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只是正常的陈述口吻。

但他声线如钢琴黑键降调的低沉,天生蛊惑,蕴藏深厚引力。

让人着迷,让人满心暧昧。

男生直接呆愣住了。

旁边几个女生也皆是怀疑人生的表情。

这句先来后到,是他们理解的意思

不会吧不会吧,江总不会真的也在要这女孩子的微信吧

恍惚听见心碎的声音。

女生们悄悄原地裂开。

她们求而不得的男人竟是别人的小宝贝。

要气吐了好吗

而那位勇敢追爱的男生,心知在某人面前自己就是个弟弟,连说好多声“对不起”后,拔腿就跟伙伴们离开了这是非地。

周遭清空,再度岑寂。

沈暮腰杆僵硬,心跳疯狂蹦迪。

思绪来回转了无数周期,她才确认这是现实世界。

一定是她耳朵瞎了。

什么叫先来

晚霞烧红她双颊,沈暮手心沁着薄汗,捏湿了包带。

还不如给那人微信死得痛快。

沈暮不敢乱看,屏息盯住湖面。

直接跳下去吧。

她想。

江辰遇留意到她脸蛋极不自然的红晕。

又回想了下方才那群学生的反应。

静默了会,他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有歧义。

处变不惊的俊面掠过一瞬异色。

江辰遇略有丝哑然。

他思量片刻道“我的意思是”

意思是她已有对象。

而他只是在提醒那位后到的男同学注意分寸。

完整的话拓展开来应该是

小朋友,这位女同学并非单身,先来后到,别越界。

但现在一想,反倒成他意有所指。

问题出在他将自己置身事外了。

他下意识站在前辈的立场,在他眼里,刚才都是小朋友间的玩闹,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从教导的角度,能帮着解围也就帮了。

只是没想到。

他以为自己是旁观者,他们却当他是参与者。

互相不在同一个频道。

解释刚开了个头,他就遇到话阻。

略一沉思,江辰遇没再继续往下说。

还得刻意告诉她先前在飞机上无意听到她电话里称呼老公,后来又在东梵茶社不经意看见他们一起,

所以他才知道她的感情现状

可以,但没必要。

沈暮隐隐感觉到他欲言又止。

她认为之前那两句肯定只是他的玩笑话。

等待少晌对方并无下文。

防止局势僵持,沈暮迅速弯了下腰,自觉开口“刚才,谢谢您。”

小姑娘还挺明事理。

江辰遇沉默两秒“没事。”

随后不多时,秦戈通完电话回来。

相对无言的局面终于得到解脱。

秦戈对某人直言“晚上空不我爸知道你来了,让你上家里吃个饭。”

“不了,8点有个重要会议。”

江辰遇徐徐再言“跟秦叔说一声,改天我再陪他喝两杯。”

秦戈点头“没问题。”

知道他还有行程安排,不会多留。

秦戈问“要回公司了吗”

江辰遇静淡“嗯。”

听罢,秦戈看向旁边默不作声的乖乖女。

笑意亲和“小暮住哪儿”

沈暮不知他用意,眼睫扑闪两下。

颇有几分迷茫地回答“嗯滨山东路。”

秦戈挑挑眉,会心一笑“正好顺路。”

他转而递给神色寡淡的男人一个眼神“帮我送送。”

沈暮倏地明白过来。

惊慌摆手“不用不用,我坐公车就可以了,不远。”

别再挑战她的社交能力。

她真的不想再经历几分钟前的死亡气氛了

当她是客气,秦戈还是笑着“下班高峰,公车会很拥挤,让江总捎你一程。”

真的不必如此贴心,她宁愿徒步回去。

沈暮刚想再挣扎,秦戈又先一句出声。

“我得去趟学院帮他们参考期末试题,就不陪你们了,路上慢点。”

说着秦戈扬唇拍了拍江辰遇的肩,无视某人轻蹙的眉眼,潇洒转身去了商学院的方向。

他背影毫不留恋远去。

沈暮心死了。

又开始了是吗

她当下决定借口到附近商场,以此谢绝好意。

沈暮迅速在心里组织语言。

暗吸口气,回头望向男人的眼睛“江先生”

“走吧。”

江辰遇面不改色,抬步走向校门口。

这回倒是一点没让她尴尬。

“”

沈暮刚琢磨出的一连串说辞,被他一句轻描淡写击碎得稀巴烂。

愣神良久,她只得将话憋回去。

眼睛一闭,咬紧牙关跟上。

男人走在前面,临着落日余晖,影子在身后拉得很长,恰到好处地替她遮了灼眼的亮光。

沈暮低眉垂首,始终和他保持两步远。

她每一脚都准准落在他影子上。

所以一路都走得小心翼翼,仿佛真的会踩疼他。

前后一阵无言。

沈暮偶尔抬抬眼,沿着他熨帖的西装裤,偷偷往上瞟。

他好高。

刚才跟他说话的时候,她都得仰起头。

不知道以她的身高,蹭不蹭得到他下巴

沈暮思绪不自觉地又散了开。

校门口停靠一辆亮黑迈巴赫商务。

随江辰遇走过去的时候,沈暮看到有一位穿正装的年轻男子站在车旁。

见他们过来,男子便立刻迎上前“江总。”

江辰遇点头“什么时候回来的。”

“3点左右。”

“听说秦教授请您去了南大,我把画放到您办公室就过来了。”

顺便和代班助理交接了近期工作。

方硕笑答完,问道“您要先看看那画吗”

