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面更是一度失控。

秦戈抬手示意他们安静。

“江总时间宝贵,你们再不理智,超时人走了可别找我哭哦”

学生们齐齐哄笑,随后慢慢静下。

沈暮好想埋头默默无闻地熬过这节课。

无论是之前的茶社还是后来的电梯,在这人面前她都尴尬到想遁地。

但眼睛很不听话。

不顾她意愿非要锁视在他身上,怎么都移不开。

“秦教授原本给大家安排的课题,是企业融资方式的战略研究。”

江辰遇略一停顿,薄唇微动“但看情况,有很多同学会听不懂。”

会听不懂的外院女同学们羞答答地笑,她们占了大半,也知道自己是别有用心,听不来商学院的课。

“不如我们说点简单的。”

他嗓音温沉提问“学金融的目的。”

“赚钱”

有积极的同学简单粗暴响应,大家马上都乐了。

江辰遇淡淡挑唇,却是点了下头认同。

“我们不讲融资,也不讲资本运作,只说大家感兴趣的,财富。”

他没有任何废话,开门见山地逐渐将话题深入。

“收入来源一般有劳动和资本两种形式。”

言简意赅地解释了劳动收入和资本收入的概念后,江辰遇信手拈来地举例。

“假设你过着所谓的有钱人生活,但靠的全是上班那份稳定的薪资,当有一天你被辞退,你将同时失去财富来源,这时候你继续用钱消费,奢侈品,豪车,甚至更多,你不断地满足,却没有新的收入支撑,只会越来越贫穷。”

“一旦你的资本能源源不断产生新的资本,哪怕你放弃杯水车薪的工资,不再付出任何时间体力,你还是可以轻松地维持原有的状态。”

“所以贫富不是单纯一个数字,而是收入类型观念。”

他没讲义,没课件,甚至没拿起过一次粉笔。

只是站在那儿,侃侃而谈,每一句都是那么水到渠成。

大家竟都无比认真地在听,没有一个人玩手机或是睡觉。

“因此,假如我没有实现这种资本循环,你们也可以称我为穷人。”

他有

开这个玩笑的资本。

故而总结时带出一句自损的话,大家都被逗得笑起来。

沈暮也情不自禁地跟着漾出一缕笑痕。

他的言辞方式并非秦戈那般风趣幽默,但那种深入骨髓的成熟和稳重,语调斯理地开口,便能深深扎根人心底。

沈暮就这样投入进了他的世界。

最开始的难堪和煎熬不知何时消失殆尽。

珠玉在侧,自惭形秽。

她猝不及防领会到了他相貌之外的魅力所在。

江辰遇又顺其自然地带出理财信用风险等话题。

在他循序渐进地讲解中,这一堂课不经意间过得飞快,眨眼就响起了下课铃。

“想创造财富,要做的很简单。”

江辰遇修长的指尖不急不徐点过额鬓,“投资大脑,实现经济自由。”

言外之意。

认真听课,学无止境,别想东想西。

他没有刻意去收敛天生疏冷的气势。

但偏偏倾照在讲台的阳光要给他镀上一层温暖,添了笔真实感。

望尘莫及,又勾人神往。

只是一个随意到不行的动作,台下的女同学们都瞬间被迷到傻笑低吟。

下课铃刚奏完最后一声尾音。

江辰遇就极有原则地结束了这次谈资。

“最后。”

“江盛有不少可供锻炼的机会,欢迎各位面试实习。”

江辰遇轻描淡写说出了某人请他的真正意图。

江盛的橄榄枝,绝不是普通实习单位能相提并论的,显然秦戈煞费苦心,目的是在为学生们争取机会,毕竟想进江盛极不容易。

话落,江辰遇眸光凝过去,和首排正欣慰中的秦戈交换了个眼神,而后便侧身离开。

徒留同学们藕断丝连地为他疯狂鼓掌呐喊。

沈暮大概是唯一保持安静的。

他的身影不一会就消失在了门口。

来去都如此踩点,还真是江总的做派。

秦戈忙掏出手机,微信呼唤留步留步,行知湖西路口一叙啊哥哥

过了片刻。

hyg别恶心。

隔着屏幕都深深感受到了某人对这个称呼的嫌弃。

秦戈兀自一咳,招呼蔡主任留下处理后续。

然后笑着示意沈暮“走吧。”

