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婉刚要起身,胤褆就示意她别动,“福晋身体不适,就别多礼了!”

“谢爷体恤!”看来是打准主意晚上不让她休息!

柳依行云流水的添上碗筷,清婉要是再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白活这么多年了,两人用了些点心,胤褆让小德子把一个箱子交给她,“爷这是?”

“福晋本该操持一切,这是爷进入阿哥所以后所有的账目以及银票。”胤褆在大婚之前就准备好了,管家的权利本该是福晋的。

胤褆如此大方坦率的上缴财政大权,让清婉倒是有刮目相看,电视剧里的大阿哥是一个坦率有雄心却手段不够的人,目前来看坦率是真的,如果他真是一个值得相处的人,那么今生她必定不会让他活得那么悲哀,世界之大并不是只有在大清才叫活得好!

“爷放心,妾身会妥善打理。”清婉打开看了看,银票的数目不算少,他才入朝没多久,不会有这么多的俸禄吧?

清婉毫不避讳的看着胤褆,胤褆被媳妇看的有些莫名其妙,“这么看着爷做什么?福晋这可不算少了,额娘跟明珠平儿给的,爷都交给你了!”大大咧咧的胤褆以为媳妇是嫌弃银子少!

难怪了,原来私房钱也上缴了,如此坦荡的胤褆让清婉心情倍好,觉得眼前的少年当真是可爱,吧唧一下突然亲上胤褆俊美的脸庞,胤褆身子僵了僵,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的女人。

清婉爽朗的笑了,“难怪有这么多,爷这是连私房钱都交给妾身了,爷就不怕妾身败家么?”

胤褆没想到是这个原因,“为何要怕?你放心,爷绝对养的起你!”他媳妇这么漂亮可爱怎么能受委屈呢?

“爷真好!”清婉撒娇的挽住胤褆的胳膊。

胤褆撇开脸,故意沉了沉脸,目光却始终未离开清婉,“福晋还是要注意端庄!”

清婉丝毫不在意,调皮的一笑,“爷是妾身的丈夫,是妾身最亲近的人,还要什么端庄?端庄是留给外人的!”

亲人外人极大的取悦了胤褆的心,媳妇果然不是其他女人能比的!

“你呀,歪理挺多!”胤褆很享受媳妇的撒娇依赖。

小德子第一次见大阿哥对谁这么上心,真是由衷的佩服福晋,福晋可不能得罪!

没一会妾室范氏刘氏前来请安,“让她们进来吧!”早晚是要见的。

“奴婢给爷给福晋请安!”两人规矩的跪下。

清婉在第二世过了五百多年随心所欲的日子,随心所欲已经刻在她的骨子里,也已然是习惯,在出嫁之前阿玛也极为疼爱自己,并未受什么多的约束,“以后尽心伺候好爷就好,平日里大家能和和美美相处自是极好,如若不能,相敬如宾不失为一个好选择,要是不安分的话,我这人讨厌麻烦,所以到时候也别怪我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