仆人们发现少爷现在特别容易嗜睡,吃饭的时候竟然拿着叉子就睡着了,幸好还知道仰着头睡,而不是脸埋到盘子里。

贾斗小心上前叫醒,就看少爷啪地睁开眼睛,握着叉子,一副要把叉子捅进他喉咙里的阴毒模样。

贾斗颤了颤,少爷自从中毒醒来后就越来越古怪,虽然不再动不动就惩罚人,但看着更瘆人。

之后少爷就把自己关在小厅堂,不准任何人进去。

贾斗趴在门上偷听,偶尔会听到室内传来低沉的像是念咒语的声音,还有打响指的脆响。

到了傍晚,贾斗不得不再次敲门,询问少爷要不要吃晚饭。

少爷却没了声息,贾斗推门,发现门被从里面闩上,只好去找管家说明情况。

管家刚刚从后屋出来,那一壶水的药效有限,只能让老爷瘫痪一天左右,刚刚看守老爷的奴隶来报,说老爷闹着要见少爷,还要见他的侍卫和男仆。

管家把贾信等人都关押了起来。但因为这些侍卫和男仆好几个都有儿女或老婆在府中干活,他并没有把这些人都处死或弄残,他也没有这个权力。

管家就让这些人的儿女和老婆去劝诱他们。

其实贾信等人也不是真的那么忠诚唐泽,只是唐泽目前还是领主,是手握他们生杀大权的人,他们不能不效忠对方。

但眼看少爷已经掌握了领地部分权力,还得到了管家的全力支持,领主本人更是被软禁起来,贾信等人的态度也就不那么顽固了,但他们也没有立刻投靠少爷,而是打算看领主之位最后会落在谁手里。

管家让他们把手中权力交给他们的儿女,这几个人没有半点阻碍全交了。就算有那看不起自己儿女的,为着自己的小命着想,他们也不敢手握权力不放。

管家上午去小河村安排挖井的劳力,下午就让府里的新老权力顺利交接,傍晚又去了后屋,再次给领主唐泽灌了一壶水,效率可谓一流。

“确定少爷还在小厅堂”管家用布巾擦拭着额头,天太热。

“应该在,我一直在门口守着。”贾斗回答。

“从外面的阳台看看,看少爷是不是睡着了。”管家有些担心,少爷刚刚解毒就起来忙这忙那,看他精神不济的样子,就知道他还没有完全恢复。

贾斗就绕到屋外,爬上地基,翻进小阳台。

阳台门没关,贾斗探头一看坏了,少爷不在屋里

唐博正站在小河边,抬头看着一棵干瘪的柳树。

不算凉爽的风吹到身上,还带来了一层尘土。

他此时是清醒的,没有进入梦游状态。

“呵”唐博打了个哈欠,感觉酝酿得差不多,抬起右手,从脸上虚虚划过。

随着手掌下移,他的眼睛也跟着闭上,当手掌完全落下,他已经进入假寐状态。

随后,“啪”,一个清脆的响指,唐博再次睁开了眼睛。

这次总算顺利进入梦游状态。

“河蟹啊,赐我力量吧。”

四周看不见的能量涌动,涌向唐博身体。

唐博手指微微划动,眼睛微闭,感受能量涌入体内的特殊感觉。

在水边施展河蟹之力,不管是能量吸收还是发挥能量,都可加成百分之二十。

能量涌入体内的感觉让人迷醉,唐博身后出现了一只张牙舞爪的河蟹虚影,虚影和唐博身体重合。

这河蟹虚影就是能量路径,每当能量流入体内,唐博就能感觉到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被加强。

河蟹之力不修炼丹田,也不会把能量凝聚在上中下三个丹田中,它修炼的是细胞,把能量储存到身体任一细胞中,同时强化。

天地元气修炼肉体,来自活物的信仰修炼精神力。

唐博现在感觉不到半点信仰,精神力暂时无法修炼,但他原本的精神力已经足够庞大。

他死时上亿人为他祈愿,这些愿力强大了他的精神力,让他的灵魂变得极为强大。

但他现在没办法完全使用他的精神力。

一个是他的肉身无法承受如此庞大的精神力,一旦释放,精神会冲破肉体,幸运的话会变成强大的游魂,不幸的话就是肉体死亡、魂飞魄散。

另一个就是有谁在窥伺着他蕴含了强大精神力的灵魂。在他的肉身还没有修炼到能够容纳这么强大的精神力之前,他只能把自己的精神源固化,牢牢锁在自己的灵魂中。这样做也能保证那个觊觎他灵魂的存在无法直接吞噬他的灵魂。

