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华书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依旧在蓬莱山上。

师傅慈爱的摸着自己的头,师兄给自己递过来了一大兜零食。

可是一转眼,自己的身边就全都是水,自己怎么挣扎都逃脱不了,好不容易爬上了岸边,突然眼前出现了陆庭烨的脸。

他冷笑着,突然抬脚将自己又踹回了湖中。

“啊!”

叶华书从梦中惊醒,浑身都是汗水,她喘着粗气看向四周。

粉色的床幔,明亮的房间,桌椅板凳无一不是木头的。

就连床都是特别硬的木板。

叶华书懊恼的掀开被子,这下完了!自己真的穿越了!

没有手机互联网的世界,怎么熬啊!

叹了口气,叶华书低头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

身处陌生的环境,首先就是要确保自己是否还有行动力。

还好,除了一些淤青和感冒,没有什么大碍。

想起梦中陆庭烨最后的嘴脸,叶华书忍不住暗骂。“王八蛋,没想到,在我梦里还让你给我欺负了!”

话音刚落,叶华书眼前一亮,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和那个男人的过往。

原来,原主和陆庭烨两个人很早之前就相识了。

原主暗恋了陆庭烨三年,可是陆庭烨眼中却只有叶华柔。

而叶家最不得宠的庶出小姐叶华碧也喜欢陆庭烨,可是却因为身份低微,根本没有资格近距离接触陆庭烨。

慢慢的,她内心邪恶的种子不断发芽,她嫉妒叶华柔能得到陆庭烨的喜欢,更嫉妒叶华书不仅深受将军府上下的宠爱,甚至能凭借嫡女的身份接近陆庭烨!

所以在一场大型宴会中,叶华碧将合欢散掺在叶华柔的酒里,趁着叶华书不注意,将合欢散的药瓶放在了她的身上。

这样一来,叶华柔会在众人面前出丑,名声尽毁,陆庭烨断然不会再娶她,而叶华书也会因为下毒被惩处。

可是没有想到,叶华柔因为身体不适,去厢房休息时竟然被皇帝陛下宠幸,进宫封了妃!

而叶华书被查到身上的药瓶,却因为叶将军的力保而免遭责难,甚至在不久之后,皇帝陛下竟然下旨,将叶华书赐给了陆庭烨做正妃!

叶华碧竹篮打水一场空,忙活一场误打误撞的为他人做了嫁衣。

陆庭烨痛失所爱,躲在房间里三天未进米水,误以为事情真的是叶华书所为。

虽然奉旨成了婚,可是成亲两年来,陆庭烨从来没有碰过原主,甚至就连见面都很少。

最可恨的是,就在两个月前,陆庭烨还娶了自家的死对头,也就是丞相的女儿,温娇娇。

陆庭烨每天都和绿茶腻腻歪歪,原主只能每天以泪洗面,然后出现了昨天的事情,阴差阳错的让自己重生了。

叶华书深深的叹了口气,单手撑着头。

不得不说,原主你是真傻,好好活着不香么?

男人,只会耽误你拔刀的速度!

现在好了吧,命都没了。

突然,叶华书一拍大腿,豪气的保证。

“既然你把身体给了我,那今后我帮你活!”

叶华书眼中精光一闪,大概捋顺了思绪。

现在的自己是兰城国将军府的二小姐,刚满十七,原主父亲怕女儿像自己一样只会舞刀弄枪,所以教会了原主琴棋书画。

更是因年幼一曲“飞天”惊艳众人,可惜,这么一副好牌,偏偏生的性子软弱,容易受人指使。

要不是原主家里人的疼爱,恐怕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而陆庭烨,则是皇帝的亲弟弟,排行老三,是一个活脱脱的冷面王爷,甚至民间称呼他为玉面阎王。

他不仅长相俊美无双,甚至文武双全,手中权势滔天,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也难怪原主喜欢他,要是这么个人放在现代,恐怕也是九亿少女的梦!

城中世家大族都想要将自家女儿嫁给陆庭烨,可是陆庭烨偏偏就只喜欢原主的姐姐,叶华柔!

叶华书摇了摇头,“啧啧啧!真狗血!这剧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写小说呢。”

“向嬷嬷!王妃还在休息……”

突然,门口的吵闹声打断了叶华书的思绪。

“她还有脸休息?给我滚开!”

“嘭!”

话音刚落,房门便被大力踹开。

一个四十多岁的嬷嬷趾高气昂的走了进来。

叶华书微微拧眉,转头看向老婆子。

这个人她有印象,仗着是家里的管事婆子,之前没少为难原主。

“向嬷嬷,有什么事情等王妃好一点再说吧,王妃已经患了风寒,再折腾身子就废了!”

此时,一个瘦小的身影连忙拦在叶华书身前。

女孩因为害怕,声音都在颤抖。

叶华书鼻头有点酸酸的,她知道这是原主残留的情感。

女孩叫做小桃,是原主捡来的,从小跟着自己。

嫁过来这两年受尽冷眼,可是却始终护着自己。

“小蹄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去!给我把她拉开!”

向嬷嬷唾沫横飞,身后的小厮闻言立即上前准备拉扯小桃。

小桃惊恐的看着小厮们越来越近,眼看小厮的手掌就要落在自己身上。

突然一个娇俏的身影便挡在了自己的身前,那个小厮不知道怎么,竟然直接飞了出去!

“我看谁敢!”

叶华书双手掐腰,厉声喝道。

这几个人明显是来找茬的,还真当我是小绵羊啊!

话音落下,几个小厮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动弹了。

平时他们跟在向嬷嬷的身边,没少欺压这个软柿子王妃。

可是谁能想到,平时柔顺的小兔子,今天却好像变了一个人!

向嬷嬷也是一愣,但到底是王府的老人,很快她便便反应过来,尖着嗓子吼道:“哎呀,反了你了!”

“你还真当自己是主子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害得温侧妃落水生病,你也别想好过!”

“你们愣着干什么!给我把她拖出去!”

“是!”

看着再次冲上来的小厮,叶华书没有说话,直接一个错步便来到了小厮们的中间。

“砰砰!”

几乎是一眨眼,小厮就全都倒在了地上。

“啊!好疼!啊……”

屋内一片惨叫,叶华书拍了拍手,小脸一扬,看着一脸惊恐的向嬷嬷,得意的说道:“老东西,听人劝,吃饱饭!”

“滚!”

向嬷嬷一边向后退,一边嘚嘚瑟瑟的指着叶华书。

“你……你等着!我这就去告诉王侧妃,你就等着……哎哟!”

看着向嬷嬷跌跌撞撞的狼狈样子,叶华书没有忍住,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爱找谁找谁!”

说着,小手一挥,“小桃,关门!”

小桃愣在原地,听到叶华书的话才反应过来,“哦!好!”

小桃看着叶华书挺直的背影,心中不免犯了嘀咕,这还是自家小姐么?

难道是落水之后,转了性了?

不过,这样真霸气,至少不用再受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