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幕区里说了什么,林沫沫看不到。

此时的林沫沫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一心想着完成任务。

梦里,说不定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完成任务,表现得不好才被观众不喜欢的。

“我可以做什么”林沫沫问林程。

“什么都不用做。”安静待着,别捣乱就行。

后面这句是林程的心里话。

林沫沫“”感觉遭到了质疑。

“我可以帮你的。”林沫沫一副要为自己争取工作的模样,说道。

“帮我搬液化气罐”

“好。”

看着林沫沫一副马上要撸起袖子开始干的架势,林程嘴角微抽。

为了让女孩安分下来,林程将工作的手机扔给了林沫沫“你负责接单。”

“这里是及时订单通道,如果有新的及时订单消息会跳出来,蓝色的点代表我要去送的预约订单,我们路上会经过的地方或者是在蓝点附近的地如果有的及时订单你可以接下来。”林程对林沫沫简单解释了一遍。

“听懂了”林程又问。

林沫沫点点头,看向林程“如果有及时订单我都可以接下来吗”

林程看了林沫沫两秒,才应声道“可以。”

此时,直播间里,涌出了一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我刚刚好像看到爸爸额头上的青筋爆了一下。

是怕沫沫抱着手机乱点一通吧,哈哈。

林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猜林沫沫会不会为了完成任务,直接接200单

有可能。

爸爸太难了,哈哈。

林程在前面骑车,察觉到身后安静得过分,林程回过头看了一眼,就见林沫沫正抱着手机专心致志地点着。

“在这儿待着,我上去送气。”

“哦。”林沫沫忙着接单,没空回答林程的话。

林程嘴角微抽确实有种不好的预感。

林程又送完了几罐液化气,此时林沫沫已经没有再抱着手机点点点了,而是拿了一个本子写写画画,不知道在弄着什么。

“已经接好单了”林程问道。

“嗯嗯。”林沫沫点头,将手机递还给了林程,还道“我一共抢到了89单、169罐气”

此时,林沫沫完全是一副求表扬的模样。

林程面色略僵。

而此时,直播间里的观众讨论得更是热闹。

哈哈哈,猜对了,林沫沫居然真的接了近200罐

这么多,送到晚上也送不完吧。

我觉得送到明天也不一定送得完。

哦豁。

爸爸要被累死了。

这头,林沫沫仿佛没注意到林程脸上的黑线一般,一边说着,一边又将手里写得密密麻麻的本子递给了林程。

“爸爸,你看,我全部都已经规划好了。”

“有四个预约单在这个区域,然后我又抢到了2单也在这个地方,我们可以先去送这里。”

“第二个区域就去这边,这边有3个预约订单和1个及时订单。”

“再然后是这里”

“最后这个地方下午5点到7点特别特别堵,我们可以等到最后再去。”

