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欣眼尖,已经看见门外头站着的赫曦了。

“林经理,”她眉眼弯弯笑道,“刚刚在处理事情,招待不周,您先跟我进来吧。”

并未自报家门,这个女孩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赫曦虽然纳闷,却还是礼貌地回以微笑,而后跟在她身后,一路穿过几条走廊,猜想应该是要安排自己到某间会议室先行等着。

很快,禾欣不再往前走,转过身来看着她,“林主任的办公室到了。”

赫曦侧了身,看向磨砂玻璃上挂着的铭牌。

林落白。

“林老师现在正在上课,抽不开身,您可能得等他一下。”禾欣带着歉意说道。

“应该的。”

毕竟还有十五条准则要讲呢,她早已做好了干等一天的准备了。

“有忌口吗,甜食能吃吗?”禾欣又问道。

果然啊,是怕她等太久肚子饿,所以连点心都给准备好了。

“谢谢。”

“要咖啡还是茶呢。”

“咖啡吧。”

赫曦随意选了一个,当然,这个选择在一个小时以后她就后悔了。

如果能重新选,当然还是喝茶比较好,或者干脆,什么也别喝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咖啡要冰的还是热的?”

“都可以。”

“门没有落锁,您先进去,稍等我一会儿。”

如此充满人性的关怀,就是等久一点也是没有关系的,赫曦如此想着,随后推门进了办公室。

宽阔明亮的办公室,巨幅的落地窗,古朴的雕花书架,一入眼来,全是赏心悦目的摆设。

这林老师的品味,看着很不错啊。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难熬的,她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又在窗边眺望了几眼津市远景,然而差不多快一个小时过去了,禾欣依旧没有回来。

意识到自可能已经被遗忘,赫曦百无聊赖地徘徊在门口,在想要不要去趟洗手间。

就在这时,刚好有人推门而入,一进一出,两人直接就撞到一处。

冰凉凉,透心地凉啊!

她一下子精神起来,十分清醒地意识到,一个小时前点的那杯咖啡,现在十分均匀地洒在她身上。

这种感觉真的很难以形容,一个身负重任,来总所回复意见的人,为什么会有心思喝咖啡?

现在可怎么办,她要顶着这一身黏腻的咖啡,脏兮兮地坐在那如同恶魔般存在的林主任面前,一道一道地回复意见吗。

那场面,怎么想,怎么惨不忍睹啊!

意岚看赫曦神色微妙,思绪飘忽,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这人可是禾欣姐千叮咛万嘱咐,都要好好招待的人啊,现在好像真的被她搞砸了。

专程现订的全津市最好喝的咖啡已经洒了,专程现订的全津市最好吃的蛋糕,在溢出的咖啡的浸泡下,现在也已经一言难尽了。

“对不起,对不起。”意岚连连道歉。

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孩并不是禾欣,赫曦看她如此慌张,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能告诉我洗手间在哪里吗?”

意岚看着她,突然伸手直接将她推进了办公室里。

“怎么了?”

“走廊有监控。”

赫曦愣了下,低头看了看自己,瞬间就奔溃了。

为了迎合总所这边的着装要求,早上出门前,她还特意选了白色内衫,在外头搭了件夏季的黑色外套。

现在弄成这样……不说了,她已经无力吐槽了。

“里面就有洗手间,我出去给你找件能换的衣服过来。”

“我能提一个要求吗?”赫曦卑微道。

“您说。”

“正式点,我等下还有正事。”

“知道了。”

意岚说完,端着那已经洒得干干净净的咖啡杯和糕点,匆匆地掩门而去。

“意岚人呢,我让她准备的资料准备好了吗?”

林落白一从培训教室出来,就步伐急促地往办公室走去。

“她好像有什么急事,刚刚看到她慌慌张张地跑出去了。”

“让司机把车备好,我现在要出去一趟。”

办公室门口,林落白刚把手搭上门把,又回身去看站他身后的禾欣,“她现在在哪里?”

“您是指意岚还是林经理?”

“林赫曦。”

“林经理就在您办公室里。”

“你先去忙吧。”

待禾欣离去,林落白低头看着自己握住门把的手。

湿湿的汗意传来,他微微张开手,又重新握上,而后才推门进了办公室。

终要相见,也终于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