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剑行是一个记者,还是一个战地记者,他刚从前线回来,有三个月假期,听说深蓝星系不仅商业发达,旅游业同样冠名全联盟,就报了旅游团。

苏剑行到深蓝星系的主星海蓝星玩了不到一天,海蓝星就爆发未知物种入侵。他凭借自己长期在战场生存的观察力和应变力逃过一劫,来到避难所。

苏剑行是志愿者,昨天未知物种突然袭击避难所,他正巧在救援区帮忙却被瓦砾砸中,疼得没办法集中精神力取出机甲,还以为这次真要去见死神了,可一架银蓝色的机甲出现,短短几秒钟就把在救援区肆虐的怪物干掉。

苏剑行摸摸装了固定器的手,拿了一支营养液,打开智脑。智脑开启了私密模式,除了他,没有人能看见他用智脑做什么。

苏剑行笨拙的用左手操控智脑打开一个视频,璀璨如初阳散落大地的银色光华不管他看多少次都无法遏制心底的震惊与激动。

是的,出于常年在战场活动的本能,苏剑行受伤后不是想着怎么保命,而是立刻录下他认为有价值的东西。

视频中银蓝色机甲如刀切白菜般轻而易举解决一只又一只怪物,从当时的角度,苏剑行只能拍摄到部分战斗情境。

几分钟的视频很快播放完毕,苏剑行有些遗憾没能在最好的角度见证这一场战斗。

苏剑行认真又看了一遍。

要在战场上获取有价值的新闻,光会录视频没有用,还要会保命有眼力。

苏剑行是s级机甲的驾驶者,对各个国家发布的机甲型号也有研究,却看不出来银蓝色的机甲究竟属于哪个等级,甚至没办法将它和已知的机甲类型画上等号。

苏剑行咬着营养液,想着会不会是联邦开发的新型机甲,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道女声。

“别跟着我了行不行大学霸说了不去就是不去。”听音色,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

苏剑行转头就看到扎着高马尾的女孩双手交叉放在身前,摆出拒绝的神情。

“避难所在招募人手,我们可以”

“不是我们,是你。我只是一条咸鱼。”

“咸鱼”少年露出疑惑的眼神

女孩夸张的声音响起“不会吧不会吧你竟然不知道咸鱼是什么你是村网通吗2g网”

少年再次露出疑惑的眼神。

女孩似乎有点受不了,屈起食指在额边点了点,然后摊手“就是我很忙恕不奉陪的意思。”

女孩在苏剑行旁边的桌子上坐下,掏出一个小布丁有滋有味吃起来。

少年似乎还不死心,坐在女孩身边“真的不去有功勋还有补贴”

“命只有一条。”时予飞快打断陆东言的话。

她太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了,虽然驾驶着战神干掉了几只怪物,可那全是依赖于战神牛逼轰轰的性能,而现在战神的能量只剩下百分之二十,去外面相当于送菜。

时予是末世里走出来的人,见过无数生死,见过人性之恶,要她牺牲自己成全别人还真有点难度,若说她一句冷心冷肺她绝对敢挺着胸脯答应得响亮。

“还有第一批离开海蓝星的名额”陆东言把未说完的话补充完。

时予脑门上瞬间冒出一个感叹号“真的”

“你不知道上午发的通知里都写了。”

时予没得吃布丁的心思,把她囫囵吞枣过了一遍的通知翻出来看,还真看到离开海蓝星的名额这一回事。

通知里写得很清楚,一旦避难所和空间站建立救援通道就会将避难者陆续送出海蓝星。而每次输送的人有限,获得名额的办法则是获取功勋,届时依照功勋高低来安排避难者离开海蓝星的顺序。

时予不得不说一句避难所现在的领导人有点牛逼。

大家都不想出去送死,可谁都想第一个离开海蓝星。

这个条件摆好,不用逼迫,有能力的人绝对自己积极主动跳出来。

陆东言扭了扭已经拆了固定器的右手,说道“既然你没有兴趣,那我只好一个人去了,希望能在海蓝星之外的地方见到你。”

时予“”

这是报复,裸的报复。

报复她刚才对他爱搭不理冷言冷语。

时咸鱼予一直能屈能伸,马上一口吞掉小布丁站起来说道“也不用等那么久,我们可以一起离开海蓝星。”

这么多天陆东言第一次扳回一局,他的嘴角不受控制的

上翘,又很快掩饰住,清了清嗓子道“在这之前,可以再卖我一支营养液吗”

时予“”

她就不懂了,明明避难所也有卖营养液,还是正常物价,怎么这小子就净盯着她的空间包再这么给他吃下去,金山银山都要被他吃光。

时予张嘴就道“涨价了,二十联邦币一支。”

陆东言被她的厚脸皮震惊到,果断去买避难所自动贩卖机里的营养液。

苏剑行看着两人远去笑着摇了摇头,小声叹道“年轻真好。”

他收了智脑,也打算去报名。

银红色的光芒一掠而过,锐利的刀锋眨眼间切开绿色螳螂的双刀,螳螂巨大的蝎尾甩起,却被回旋的弯刀斩断,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地上就倒了一堆绿色螳螂。

追风收回银红色的双刃,徐徐降落在不远处的建筑前。

谢江飒穿着拟态外骨骼从驾驶舱下来,看见站在小屋外的银发少年时,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解除拟态外骨骼。

“没事吧”谢江飒上去就撸了一把少年的银发,又在对方冰冰凉凉的眼神中讪讪收回手。

谢与砚并未回话,而是转身看向身后在星际时代可以算是破落的小屋。

如果时予在这儿一定认得出来这是她住了十年的小破屋。

“走吧。”

谢与砚清冷的音调被微风吹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