打个比方,你看到一块鲜嫩的肉很想吃它,但肉把自己冻成了石头,你要想吃它,就得先解冻,把它软化,否则不但啃不动,还容易引起肠胃不适。

唐博已经猜到窥伺他灵魂的存在极有可能就是狗蛋。

而狗蛋目前对他所在的一切应该都是为了得到他的灵魂。

唐博试着在自己的精神源和灵魂中寻找狗蛋的痕迹,但狗蛋藏得很好,他寻觅了一遍又一遍,也没找到。

没事,他现在对精神力的运用还很浅薄,等他彻底掌握了自己的能力,他一定能把狗蛋找出来,至少能切断和狗蛋之间的灵魂联系。

唐博非常乐观,他从来都是实用主义者,需要的时候敌人也可以当朋友,狗蛋想要利用他,他也完全可以利用狗蛋。

最后谁输谁赢,谁知道呢

唐博后退两步,冲刺,一跃而起。

啪嗒柳树枝被踩断,唐博从树上啪叽落到地上。

唐博不在意地爬起,拍拍身上的灰。

落脚的力道稍微大了些,这次他可以更轻盈一些。

冲刺、跳跃、跳到柳树上、站稳,唐博像个傻瓜一样不断在河边重复这些动作。

不过这片河道比较僻静,除了一个暗中跟踪唐博的小毛头,就再没有其他人看到唐博的自我训练。

古鼎看着唐博一遍遍从树上摔下来,有时是把柳树枝踩断,大多数时候是没站稳,恨不得他就这么摔死才好。

唐博训练了一个小时,再次打了个响指,让自己脱离梦游状态。

打响指只是暗示,方便他快速进出梦游状态。

梦游状态十分消耗精神力,他必须注意时间,如果梦游状态时间太长,当他精神力消耗到一定程度,他会自动脱离梦游状态进入深眠。

倒地就睡的那种。

唐博怀疑自己前面两次就是因为没有控制好梦游状态的时间,导致身体和精神力都进入深眠,但因为对水源的渴求,又自动进入更深层次的梦游状态,跑去挖掘水源去了。

至于为什么没去河边找水,大概跟他去看过村民的生活有关,心里想着要为村民解决缺水状况,潜意识里选择了掘井找水。

唐博一脱离梦游状态,就感到了疲累,不是那种身体沉重的疲累,是那种好好锻炼过后的舒爽与疲累。

如他所想,他在梦游状态修炼河蟹之力,吸收后的能量都留在了身体里,被加强的体质也没有消失。

很好这就说明河蟹之力并不是游戏技能,它能实实在在让他变强,也为他所有。

身上的衣服都黏在了身上,唐博脱下汗湿的衣服,走进河里洗澡,顺便把衣服也洗了。

古鼎握着一柄匕首,小眉头皱得死紧。

这个唐博似乎变厉害了。

他在以前可不会这么训练自己,也没有这么好的体力和体质。

他还能再杀死这个混蛋吗

硬来肯定是不行,那么只有混到他身边寻找机会了。

“救命啊救命噗噗”

距离唐博不远的河道里泛起水花,一只小脑袋在水面挣扎,大声求救。

正在搓洗衣服的唐博抬头,看到大约二十米处不断拍打形成的浪花,再看到那眼熟的小脸蛋,嘴角勾了勾,把衣服丢到岸边石头上,一个猛子扎入河中心。

古鼎被一双手从河水里捞出来,脑袋被托在水面上。

“咳咳咳,噗噗”小孩紧紧搂住少年的脖颈,像是要把他勒死一样,还想把他往河里拽。

唐博在感到小孩缠上来时,就感觉到对方不怀好意。在河水里救人,最怕就是落水者一个劲缠住施救者,很多施救者就是因为不知道正确的救人方法,被落水者缠得无法游动,最后被拖累到淹死。

唐博毫不客气地一个手刀砍在小孩脖子上。

古鼎老实了,闭着眼睛被唐博托着头部,带上了岸。

唐博把小孩从河水里抱出来,放到河边鹅卵石滩上。

小孩眼睛紧闭,柔软的头发黏在脸上,小身体乖乖巧巧地瘫软着,看起来可爱许多。

唐博拨开小孩的头发,捏捏他的小脸蛋“小坏蛋,看在你还小的份上,饶过你。”

这孩子很瘦,肋骨清晰可见,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但也不能说过得很好。

证据就是才四五岁的小孩,他的手脚都有硬茧。

手上有茧子,表示这孩子肯定经常做粗活。

脚上有厚茧,表示他必定经常光着脚在野地里跑来跑去。

唐博看看自己的手脚,他的手脚都很嫩,非常符合他的贵族身份。

“你父母不关心你吗”唐博摸摸小孩额头的疤痕,对小孩生出了一丝丝怜悯。

他打算等这孩子醒来跟他好好谈谈。

古鼎嗅到了烤鱼的香味。

河边蚊虫很多,但那些蚊虫从来都不会围着他转。

倒是唐博一边烤鱼一边驱赶蚊虫,忙个不停。

“醒了你衣服已经差不多干了,穿上起来吃晚饭。”唐博把晾在柳树上的衣服扔给小孩。

古鼎坐起身,抓住衣服套到身上,低着头小声道“大哥哥,谢谢你救了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我就留在你身边侍候你。”

“噗”唐博喷笑,忍不住揉了揉小孩的脑袋瓜儿,“小小年纪就这么贼,长大了还得了。”

作者有话要说定时更新每次都不能按时跳出来,昨天中午10:15分更新的,竟然到下午1515分仍旧没有显示,找了客服才解决

为此,以后我写完就发,日更,大家中午11点以后来看肯定有的,如果有事会提前或在当天11点之前请假。

这章和下章也依然会随机掉落100个小红包哟

昨天因为特殊情况,第10章的红包就到明天更新时和这章一起发。

感谢在20210716 06:37:3320210717 07:55: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识缘无情、沿河行舟、像上瘾的毒药、宇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4704346 50瓶;原战、哈哈哈哈哈、为看书来打游戏、沈莫春 10瓶;潺潺馋 9瓶;小小子曰 2瓶;诸相非相、君月、怎么会这么好笑啊、黛月儿 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