失了。

扶玉心中的大石头方才放下,温热的唇贴上她的耳根,男人滚烫的气息停留在扶玉身上。

突如其来的碰触之下,扶玉心跳如雷,心脉的律动一次又一次牵引着她的思绪。

男人的下颚挨着扶玉冰肌莹彻的肩头,脸颊贴近扶玉的耳根,萧邺轻声道“醒了吗”

扶玉被萧邺亲密的接触烫到,微阖的眼皮之下,明媚的眸子微动,挣扎一番后,她睁开了眼眸,但依旧背对着萧邺。

萧邺久久凝视着扶玉的后背,见她依旧假寐不理自己,心底甚为窝火,一想到塌上之人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忤逆自己的意思,萧邺的目光冷了下来。

他拍了拍扶玉的脸蛋,沉声道“和我说说话。”

闻言,扶玉终于转过身,她暗暗吸了一口气,对上萧邺的视线。

她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在离开扬州前,要和先前那般好声好气地与萧邺相处,跟萧邺硬犟脾气是没有用的,认不清身份差距只会让自己受苦。

想通之后,扶玉对身侧人嫣然一笑,温声细语道“世子,你醒了。”

醒来之时,萧邺便在脑海里想过无数遍扶玉恼怒的模样,他已经做好接受扶玉冷脸的准备,以及相应的强硬的对策,但扶玉温和地对着他笑,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她笑得很温柔,萧邺那颗冷硬的心猛地揪了起来。

清香的气息萦绕在萧邺鼻尖,扶玉和风细雨的态度取悦了萧邺,他慢慢将冰冷的神情收敛了一些,但想到昨日发生的事,眉心再次拧了起来。

萧邺忍不住道“昨日是我性子急了些,不该听信谬言怀疑你,你别记恨我”

指尖抵在萧邺唇瓣,扶玉打断了萧邺的话语,“世子无需记挂昨日之事,过去的都让它过去吧。”

扶玉那平静无波澜的态度让萧邺心存疑虑,他不认为扶玉真的一点儿都不在意了。

看了一眼扶玉,男人的声音沉静如水,“我错怪了你,还伤害了你,你都不生气吗”

扶玉摇了摇头,淡淡一笑,说“奴身份低微,怎么敢对世子生出恼意,世子多虑了。”

此言一出,萧邺愣了片刻,他呆呆望着扶玉,试图从女人微小的面部表情中看出些什么,但扶玉始终眉眼弯弯,温淡静雅。

他心知扶玉所说的话语是天经地义的本源道理。

扶玉确实不应该埋怨他,他是主,扶玉是奴,主人怎么对待奴,奴都应该满心欢喜地承受下来,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怨怼。

但此刻,萧邺的心头隐隐存着一股无法言说的怪异感。

见萧邺出神,扶玉顿了顿,问他“世子,你什么时候回京城”

这男人说好了,他一离开扬州回京,自己就能拿到卖身契,当作是为了那道契子,扶玉现在并不想与萧邺翻脸。

听到此话,萧邺嘴角终于带起了笑意,他道“怎么,想跟我一同去京城”

扶玉眉眼闪动一下,面对萧邺的询问,她弱弱地说“奴身份卑贱,怎么敢向世子提出如此胆大的要求。”

“哦,那你问我作甚”

言罢,萧邺翻身压上扶玉,他抓着扶玉的手腕,吻了吻馨香的唇瓣,不问反答。

“你是想要卖身契,然后离开扬州城,我说的对吧。”

扶玉依偎在萧邺身下,被男人猜中心思后,她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小心翼翼,她尽量平稳声音,镇定自若道“世子一开始便答应了奴,您离开扬州城之时,便是归还奴的卖身契和自由之时。”

虽然是小半月前说的话,但萧邺早已将这话抛在脑后,看着含情凝睇的眉眼,他打算不守信一回。

扶玉只见男人眉毛一挑,对着她道“我现在改了心意,我要带你回京。”

萧邺不认账的态度使得扶玉气极反笑,她的眼底带着一缕诧异,温声温气道“世子,这同我们之前说好的不一样,你忘了吗你答应过奴的,就在我求你的那夜,你亲口说的。”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这回事了。”

见萧邺现在完全是一番耍赖皮的姿态,扶玉只好认真和他讲道理,“就算世子日理万机忘了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但现在奴提醒了世子,世子知晓了此事,便应当信守诺言。”

扶玉看了眼俯身而来的男子,美眸轻扬,齿如瓠犀,又补充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是吗”