林沫沫指着本子上的计划,对林程依次解释道。

听到林沫沫的解释,林程眼里闪过惊讶。

虽然之前林程也是按照顺路的原则在接单,但却没有像林沫沫划分得这么细致。

本子上,林沫沫将临近的订单全都划在了一个区域里,照着手机地图大致画出了送货路线,并且还按照最短的路程和往返配送站的路线进行了先后排列。

林程将这份计划快速看了一遍,整体来说,很合理。

“怎么想到的”林程看向林沫沫,有些意外地问道。

“这个很简单啊,就跟我、”林沫沫的话说到一半,想到正在录节目,赶紧打住了。

她给林程规划的送气路线就跟她之前捡废品、捡瓶子的路线是差不多的。

一些地方是奶奶带着她去的,一些地方是后来她自己发现的。

一开始,林沫沫也会走弯路,走很多重复的路,后来时间一长,走的次数多了,自然而然就学会了找最近最快的路。

“这几个打星的又是什么”林程指着本子某一页上林沫沫画了几个星的地方,问道。

“这几个地方都是重要订单。”林沫沫一脸严肃地说道。

这些是c市有名的小吃街和步行街,晚上人流量大,消耗的饮料瓶、啤酒罐也会有很多。

之前林沫沫就经常在晚饭、夜宵的时间点到这几个地方去捡瓶子。

街上的馆子、小吃店基本用的都是中小罐的液化气罐,每桌一个,用量很大。

他们晚上到那里去,应该可以一次性完成好多罐订单。

林沫沫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了林程听。

此时,不仅是林程意外,就连屏幕前的观众也是一阵惊讶。

我天太聪明了吧。

确实,这么一片一片送的话,的确可以提高不少效率。

我没记错的话,林沫沫还不满十岁

怎么想到的

观众惊讶之余,这边的林程已经拉上林沫沫开始送下一单液化气了。

出发前,林程低头看了一眼林沫沫本子上的标注。

林沫沫将预约订单和即时订单都记到了本子上,标注并不复杂,只有一个订单编号、简略地址和所需液化气的数量。

简单,但简明扼要,一眼就能从里面看到关键信息。

林程继续送气,林沫沫则安静地坐在三轮车上,不打扰对方,也不给对方找麻烦,只是时不时地抱着手机提醒一下林程路线。

父女二人忙碌了一天。

到了下午临近饭点的时候,林程完成了之前的散户订单,开始给林沫沫特别标注的那几个小吃街的商户送气。

这些商户要的气罐体小,林程的三轮车一次性可以拉二十几罐,而且只需要送一家,就能完成十几罐、二十几罐的任务。

二人的效率一下子提高了许多。

又完成一单16罐气的任务,林程从火锅店里出来。

之前林程送完几家店的液化气时,林沫沫都会从三轮车上下来,对着老板说谢谢。

此时,林沫沫却没有在三轮车旁。

没看到女孩的身影,林程心里下意识的一紧。

林程往周围看了一圈,才发现林沫沫正站在不远处一家炸串店门口、追着人家老板搞推销。

“叔叔,你找我们送气马上就能给你送过来,不用等。”

“而且你在手机小程序上提交订单的话,现在还可以参加满30罐免费赠送一罐的活动。”

被老板赶走,林沫沫又马上又跑到了旁边一家店的老板面前。

“叔叔,你家的气要不要换”

隔着半个马路的距离,看着女孩努力的样子,林程心里像是被什么划过一般,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本来送了几十罐气的疲惫也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林沫沫。”林程叫了林沫沫一声。

“走了。”

“好,马上”

林沫沫小跑过来,一脸兴奋地将手机递给林程。

“爸爸,我又接到了一单,要8罐气,就在那边的锅仔饭店。”林沫沫指着不远处一家小吃店对林程说道,大概是说了太多话,声音已经有点哑了。

“嗯,走吧,去取气。”

“好。”

虽然经过规划后,两人需要跑的路程少了许多,但是一天之内要送一两百罐气依旧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林程将三轮车送回配送站、带着林沫沫回到他们的住处时已经快接近晚上12点。

由于这是这一期最后一天的拍摄,林程和林沫沫回到居民区时,他们这一组的节目组负责人、主导演、还有几位副导演已经等在了住户楼下。

“欢迎回来。”在镜头前,导演对林程两人说出了规定的台词“你们这一期抽到了家庭背景是液化气送货员的家庭,到今天,你们一周的生验就结束了。”

说着,导演有笑了笑,看着两人询问道“怎么样这一周的生活你们感觉如何”

林程看着导演,略带深意地说出了三个字“很精彩。”

精彩两个字,耐人寻味。

听到林程的回答,想到这一周这对父女水深火热的生活状况,导演脸上的笑容顿时也有些尴尬。

这都是节目组的锅,她不背。

节目组为了在宣传的时候增加一些噱头,势必会在一期的五个家庭背景中设定一个最特别的。

其他四组接受不了这样的条件,最后,这个选项自然落到了林程父女俩的头上。

导演又干笑了两声,从台本上挑了下一个问题继续问“如果还有这样的机会,你们还想再体验一周这样的生活吗”

“不想。”林程简单吐出两个字。

如果是在平时,明星这么不给面子的回答,一定会被观众数落情商低、不配合、耍大牌。

然而,真正地追了一周直播、看过了林程和林沫沫生活惨状的众人,此时对于林程这么回答倒挺能理解的。

哈哈,林程太耿直了。

林程真相了。

是我我也不想。

附议。

听到意料之外的回答,导演愣住,不过很快便凭借多年的工作经验岔开了话题。

“我看这一周沫沫一直在帮爸爸工作,累吗”

“有点。”林沫沫如实道。

导演笑笑,又道“那么,我们现在来盘点一下你们这一周的任务完成情况吧。”

“按照你们抽到的家庭背景,你们在这一周需要存下600元钱还清外债”

“嗯。”林沫沫点头,走过去,将手里拽着的一叠钱递到了导演面前。

回到林程身旁时,林沫沫并未注意到导演在接到钱的一瞬间,脸上明显的僵硬与意外。

“这是你们存下的钱”导演问道。

见林沫沫点头,导演又问“有多少”

