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得海荆棘能相信你的鬼话。”谢江飒咬着一颗糖笑起来,“不过话说回来,你的裁决不愧是仿着兰斯泽尔造的,要不是我和你的裁决练过手,一时半会还真分不出来两架机甲有什么区别。”

谢与砚淡淡瞥他一眼。

谢江飒看他又是这副不苟言笑的模样,无聊的撇了撇嘴“你真要蹚这滩浑水啊”

海蓝星是第六元帅封岑的管辖范围,谢与砚作为第一元帅谢立钦的心腹兼亲儿子在这时候插手海蓝星的事,很难不让人猜测他身后有第一元帅的手笔。

“父亲本就不是让我到这儿来玩的。”谢与砚目光放在虚拟屏幕上,很快利用自己的权限进入海蓝星空间站中枢系统,看到那个几秒钟的视频。

他白皙修长的五指在虚拟键盘上轻轻跳跃着,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受海蓝星空间站中枢系统管制的智脑全部自动将这个视频删除。

谢江飒虽然看不到他在做什么,但多半猜得到,他看着谢与砚沉静的侧脸,将目光放在远处,问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的声音很轻,轻得几乎让人听不见。

谢与砚放在虚拟键盘上的手顿了一下,声音一如往常“我从来没有勉强你。”

谢江飒垂下眼眸,脸上又挂起笑意,也不管谢与砚什么反应,撸一把他银色的发丝,在他警告的眼神中把手搭在他肩上“行叭,行叭,谁让我是你哥,弄好了没,弄好了就去海蓝星总指挥那把这麻烦担子挑过来。”

“不是麻烦担子。”谢与砚陈述道。

谢江飒见他还是盐油不进的菩萨模样,只好认命道“行了行了,知道你谢指挥官心系黎明百姓,这里不能久留,快点弄好。”

与此同时,海荆棘看着智脑里冒出来的消息,气得把一杯水拍在桌上。

裁决军团谢与砚空间站里的视频我已经删了,希望海军团长也能把自己智脑里的视频删掉,谢谢配合

时予坐在自己的帐篷里,手中拿着一块晶莹剔透的菱形晶体,正是那天她从未知物种身上取出来的能源动力晶体。

之前她把能源动力晶

体全部留在战神的机甲指环里,就在刚刚战神提示她能源充足,然后吐出几块能源动力晶体。

没错,吐出来。

时予还是第一次见到没有主人的精神力连接,能自动开启的机甲指环。

时予摸着下巴,打量着能源动力晶,觉得这种晶体和她在末世时从丧尸脑袋里取出来的晶石有点相像,不过里面的能量波动不一样。

再听名字,就知道多半是一种能源结晶。

既然这东西可以给战神充能,那以后她可要多收集一点,战神可是她现在的保命利器。

可惜她昨天打上头了,完全把收集能源动力晶的事情忘到了脑后,也不知道林榭有没有让人收集这些晶石。

不过就算有,她也不能去要,不然她是战神的驾驶者的事情就捂不住了。

时予叹一口气,到最后还是要自给自足。

她把能源动力晶体收进空间包,刚打算拉起被子咸鱼躺,帐篷就被人拍了几下。

时予拉开拉链露出一个脑袋,看到站在外面的陆东言和封晓,毫不犹豫把脑袋缩了回去,刚打算把拉链拉起来,一只手就卡了进来。

时予无语的撇撇嘴只好把拉链拉下来,再次把脑袋露出来“你们两个想干嘛”

“上尉说我们的机甲修好了,让我们尽快去领了,然后出任务。”陆东言道。

时予抖了抖额前掉下的两根呆毛“他没跟我说。”

试图假装不知道。

可她话音刚落,封晓就把林榭上尉在智脑上发给他的任务怼到时予面前。

时予立刻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从帐篷里爬出来。

“为什么我们队有四个毛没长齐的小兔崽子”大汉嚷嚷着,对分组十分不满。

四个小兔崽子之一的陌生冷酷小哥瞥了一眼大汉,神情很是冷漠。

时予打了个哈欠,直接开怼“这位大哥,不然你去跟上尉说说别让我们几个来凑热闹,免得耽误你干正事。”

外出收集物资算是比较安全的任务,因为遇到怪物取出机甲直接跑就是了,是以有很多人争着想要领取收集物资的任务。

不过再怎么安全,也还是有不低的危险性,想完成任务获取功勋的人都想分配到厉害的队友,混

分是一回事,主要还是小命有保险。

壮汉看着四张过分年轻的脸,心头本就有不满,再听时予这么说,顿时怒上心头“你什么意思”

“哎呀,大家少说两句,分组本来就是随机的,既然安排到了,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我们还是赶紧出发吧,早去早回。”

苏剑行立刻站出来当和事佬,他是s级机甲的驾驶者,算是不小的一股力量,自然也被分配到了任务。

分组虽然是随机的,但是每个人可以和自己想要同队的人绑定,是以时予三人才能分到一块。

陆东言也不想在这时候和人吵起来,悄悄拉了一下时予。

有人出来当和事佬,事情当然没闹起来,但十人组合中剩下的四个人无疑和壮汉一个想法,并不想和几人同队,也都自发的远离几人。

自以为是的人时予见多了,她取出机甲,准备前往任务地图上标注的地点。

海蓝星恢复通讯后,环道卫星就能够监测地表的情况,几人前往的任务地点由空间站确认过暂时没有未知物种活动的痕迹。

“上尉这是在压榨未成年。”时予把从商场里找到的营养液一箱又一箱全部塞进空间包,她一边塞一边碎碎念道。

封晓无语的瞥她一眼“这是你今天第几次念叨这句话了”他听得耳朵都快长茧了。

“有这时间碎碎念,你不如加快动作,好早点回去躺尸。”

和时予相处这么多天,陆东言和封晓已经完全见识了她的咸鱼属性,能躺在帐篷里绝对不爬出来,能摸鱼一分钟就绝对不会逼迫自己多训练一分钟。

“什么叫躺尸咸鱼只躺平”时予手里的空间包塞得差不多了,她一边念着一边四处看,忽然眼睛一亮。

呜呜呜小布丁她的最爱

她马上打开自己的空间包,抓着小布丁就往包里塞,才塞了没几个,一只肥厚的大手就从旁边伸了过来,把她面前的小布丁全部扫进自己的空间包。

时予瞪圆了眼睛,转头就看到把她的小布丁全部扫走的是刚刚那个壮汉。

见时予看过去,壮汉从鼻孔里哼出一声,继续取走柜台上的小零食。

恰在这时,小小的咔嚓声响起。

时予对这声音实在太过熟悉,她立刻警惕起来想说话,一只黑色蜘蛛就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