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这种精米、高筋面粉,您这还有多少,我全要了!”

秦䨬抹了把额角的汗,对粮店的老板道。

那老板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叔,听见这话,乐得牙不见眼:“好嘞!我这就叫人去点点,仓库里还有多少存货!”

说完,美滋滋的走了。

秦䨬便回了自己的车里等着。

近几个月她到各大交易市场跑了个遍,囤积了大批量的食物和生活*。

可以说是应有尽有,只要生活中用得到的,她都存的满满的。

就连汽油和煤她都大量囤积了。

还在广市买到了很多工厂囤积的布和袜子之类的,价格低到她都有些不敢相信。

而她做这些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为最近她的脑海里时不时会闪现一个情景,那是一个土坯房,堂屋的正上方有一个伟人的画像,上面的时期显示是1976年。

这幅画面时不时的会闪现,好像是在预示着什么。

这样的事情之前也有发生过,不管是生意上的,还是危险的时候,只要是在她脑海里闪现过,都会实现,慢慢的她也就越来越重视。

这次画面多次出现,她更不能忽视,所以加紧做着准备。

她变卖了所有的产业,将千亿现金全部换成了物资。

而更让她惊奇的是,她从小就戴在手上的一个玉镯子,竟然变成了一个神奇的空间。

空间里面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有山有水,还有一个无限大的山洞。

更让她惊喜的是,这山洞里的时间是静止的,东西放进去时是什么样子,拿出来时还是一样的,比冰箱的功能还好,完全不会变质。

她所购买的这些东西,全部被她存放进了空间的山洞里。

正想着,那老板带着几个伙计回来了:“姑娘,我们这大米还有五百袋,面粉三百袋,您都要么?”

怕自己刚才是听错了,粮店老板又问了一遍。

“都要!”秦䨬回答的十分爽快。

“好嘞,我这就叫人给您装车!”这是遇见大客户了,老板忙不迭的就叫人抬着粮食往秦䨬的车上装。

但是秦䨬的车是那种商务车,装不了太多,只能分批装。

于是,秦䨬和老板结了钱款,先每样各装了三十袋,说是先运回厂子再来,实则她是开到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把这些东西都收进空间,回来再继续拉货。

她将车开到老板的货仓门口,这货仓面积很大,就是地方有点偏僻,四周一个人都没有,下了车,打开车门,工人搬着粮食就开始装车。

装完货工人们都进了仓库,她刚拉开车门,一道尖锐刻薄的女声响了起来,“你个败家女!买那么多的粮食,一百辈子你也吃不完,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十月怀胎辛辛苦苦把你生下来,你现在有钱了,翅膀硬了,这是不想管我们的死活了对吧?”

秦䨬冷不丁被吓了一跳,扭头一看,竟然是她妈找来了!

“你怎么这么冷血?你爸爸生着重病,你弟弟又因为身体的原因没有工作,我们这才想让你,将你手里的两个公司转给你弟弟,让我们有一口饭吃!

没想到你居然为了防我们,将手里持有的公司股份和你名下的产业都给卖了,难道是要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一家人去死吗?”

秦䨬一脸淡漠的看着在那里卖力演着苦情戏的秦母,她冷冷的问了一句:“你们真的只是要有一口饭吃吗?”

“我们要的那些,不过只是你产业的九牛一毛,你竟然都不舍得给!”秦母也怒了。

秦䨬冷笑一声:“你们要的地贸大厦,和黄金地段最好的百货商城,单单就只是这两栋大厦的收益,光是租金一年少说也有五百多万,再加上商城的收益,一年也是几千万,你跟我说你们只是要有一口饭吃,这饭量和胃口未免也太大了吧?”

“你爸爸这还病着,处处都是用钱,要你两栋大厦你就这副嘴脸,真是白生你了。”

“可不就白生了吗?你们除了生我,养过我一天吗?给我花过一分钱吗?”她真的觉得自己可能不是亲生的。

秦母满不在意的说道:“你外婆养你,不就等于是我养你吗?”

“别跟我提外婆,你不配!反正钱我已经花出去了,你有本事就自己要回来。”秦䨬懒得再理她,拉开驾驶室的车门,上车准备离开。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生她却不养的妈,气愤之下竟然抄起砖头就砸在了她的头上。

而秦䨬也因为想起已故的外婆,心神分散着了道,只觉得后脑一痛,眼前一黑,整个人昏死过去。

在失去意识之前,她还惋惜着自己刚买下来,还没来得及拉回来的那几百袋粮食。

几百袋啊!

再次睁开眸子,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土胚房里的炕上,突然头上一阵刺痛传来,一些画面快速的在脑海中闪现。

等平静下来,她这才终于确定自己是真的穿越了。

原主被要债的人逼婚,一时激动撞了墙,直接挂了。

让她这个异界的灵魂穿了过来,占了这个坑。

秦䨬动了一下,全身都痛,吃力的抬手看了一眼手上的玉镯子,感受了一下,顿时松了一口气,万幸空间也跟着她一起来了。

秦䨬起身走到窗边,打开一条缝,看着院子里的情况,很快将外面争吵的人都认了出来。

秦老太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起来,冷冷的说道:“家里所有的粮票都给你们了,但这亲事我是不会同意,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二婶,这个时候就别逞强了,将商商嫁了吧!那户人家是真的不错,嫁妆都能给你五十块钱。”秦东树瞥了一眼秦老太,很快掩下眼里的算计。

“秦东树,若真有这么好的事情,你怎么不将这亲事说给自己的两个孙女?

别当我们都是傻子,你让人在路上拖住我们一家人,到家里来逼我孙女签婚书,害的她撞墙,她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我跟你没完。”

她之前还想不通,昨天这秦东树怎么会主动上门借钱给她家,原来在这里等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