“一共是612块5毛钱。”林沫沫回答道。

导演不敢相信,拿着手里的钱亲自数了一遍。

的确是612块5无疑。

现场的导演和副导演几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难以置信。

原本,他们并不相信、甚至根本没有想过在最后的一天林程一组能够完成任务,甚至接下来要宣布处罚的台本都准备好了。

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完成了任务。

直播间的弹幕上,此时也十分热闹。

这一组居然真完成任务了

我以为他们完不成的。

虽然其他四组也有任务,却与林程他们这一组不同。

白宇霖的任务仅仅是交付800元的水电燃气上网费,加上作为舞蹈老师的工资并不低,因此很容易就完成了任务。

演员高元恺一家的任务是在本月采购新家的电视机,4000块,折算成一周就是1000,而他抽到的职业月收入是两万,要完成任务也不难。

富豪老爸家虽然加上房贷车贷等等费用一共要完成三千块的任务,但是他的职业工资收入够高,加上还有提成,轻而易举就完成了任务。

带班奶爸段北的任务是支付一周的暂住费300,也不难。

唯独林程这一组,收入和外债算得死死的,稍有不慎,可能就完不成任务了。

会不会是节目组放水有人提出质疑。

很快就遭到了反驳。

还真没可能,你没看导演也挺意外的吗

就是,你没看今天林程父女两多拼。

我估计他们这一天起码送了一百罐气不止。

我承认我无聊,但是我确实挨个数了,191罐,不多不少。

导演组现在估计傻了。

看刚才导演的口型,本来应该是要宣布他们任务失败的。

哈哈,就问导演组脸疼不疼。

导演组的几人此时确实有些脸疼。

导演朝跟拍的摄像师看去,想从对方那儿知道林程他们挣得钱有没有水分。

却见摄像师朝她点了点头林程的钱确实是一罐气一罐气赚到的,要说投机取巧,人家也是靠聪明才智正正规规地投机取巧。

见状,导演一时无言,最后干干地憋出了一句“是吗,那么,恭喜你们完成任务了。”

听到导演的宣布,一直守在电脑前的陈宇和王希、周奇三人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在惊讶于林程竟然真的完成了任务。

“我以为程哥他们这一组肯定完不成了,还好还好。”王希心有余悸地说道。

就在刚刚,陈宇从节目组那里打听到了消息一个家庭,如果连续两次无法完成任务,就有可能会成为待定家庭,被新晋的家庭取代录制节目。

“程哥这次真的太努力了。”王希又道。

看着直播里,林程一罐接一罐地送气,几次都能看到他的手在抖了,却没有停下,王希都跟着感动了起来。

“是啊,我还以为以程哥的性格,根本不会在乎什么任务。”

陈宇点头,心里同样藏着惊讶林程在节目里这么努力,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这人是终于醒悟了破产了还是吃错药了”

陈宇暗暗猜测着。

却不知道,林程之所以坚持完成任务,只是因为看到林沫沫努力的模样,下意识地不想让女孩失望罢了。

居民区的小院子里,第一段拍摄结束,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再一次地拿着当初那个抽签的箱子来到了林程和林沫沫面前。

“还是和上次一样,现在在你们面前的箱子里一共有五种不同的家庭背景,抽中什么,就将是你们下一周即将体验的生活。”导演说道。

“那么,这一次是爸爸来抽签,还是女儿来呢”

“不然这一次就沫沫来抽吧。”

“好。”林沫沫小声应道,看着面前的箱子神情突然紧张起来。

林沫沫握紧了双手,在心里默默祈祷了一句一定要抽到一个好一点的家庭背景,随后便郑重其事地上前准备抽签。

正在林沫沫手要伸进箱子的时候,却被林程抢先一步。

其实根本不用抽,林程也能猜到箱子里,无论他怎么抽,只会有一种结果。

见林沫沫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林程突然决定还是不要让她来接受这份打击了。

林程将手伸进抽签箱。

这一次,节目组似乎走心了一些,在里面准备了五张卡片。

不用想,五张卡片上,一定是一样的内容。

林程随手抽出一张。

对着镜头打开卡片,里面同样还是六条信息

家庭住址上北路,洗沙巷4号房屋为80年代屋主人私人搭建房,设施基本齐全,租住房为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一共59平米。

爸爸职业卖包子摊贩。

家庭年收入4万元。

交通工具包子摊三轮车。

财务状况因老家建房支出,目前无存款,包子摊位费800元月,房租2000元月,水电燃气等支出400元月;合计家庭每月硬性支出为3200元折算为800元周。

本周可支配资金包子材料进货款600元,可自行支配,其余资金200元。

林程看着卡片信息,面无表情。

反倒是林沫沫有些小激动看来他们这一次运气不错,相比起这一周的状况,下一周的家庭条件明显好了一些。

而且吃了这么多年的包子,林沫沫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当包子摊老板。

瞥了一眼女孩雀跃的模样,林程决定还是不把真相告诉她了。

父女二人在节目组安排的酒店住了一晚上。

第二天,陈宇亲自来接了林程和林沫沫离开。

车上,陈宇诚心诚意地对林程说了句“程哥辛苦了。”

原本一个对赶通告、上节目、甚至录歌都不怎么上心的人,陈宇没想到林程在这个真人秀的录制过程中居然会这么努力。

身为林程的经纪人,他都快感动得想哭了。

林程瞥了陈宇一眼,没有说话。

二人来到经纪公司。

办公室里,林程和陈宇简单讨论了一下接下来的工作,便起身准备离开。

离开之前,林程突然停下,朝陈宇问“林沫沫呢”

难怪一路上林程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原来是少了林沫沫。

“林沫沫我让人把她送回她家了啊。”陈宇回答道。

节目录制的时间是周一到周五,根据他们之前签的协议,林沫沫只需要在拍摄的时候在就行了。周末不用拍摄,他便直接让人把林沫沫送了回去。

“这周天下午再接过来。”陈宇又补充道。

林程显然也想到了这么一茬,点点头,不再多说。

但在他的心里却莫名划过了一丝不太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