“”去哪儿

沈暮愣了一愣,还是马上应答,起身

跟在他身后走出教室。

正值课间,校园里来往着风华正茂的学生们。

将近4点半,太阳敛着光芒渐渐西落。

“感觉如何”

“第一次听金融课,意外不无聊。”

“哈哈。”

秦戈笑着带她去往行知湖西路口的方向。

他随口聊道“你们年轻的小姑娘应该都认识他吧。”

沈暮莫名开始阵阵发虚。

老实讲,之前不太了解他,但自从一周前的几桩死亡际遇后,她都快要忘不了他了。

沈暮含糊一笑,刚想敷衍过去。

随即又听秦戈打趣道“听说财经频道采访他的几期,收视率居然远超同时段的古偶巨制,简直不敢相信。”

闻言,沈暮有点惊讶到了。

那人的知名度毋庸置疑,但没想到粉丝的追捧比对流量偶像还要狂热。

不过想想又好像不难理解。

毕竟女生都迷恋他的脸,男生都臣服他的才。

沈暮发自肺腑“今天确实学到很多。”

秦戈眼底一片赞许的笑意“嗯,stanford荣誉校友,经管应数双博士,到学校授课还真是屈才了。”

沈暮又吃了一惊。

他果然不是一般的强。

秦戈突然半开玩笑半认真。

问卷调查似的“你也觉得他这样的,特招女孩喜欢是吧”

沈暮心里咯噔一下。

干嘛又对她死亡提问啦

对这位自来熟的秦教授轻轻一笑。

沈暮说“江先生很让人钦佩。”

实诚,也相当官方的回答。

听罢她的话,秦戈不得不服气地笑叹。

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秦戈很快思及一事“对了,据说前不久,你的画在东艺展售出了最高价。”

沈暮略微一怔,没想到他忽然提到这。

惭愧笑说“其实是用作慈善公益,和作品本身的价值没有绝对联系的。”

和圈内顶尖的前辈们比,她怎么敢呢。

秦戈毫不吝啬赞赏“刚毕业就能获得参展资格,已经很了不起了。”

沈暮搭着斜挎小包的细带,低头谦虚笑了笑。

“正好带你认识一下,你的缘分。”

秦戈放缓脚步,语气神秘起来。

沈暮跟着止了步。

抬眼,便见他泛着意味深长的笑。

沈暮困惑地顺

他视线望过去。

清澈绵长的行知湖面微波涟漪。

水天一色的岸边,男人俊挺而立,一个矜贵清冷的背影。

沈暮一眼认出,她心剧烈一跳。

“辰遇”

下一秒,秦戈就上前打了招呼。

江辰遇回眸睨了他眼,慢条斯理转过身。

“什么事。”

语气淡淡的,充斥着“你最好不是平白无故让我等”的无情。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我不介意收你点讲课费。”

“”

拜托您那不是一点,是巨资

秦戈没法不妥协“别,有话好说。”

他稍微压低点嗓门,直入正题“你要送给奶奶那副画的小作者,今天刚好来了,没兴趣见见”

眼见某人就要把“没兴趣”三个字挂到嘴边。

秦戈眼神不动声色往身后一掠。

江辰遇面无情绪,眸光随意越过他。

只见几步开外,绑马尾的小姑娘站在那儿。

她攥紧了身前的薄荷绿包带,似乎没胆看他,怯生生的姿态仿佛随时准备逃离。

江辰遇微不可见一顿。

转瞬收回视线,什么都没说。

方才他寡淡的目光投到身上时,沈暮完全暴露在他的视野里。

她本能瑟缩,作鸵鸟状。

下一瞬,便见秦教授朝她招了招手。

沈暮暗吸口气,认命走过去。

“介绍一下。”

秦戈眉目间笑意和善“这位是沈暮同学,巴黎美院优秀毕业生,前阵子刚回国。”

沈暮一颗心像吊在三万英尺的高空。

气氛稀薄得令她窒息。

就不要这么正经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历史会晤。

沈暮窘到想跳湖,但无奈被点到名姓。

只能唯诺又僵硬地低低出声“您好”

