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好疼,喉咙好疼,浑身都疼,耳边的哭声,也吵得叶华书微微皱眉。

自己没有死?

叶华书费力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身穿鹅黄色短衫的小姑娘怀里。

“你是……”

还没等叶华书说完,一阵刺骨的寒风裹着冰碴吹了过来。

“靠!怎么这么冷?”

叶华书的一声大喝,顿时止住了小姑娘的哭声。

不对!

明明落水的时候,还是夏天啊,怎么醒过来都下雪了?

叶华书突然瞪大了双眼,撑起身子看了看周围,眼中满是惊惧。

一个满脸惊喜小姑娘,一个黑着脸的帅哥,一个娇滴滴的美女不断抽泣。

这衣服,这个建筑装修……

不会吧!这是穿越了?

叶华书揉了揉发涨的脑袋,记忆瞬间归位。

叶华书,是2020年新时代杰出女性,性格活泼。

可谓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打得过小三,翻得了围墙。

平常跟着师傅和师兄在山上隐居,每天就是习武,劈柴,修炼医术。

可是没有想到,因为自己逞能,在暴雨天去采一株药材,失足摔下了山。

她记得自己落入湖中,再次醒来就在这里了,期间发生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还没死?”

突然,一道男声传来,打断了叶华书的思绪,她抬头朝着声音源头看去。

妖孽!

这剑眉星目,这坚挺的鼻子,这薄唇,这清晰的下颌角!

啧啧啧……

就算是叶华书见过那么多二十一世纪的男明星,还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的容貌惊呆了。

男人见到叶华书花痴的模样,忍不住皱了皱眉,随即厌恶的说道:“身为王妃,却因善妒差点将侧妃害死!”

“叶华书我劝你!最好收起你那些小心思!”

“再让我发现一次,我定要你死无全尸!”

闻言,叶华书微微皱起眉头,此时,落水前的记忆也慢慢涌入叶华书的脑海,她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原主落水而亡还多亏了这个王爷的侧妃!

她这个绿茶,一直都想要自己的正妃之位,所以没事就想方设法为难自己,今天更是跑到自己面前说自己怎么不得宠。

两个人争执间,突然绿茶看到了陆庭烨的身影,竟然直接拉着原主跳入湖中!

陆庭烨眼疾手快,救下了两个人。

上岸后温娇娇竟然说是自己推得她!

叶华书忍不住翻白眼,这男的白长一副好皮囊!

脑子却是不灵光的,谁推人能把自己带下去?

此时,温娇娇听到陆庭烨的话,眼底闪过一丝得意,可是脸上却露出一丝委屈。

“王爷,不要怪姐姐,姐姐一定不是故意的,要怪就怪娇娇好了,娇娇不应该出现在姐姐的眼前,是娇娇没有站稳!”

温娇娇还想说什么,突然,一个红色的影子窜了出来。

“扑通!”

温娇娇再次落入水中!

绿茶?老娘采茶专业户!

一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

“救命啊!王爷救命啊!”

一声惊呼,终于唤醒了众人。

“放肆!飞流救人!”

陆庭烨怒喝一声,顿时一道黑影跳入湖中,将挣扎着的温娇娇拉了出来。

叶华书却拍了拍手,不屑的说道:“看到了么?我要是想要推她下去,根本不会被拽下去,也不用偷偷摸摸!”

开玩笑,上辈子的叶华书可是狗咬了自己一口,也要还回去的蓬莱山小霸王!

身为天蝎座,一向是有仇必报!

说罢,叶华书拉起地上的丫鬟小桃便准备离开。

“站住!我让你走了么?”

男人的声音仿佛是千年寒冰,令在场所有人都浑身一震。

叶华书微微蹙眉。

“真难缠!”

话音刚落,火红的身影再次原地消失,她再次出现的时候,竟然是在男人的身后!

纤纤玉手毫不客气的朝着男人的脸抓去。

“嘶……”

顿时,全场的丫鬟小厮,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有想到,王妃竟然敢对王爷动手!难道是原来的招数不好用,换套路了?

要是叶华书知道他们心中所想,肯定指着他们的鼻子大骂,“放屁!”

虽然她承认这个男人有点姿色,可是联合小三欺压正房的事情,她可不允许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想被当成软柿子,就得竖起身上的刺!

更何况,现在这个情况,她恐怕只有先发制人,才能够掌握话语权。

而舔狗什么的,才不是她叶华书的作风。

与此同时,陆庭烨面对叶华书突然的攻击,眼神一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本柔弱的叶华书会突然做出这种举动。

他身形闪动,微微侧身便躲过了叶华书的攻击。

“你想死么?”

陆庭烨微微眯眼,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叶华书看向陆庭烨,丝毫没有恐惧,她扬起冻得苍白的小脸,狂傲的说道:“哼!渣男,谁死还不一定呢!”

陆庭烨抿唇看向叶华书,怒声喝道:“你说什么?”

叶华书右脚微微后移,扬起一抹冷笑,“年纪轻轻就耳背!没关系!等你死了,我烧纸告诉你!”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叶华书再次冲了出去。

一红一黑两个身影,在雪天奔向对方,眼中满满都是杀意!

叶华书脚步轻点,瞬间飞起,可是陆庭烨就好像是能够看清她的招式一般,劈出手刀,直逼叶华书的面门。

叶华书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的功夫这么好!

可是现在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突然,叶华书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轰隆!”

与此同时,天边突然响起一声惊雷。

陆庭烨收回招式,皱着眉头看向天空中的异象,再看看地上的人,脸色铁青。

如今正值冬月,华阳城地处温暖,本来下雪已经十分难得了,没有想到如今竟然还在下雪天打雷,实在是匪夷所思。

他面容冷峻的盯着地面的女人。

叶华书,你在玩什么花样?

不远处,浑身湿透的女人面色阴沉的捏紧了拳头。

转头对侍女低声说道:“去,找向嬷嬷,该死的贱人,竟然敢推我下水!”

“告诉她,找几个小厮,将这个贱人绑起来打,要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