江辰遇原本并不是很在意。

但听到这句后几不可见顿了一下。

不用等他表态,方硕一向积极。

他直接说明“是一副很有特色的水墨油画,霍克教授力荐的作品,意境和寓意都非常不错,我是装裱起来等下月直接带到江董寿宴,还是先送到您家里”

身为总裁特助,方硕一向办事到位。

他精神焕发,有条不紊地报告工作。

殊不知,有两人又双叒叕陷入了不尴不尬的处境。

如果没理解错,这意思是,他还没看过画。

原来十多分钟前鼓励她画得不错,真的就只是鼓励而已,

好吧。

你夸了,你装的。

沈暮抿唇不语,就当自己一无所知。

某人似乎也正有此意。

江辰遇沉默少晌,若无其事动了下唇“家。”

方硕应完声,才发现他后边罕见地跟了个小姑娘,掩不住惊奇“这位小姐是”

江辰遇没多言,随口道“到滨山东路。”

一听话题岔到自己了,沈暮忙碎步上前“江先生,我要先去趟商场。”

她尽量让自己的托辞听起来没那么虚。

不失礼貌地浅笑“那个就不麻烦您了。”

江辰遇目光掠过她清粉的脸。

“哪个商场”

追问得沈暮措手不及。

她眼神躲闪,温温吞吞收着声“jc。”

江辰遇“嗯。”

沈暮“”

江辰遇“那就到jc。”

沈暮难以置信抬起头,却见他已经走向车的另一边,坐进了后座。

“”

救命,他气场太强,她真的怂爆了。

虽然知道他只是出于绅士礼节以及人道主义,才不把她丢下,周全相送。

“小姐,请进。”

方硕替她打开了这边的车门,特意抬起手背护到车顶,含笑示意。

事已至此,再犹犹豫豫就太不识趣了。

沈暮顺了顺呼吸,躬身坐进去。

在方硕关门前,沈暮发自内心道了声“谢谢”,为他的细致入微。

“不客气,应该的。”

方硕合上车门,坐到副驾驶,吩咐司机先开往jc广场。

商务车后座的空间十分宽敞,沙发式座椅舒适性优越,即使在道路迅驰,也基本感受不到太大颠簸。

原本是一个躺着坐等到站的舒服环境。

但沈暮僵坐着,四肢生硬,一点幅度都不敢有。

男人近在她左手边。

而他们之间,仅仅只隔着座椅扶手的距离。

封闭的空间,到处都是好闻的味道。

不知道是不是他身上的。

总之,沈暮觉得自己每一寸呼吸,都有他气息的凝聚。

沈暮抱着皮质靠垫在怀里。

不动声色望着窗外,无比安静。

其实心里早就慌死了。

江辰遇阖目静坐,方硕和司机都知道他习惯路上休息,所以没有播放音乐广播。

车里明明有四个大活人,却静得不像话。

趁他没注意,沈暮屏息,动作极轻地从包包里摸出手机,托腮倚到窗边,继续保持安静。

不多时,江辰遇随意搁在扶手箱上的手机响起声动静。

过了片刻,他缓缓掀开眼皮。

亮起的屏幕提示有新的微信消息。

江辰遇不慌不忙取过手机。

垂眸瞟一眼,他神色未改,但看得出兴致不高。

微信消息来自秦戈。

他说务必把我们的小才女安全送到家。

江辰遇并不太想理他。

静思

少顷,还是动了动金贵的手指只此一次。

这小小的话语,对广大单身男同胞得有多高的伤害性啊。

秦戈克制不住。

谴责他就这颜值的小姑娘,在学校那都是被男生头破血流抢着送的,你还不乐意了

江辰遇要言基本素质。

哦豁。

他倒想听听又是什么真新鲜的道理。

秦戈请讲。

江辰遇和已婚姑娘避嫌。

秦戈黑人问号脸jg

秦戈她已婚

秦戈不能吧小姑娘才多大。

秦戈你是怎么知道的

秦戈你们都聊到这份上了

话已至此,无需多说。

江辰遇叉掉聊天框,正要关手机时,突然连进几条新消息。

小哭包没什么jg

小哭包真没事jg

小哭包天底下没有我熬不了的事jg

江辰遇看完她的绝望三连,眼底融了点温度怎么了

对面的小姑娘不装了。

小哭包呜呜呜呜呜呜呜

小哭包救命

小哭包我上回肖想的裸模就坐在旁边。

小哭包还是位史诗级大佬,我要紧张吐了。

小哭包土拨鼠崩溃gif

画面感极强。

一只胆子小到还没芝麻大的小朋友。

抓耳挠腮,蜷成球来回翻滚。

江辰遇后枕椅背,轻抿的薄唇不经意深了弧度。

安抚一下吧。

否则这小孩得自己把自己吓哭。

江辰遇指尖刚触到按键。

对方先抑制不住恐慌地哭诉起来。

小哭包我感觉自己触犯了神明。

小哭包罪至凌迟,随时处刑。

小哭包好

小哭包想

小哭包跳

小哭包车

小哭包

江辰遇好笑就这点骨气。

小哭包鸣起丧钟呜呜呜还骨气呢,我都不敢呼吸

她紧接着又飞快敲来几句话。

忐忑得仿佛正被挂在绞刑架,等待随时送命。

小哭包你肯定听说过他。

小哭包等我说出他的名字,你就知道自己刚才的风凉有话多残忍无情了。

小哭包到时候再来心疼我可就晚了

小哭包哼jg

江辰遇英眉淡淡一挑。

是哪个恐怖的大佬,让小孩悚成这样

静默两秒。

江辰遇弯了下唇我在听。

他云淡风轻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