她决定咬死装作没见过。

男人似乎颔了下首回应。

沈暮不确定,她只敢垂着脑袋,余光模糊。

秦戈见状,佯装沉脸“你看你冷冰冰的,把我们的准新同学都吓着了。”

江辰遇给了他真正冷冰冰的一眼。

这天大的罪过她承担不起。

沈暮忙不迭摆手“没有没有”

见她安守本分,完全没有这年纪该有的闹腾。

秦戈笑了笑“那位在东艺展匿名购置你画的神秘买主,

不好奇是谁吗”

沈暮略一怔忡,面露疑惑轻轻抬头。

突然想起他之前说的,她和今天的大人物颇有缘分。

沈暮脑袋随即嗡嗡两声。

前后将话联系了下,她心底蓦地冒出个极不成熟的想法。

紧接着,她的猜想就被一字一句证实了。

“说来不能再巧了,江总到法国出差一趟,随手买画的时候,肯定没想到今天会和作者在这碰面吧”

秦戈秉承一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心态,喜笑颜开地扯落了他们之间最后遮掩的纱帐。

沈暮懵住,彻底忘记表情管理。

那双清泓动人的眸子终于直视某人。

一瞬不瞬,似要从他漆黑的眼底看出个标准答案。

除了最开始有点意外是她,其他江辰遇是一早就知道了的,因而他并无太大反应。

可能意识到她每回都怂得视他如虎狼。

江大总裁沉默少顷,有点良心发现了。

“画不错。”

江辰遇嗓音幽邃,缓缓说道。

虽然还没看过,但鼓励下小孩也没什么。

沈暮倏地从前一个惊愕跳到后一个惊愕。

以为他高冷不近人情,想不到会主动夸她。

毫不夸张地说,她心尖都受宠若惊地在颤。

在他面前,她就是小菜鸟遇见真大佬。

不知情何以堪。

沈暮腼腆抿笑,声音越发温软“谢谢您喜欢。”

这时,响起一道振动声。

秦戈反应了下,摸出裤兜里的手机看了眼。

“你们先聊,我接个电话。”

说完他把手机放到耳边,往反方向走。

“喂,爸。”

“是,他在。”

秦戈一走,留在原地的两人遽地安静了。

温度骤降十摄氏般,空气都要凝结成霜。

他们宛如两个交流障碍患者,双双不吭一声。

落日的余晖永远是那么柔和,像给世界加了层滤镜,放眼望去,高挺俊朗的男人跟前,站着个娇小的女孩,他们共处在金光闪闪的湖边,静止的完美轮廓,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错觉。

这不是现实存在的。

只是一副朦胧唯美的风景画。

沈暮不知道聊什么。

可一言不发真的好尴尬。

浅色小皮鞋里的脚趾头一蜷一缩,沈暮收着下

巴在数自己呼吸的频率。

天啊,他怎么也不说话

身为男人,这种时候不该主动挑开话题,缓和气氛吗

她破天荒开始想念拥挤的人潮了。

目光往前移了移,沈暮偷偷瞄了眼他锃亮的黑皮鞋。

他完全没有要动的意思。

但也完全没出声。

真棒。

如果她做错了什么,请让法律制裁她,而不是让她这个社交秃头选手独自面对这一切。

沈暮要窒息了。

她只能装模作样,这会蹭两下鼻尖,这会摸摸包带,这会又撩一撩鬓边垂落的娇俏碎发。

秦老师,你快回来

一定是她的心声太过感天动地。

校园里及时响起钢琴曲,打破了这祭奠式死寂。

美妙的旋律令人陶醉。

沈暮感到亲切,慢慢寻回声音“南大的课铃都好好听。”

语色如温泉细流。

她逼不得已,自觉承担起假装健谈的角色。

三秒后,对面的男人还没有回应。

沈暮默默咽了下干燥的喉咙。

他该不会没打算理她吧

再过顷刻。

男人声线低沉,慢悠悠地随着舒缓的琴音开了口。

“爱的纪念。”

