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湄拿着手机,仰起头去看面前的男人。

身材颀长的男人此时只穿了一件浴袍,她敲门时他刚刚洗完澡,头发尚未来得及吹干,还在滴水。

林湄看着那水滴落在了敞开的领口内,禁不住吞了下口水。

男人修长的手指夹着烟,放到嘴边吸了一口,吞云吐雾,目光在她身上放肆游走,像是在打量一件商品。

“邢先生。”林湄拿起手机调出视频,“我有东西给你看。”

林湄将手机举到邢铮眼前,视频播放,里面是一对纠缠到忘我的男女,画面不堪入目。

林湄脸皮薄,视频播放了不到一分钟,她的脸已经红透了,手机拿不稳,差点儿摔了。

邢铮用夹着烟的那只手握住了林湄的手腕,他垂眸,玩味地看着她:“还没看完。”

林湄不懂邢铮怎么还能用如此轻松的口吻说话,她提醒他:“邢先生,视频里的女主角是你的未婚妻。”

“你很了解我。”邢铮没看视频,视频里的那些声音,他像没听见一样,“那你也应该知道,我跟她一向各玩各的。”

视频并不长,几分钟就结束了,邢铮松开了林湄的手,复又吸了一口烟,“视频里的男人是你男朋友?”

林湄表情僵住,邢铮掐灭烟头走近她:“来找我,只是为了给我看视频?”

林湄被邢铮的身体笼罩着,周围都是他身上的荷尔蒙气息,这也提醒她此行的目的。

林湄用胳膊缠上邢铮的脖子,身体往他怀里贴,她学着那些视频,大胆地诱惑他。

林湄像小猫一样,手指在他胸口画圈圈,“我是来睡你的。”

男人的手猛地揽上了她的腰,又用力拍了一把。

拍打声在静谧的房间里格外清晰,林湄咬住了下嘴唇,脸越来越烫。

“不是来睡我的么,就这点儿本事?”邢铮的手贴着她的尾椎骨渐渐游走,林湄的胜负欲被激起,立刻动手抓上了他的浴袍带子解了,又用嘴衔住了领口往下拽,一双狐狸眼直勾勾看着他。

——

成年男女的游戏,一旦开始就没有回头路,一切平息下来,已然是后半夜了。

林湄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头发贴在额前,身上都是他弄出来的杰作,邢铮坐在旁边抽着事后烟,夹着烟蒂的手搭在她的大腿上游走,林湄抬起腿踢他,聊胜于无。

邢铮轻佻地在她的脸上拍了一下,嘲讽道:“无趣至极,也难怪你男人会出去找别人。”

林湄站起来去捡衣服,回嘴:“邢先生的技巧也是乏善可陈,也难怪你未婚妻会跟你各玩各的。”

话刚说完,坐在床边的男人突然抬脚在她小腿肚踢了一下。

林湄软得瘫坐在了地上,刚套上去的bra也掉在了邢铮的脚边。

邢铮将那团黑色蕾丝踢给了她,叼着烟笑:“乏善可陈又如何,照样让你站不稳。”

林湄捡起来衣服囫囵穿好,拎着包,一瘸一拐走出了酒店。

邢铮抽完了一支烟,看到了掉在角落里的工牌。

他弯腰捡起来。

姓名:林湄;性别:女;职位:客户经理。

上面是一张免冠照,邢铮夹着工牌,食指擦过了那张照片,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

——

昨夜太过荒唐,林湄今天上班一整天都腰酸腿疼的,穿着高跟鞋走路就跟上刑似的。

早上开会结束,陈启来到茶水间关心林湄:“老婆,你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林湄朝他看去。陈启这张脸和以前没有分别,关切的语气也是一如既往地温柔,可她现在看见他,满脑子都是他跟另外一个女人交缠的样子,恶心透了。

“晚上有些失眠,不打紧。”林湄忍着恶心。

陈启:“那你午休好好睡一会儿,今天晚上还要去见个大客户……老婆,你手腕怎么了?”

话没说完,陈启注意到了林湄手腕上的勒痕。

林湄将手背到身后,“没怎么,昨天晚上逛超市拎的东西太多,我先回去工作了。”

林湄步履匆忙回到了办公室,她走到镜子前,解开了衬衫的扣子,看到了那些暧昧交错的吻痕,又想到了昨晚邢铮发狠的样子。

林湄赶紧扣扣子,突然又发现了不对劲儿。

……她的工牌不见了!

林湄绞尽脑汁回忆了一番,最后得出了结论:昨天晚上邢铮摔了她的包,应该是掉在他那边了。

看来得再去找他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