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们带这个妹妹回去吧,也不知道她在这里待了多久,肯定也饿了。”小团子很聪明,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粉色襁褓里的婴儿是个女孩。

“嗯。”

唐昊的话本就不多,这算是认同了儿子的提议。

父子俩人,一路无话的一直走到村口。

正巧遇到了村长,此时的他正在和村里的孩童吹嘘,“我们圣魂村在百年前,可是出过一个魂圣哦…”

父子俩刚一走近,老村长就看见了他们,见唐昊手中还抱着一个婴儿,疑惑的出声问道:“唐昊,这是哪来的婴儿啊?”

“村长爷爷,这是我们在村外头的草坪上捡到的,现在准备带她回去,给她弄点吃的,我们见到她的时候,这个小妹妹都不出声了。”小团子知道自己的父亲不善言辞,便替他出声解释道。

老村长听完后,诧异的看了一眼唐昊,似是在确定什么。

直到等唐昊点头,老村长这才接过女婴。

这一看,就连见多识广的老村长都愣住了,他还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婴儿呢。

一头乌黑的短发估计是被露水打湿,此时正软趴趴的贴在小家伙的脑门上,圆溜溜的大眼睛黑白分明,粉雕玉琢的如同画上的小仙童般招人喜爱。

这样白白嫩嫩的小家伙可不像是普通人家能养出的孩子,如今却流落在外,这其中的事情恐怕不简单。

老村长又抬头看了一眼父子俩,摇头叹息道:“这孩子来历恐怕不简单,估计在草坪上躺了挺长时间了,你看这襁褓都被露水打湿了,能遇到你们父子俩,也是她的运气。”

不难看出,这女婴包裹着的襁褓可不像是普通人家的粗棉麻布,那分明是大户人家才能用得起的昂贵丝绸。

老村长这么多年来成长的可不单单只有年龄,更多的还是沉淀了多年的阅历。

唐轻微听到小团子的话,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

她刚刚那是在发呆好吗?谁突然到了陌生环境,不得呆滞一会,什么叫都不出声了,整的她好像快要咽气了似的。

尽管对小团子的说辞感到不忿,也不能否认自己被他们救了的事实。

她心中还是很感激那父子俩的,不然就这样被捆得不能动弹的小身板,想自己活下来真的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