沈暮顿时松口气。

可歌可泣,可喜可贺,他没有让她自己干巴巴晾着。

刚庆幸完,沈暮就开始犯懵,稍微抬起头。

他说了话,可她居然听不懂。

爱的纪念是什么

沈暮长得本就显嫩,高马尾松松软软的,纯纯的晶眸倒映余晖,荡漾困惑,说是懵懂的大一新生也很让人信服。

轻触了下她求知若渴的目光。

江辰遇敛眸“理查德。”

他神色依然淡淡的,但多了份耐心给她解释。

眼前的男人气质清贵,神情明显肃冷,却丝毫不张扬桀骜,是属于绝对俊雅的冷。

这种稳重的冷淡,疏离感更强。

但不会漠到拒人千里。

反而无意之中诱着鱼儿,谨小慎微地想要靠近,心里惧他,做的又都是上钩的事。

胜过天神,令人爱怕交加。

沈暮不自控地走了会神。

好在很快反应回来。

久闻钢琴艺术家理查德的盛名,但这并不影响她为零的音乐鉴赏细胞。

头发掉光她也接不上这话题。

沈暮能做

的唯有点头“好。”

其实内心想的是。

太好了他似乎没认出那回电梯里的人是她。

至于卫生间的大无语事件,就这样一起忘掉吧。

然后她乖乖一笑“我回去,一定多听几遍。”

女孩的声音不娇不媚,而是苏苏的。

如身临25c的秋天,体感怡然。

通常这情况江辰遇会开始惜字如金。

但眼下他静默须臾,不轻不重“嗯”了一声。

忽然就有了她在跟他报备行程的味道。

接着,话题不出所料终结了。

第二轮尴尬刚开了个头。

有结伴的五六个学生不知何时悄悄靠近。

男女都有,他们紧张又迫切地在私语,推搡半天终于上前,小心翼翼打招呼。

“江总我们是商学院的学生。”

“对,刚刚听了您的讲座,特别受教。”

“能留您联系方式吗我们都有意向,下学期到江盛实习。”

几个女生含羞带涩,在他面前声音放柔了好几度。

谁都听得出来,她们真实的目的是想要他的联系方式。

但江辰遇还是一样,声调没什么起伏。

平静地说“江盛有统一的面试流程,遇到麻烦可以随时咨询秦教授。”

来自绅士的、相当体面的拒绝。

和他一对话,女生们的心就飞走了,什么执着抱怨都没有,满眼翻涌着花痴笑,只知道连连应好。

这边话音刚落,另边搭讪新起。

其中有个高个男生看向沈暮“同学,你是哪个系的”

突然被问,沈暮微怔。

想了想觉得没必要说明太多。

便莞尔简单回答“美术。”

男生跟着笑“这样啊”

接着他组织措辞“我还挺感兴趣的,加个微信好吗方便沟通。”

他在阶梯教室就注意到她了。

在校园,在这个容易一见钟情的年纪,他无法拒绝这一眼的心动。

面对这有理但突兀的请求。

沈暮愣住,一脸茫然地失了声。

说实话,在法国她被勾搭是家常便饭,但回回都有室友帮忙挡开。

而此时此刻,她孤立无援。

见她没有直接回绝,男生欲来招先斩后奏。

趁虚掏出手机,径自打开二维码“你扫我吧。”

说着,他走近

她一步。

沈暮张了张嘴,吞吞吐吐地挣扎不出半句。

她怕自己不经意的拒绝伤害或者得罪对方,因为知道他并无恶意。

可肢体动作骗不了人。

沈暮下意识往后稍稍一避,双手捂住包包。

男生意识到她在抗拒,但更多的是犹豫。

愿不愿意是后话,眼下只要他再激进些,绝对可以加到这位漂亮妹子的微信。

“没事的,就只是加个微信”

他扩大友善的笑,倾身向前,递手机给她。

手机屏幕上的二维码突然在眼前放大。

这个距离让她不舒服了。

沈暮深感不适,轻咬住唇,终于决定回应一句“不好意思”。

就要脱口之际,一只冷白修手横到她面前。

携着不容置疑的气魄,将那个冲劲十足的男生和她隔开安全距离。

江辰遇眼底凝聚正色,睨住他。

男生被他强大的气场慑到,没胆再往前。

沈暮刚从警报解除中舒口气。

她还在状况外,歪过脑袋看向手的主人。

只听他语气薄薄的。

“小朋友。”

“先来后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