萧邺居高临下看着扶玉,对上了烟水秋瞳的眼眸,眼前的女子娇姿艳质,带着一股可爱的倔强,萧邺越看越喜欢。

在扶玉唇上啄了一口,萧邺振振有词道“本世子无所谓什么君子之称,便是被唤为小人又如何不管我先前说了什么,我现在就是要把你留在身边。”

他笑着对扶玉道“半月后,扬州城河水结的冰就化了,到时你便随我回京。”

萧邺只是将决定告诉扶玉,容不得扶玉开口说“不”,他再次贴上扶玉的唇瓣。

浅尝即止后,萧邺拥着扶玉纤薄绵软的身子,他朝外看了一眼天色,日出东山,一片明亮。

想起今日仍旧有些未解决之事需要出门,萧邺在扶玉耳畔温柔嘱咐,“你再睡会,我先起了。”

见萧邺掀起锦被便要下床,扶玉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急得抓住男人的手臂,萧邺被扶玉莫名的举动疑惑到,问道“怎么了”

“世子可否允许奴今日出去一趟”

“莫不是不愿和我一同回京,想此刻便偷偷离开扬州城”

萧邺表面上若无其事,实际上心中已经警铃大作了。

若是萧邺不愿放她,扶玉确实打算偷溜走,但她现在还未做好出逃路线,若是轻举妄动只会打草惊蛇,她没有那么愚蠢。

她此番不过是想取回在弄月手上的玉佩。

“世子怎么会那么想,奴从来没有那个念头,能留在世子身边,是奴的福气。”

扶玉继而补充要出府的缘由,“奴昨日应故人之邀一聚,但事出意外,所以只好今日出府。”

“什么故人非见不得是男是女”

“是奴在怡红楼的故交,奴有一件很重要旧物落在她身上,现在她想交还给奴,望世子同意。”

扶玉特地强调了重要二字。

听到此,萧邺也不好再多言,沉吟道“早点回来,不要像上次那样深夜晚归。”

见萧邺同意了自己的请求,扶玉高兴地摇了摇男人的手臂,一股暧昧的气息在二人间流淌而出,扶玉不知不觉,但萧邺的脸上却露出了马脚。

扶玉言笑晏晏道“多谢世子。”

因昨日一夜无眠,看着萧邺走出帷帐后,扶玉正要躺下再歇息一会,便听得已经走到门口的萧邺道“我会吩咐琴刀同你一起去,记得早回。”

白日的怡红楼是寂静寥落的,紧闭门扇,门可罗雀。

到了怡红楼大门,扶玉回望身背长剑的琴刀,客客气气道“琴刀公子,你在隔壁的茶楼等我便好,我一两个时辰后便出来,不会让你久等。”

琴刀面无表情,应声回答“明白了。”

扶玉点点头,撩起裙角,走上了台阶。

在琴刀的注视下,扶玉推开了紧闭的朱鹤色隔扇门,一阵“吱吱吱”声过后,扶玉双手放在门扇的两侧,她朝站立在门外的琴刀温柔一笑,随即关上了门。

巳时时刻,对于怡红楼的姑娘们来说,尚是酣沉梦乡之时。

睡梦中的弄月是被敲门声吵醒的,她揉了揉眼睛,向外道“谁啊。”

“我是扶玉。”

落入弄月耳中的是她一直厌恶的嗓音,弄月嘴角勾起一丝坏笑,心道 ,只要我手中拿着你的玉佩,还怕你不来。

“扶玉,你稍等我片刻,我很快洗漱好便出来见你。”

扶玉依言回答,“好。”

说完,扶玉在露天的亭子中坐下。

不一会,扶玉看见弄月急匆匆地走了出来,以为弄月是在寻自己,她连忙走过去。

弄月这才看见扶玉,她对扶玉道“你且在我的屋子等一等,我有急事出去一下。”

虽然对弄月的举动感到奇怪,但扶玉毕竟有求于人,她只好应下,小步跨入门槛,进入了弄月的闺阁。

这时,扶玉回头望了一眼站在廊下的弄月,弄月正对着一个小厮说些什么,小厮接过碎银和一张信封后,小跑着离开了扶玉的视线。

怡红楼外,琴刀一早在茶楼听曲喝茶。

到了未时,琴刀心中盘算,扶玉已经在怡红楼呆了三四个时辰,但仍旧不见人出来。

一股不好的念头涌上琴刀心头,他暗叫一声,“糟糕。”

琴刀闯入怡红楼,扶玉已经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