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半小时之后,唐明奚如愿以偿的坐在了江畔居的景观位,沧江静谧的在五光十色、纸醉金迷的金融大道外汩汩流动。

从明奚壹号到江畔居其实只要十五分钟,剩下一个小时十五分钟是唐明奚用来在家里发作拖延症的。

江畔居新出的几道菜色都很符合唐明奚的口味,而且摆盘十分漂亮。

侍应生一端上来,唐明奚的目光就微微闪烁了一下。

直到长篇大论的菜式介绍完毕之后,侍应生浅浅红着脸,压低声音很磁性地开口“先生,还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吗”

唐明奚心想这男的说话嗓子卡东西吗,压这么低干什么

侍应生恋恋不舍的退下,唐明奚矜持地干咳一声。

然后拿出手机,“咔嚓”拍了一张食物的照片。

吃美食就要拍下来,然后发朋友圈

叶珩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不解。

但唐明奚拍的十分忘我,完全没注意到他。

四张精致的食物照片好色调,唐明奚果断发了朋友圈。

朋友圈四面八方的塑料朋友纷纷点赞,立刻评论。

华本地产的陈少二公子这是又去哪儿浪了

万宝通讯的dani看起来好好吃tt人家也想吃

泰伊奶业的三少有空

短短一分钟,唐明奚朋友圈就有了几十个点赞,以及十几条评论。

这群富二代们的朋友圈都是交互的,能跟唐明奚混在一起的都是些爱逛夜店开派对、没有家族继承权的纨绔,很快他们就在唐明奚的评论里互相聊天。

叮咚一声,王敏也给他点了个赞,回复道你背叛了革命阶级。

唐明奚

王敏的私信迅速到来有些人表面上跟姐妹一起辱骂老公,结果私底下却甜甜蜜蜜的和老公去过二人世界。没有那种世俗的jg

唐明奚谁是你姐妹好好说话,拉黑警告

王敏图片放大jg

王敏这个狗男人是谁是谁和我们尊贵的公主同桌吃饭怒火

王敏截图出来的是唐明奚刚才发朋友圈的第四张图。

一不小心把叶珩的手腕给拍了进去。

唐明奚

唐明奚你用显微镜看图的吗

唐明奚有这功夫为什么不去美国应聘fbi微笑

王敏呵呵,你心虚了。

王敏暗搓搓秀恩爱就有这么让你快乐吗我不怪你,我偷偷伤心jg

唐明奚原本不心虚,被王敏说得,好像他真的在暗搓搓秀恩爱一样。

他抬头看了一眼叶珩,对方表情冷淡,专注地吃着眼前的菜。

感受到唐明奚的视线,叶珩顿了一下,眼神中带着一点防备。

这眼神,唐明奚并不感到陌生。

虽然这半年来与叶珩算是相安无事,但不代表叶珩就忘记原主施加在他身上的痛苦了。

看过原著的唐明奚表示,男主最会的就是笑里藏刀、温水煮青蛙、扮猪吃老虎好吗。

不杀了我就谢天谢地了,还秀恩爱,秀阴间的恩爱吗

想起自己悲惨的下场,唐明奚忽然心梗,心不在焉的塞了几口菜,吃不下去了。

他把微信页面从聊天切换到朋友圈,首页一下多了十几条回复。

他愣了一下,点开评论一看。

原来是王敏发现了第四张图里入镜的叶珩,在他的评论里带节奏,留了条暗搓搓秀恩爱就有这么让你快乐吗。

结果其他人也发现出镜的叶珩,下面一口气跟了七八条一模一样的队形。

暗搓搓秀恩爱就有这么让你快乐吗

暗搓搓秀恩爱就有这么让你快乐吗

唐明奚面无表情的把他们挨个拉黑。

气得连最后的甜品都没吃。

周一下午,唐氏集团所有高层例行开会。

会议上,对于青罗湾开发项目是否该交给叶珩一个外姓的问题,明争暗撕,针锋相对的吵了足足一个小时。

明恒的副总监与金融部门的杨总差点儿在会议室内打起来。

直到唐云一锤定音,将青罗湾的开发交给叶珩之后,杨总才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坐下,但看向叶珩的目光恨意未减。

叶珩头也没抬,只是转动着手中的笔。

一个会议开了四小时,位于长桌中心的全息投影仪都开始微微发烫时,唐云终于宣布了会议结束。

散会后,唐云单独留下了叶珩。

遣散了十几个助理之后,办公室内就只剩下唐云跟叶珩。

“最近你跟小奚相处的怎么样”

“还好。”

唐云坐在总裁办的椅子上,双目不带什么感情的看着叶珩“小奚是我弟弟,他的性格我很清楚,如果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你应该先反思一下是不是你自己的问题。”

叶珩垂着眼睫不说话。

“如果不是爷爷的遗言是一定要你和小奚结婚,我一定不会让他和你在一起。”唐云眉头微微蹙着,对叶珩已经是极为不满“既然我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那就只能警告你几句。”

“我不管你在外面有没有心上人,进了我们唐家的门,就给我断的干干净净。还有,我也不管你以前遇到什么,小奚跟你还有一年就要结婚了,明恒跟环宇现在都在你手里。我只给你一年的时间,一年后,我不想听到别人在背后说,我弟弟跟了一个窝囊废物。”

唐云吐了口气“你放心,青罗湾的项目一定是你负责。唐有为那边的动作你不用担心,我会替你处理好他们。”

叶珩眼底没有一丝情绪,扯了下嘴角“多谢。”

会议室内令人窒息的紧迫感无声的蔓延。

唐云打心眼里不喜欢叶珩这人,以他多年看人的眼光来看,叶珩绝非唐明奚的良配。

“还有。”唐云开口道“既然你们已经要结婚了,就好好联络一下感情。上回我听小奚说,他没有你的联系方式你记得把他的微信加上,多和他聊聊天。就算小奚以前对你态度不好,那也是因为他年纪小。他就是这样的脾气,你应该多让着他。”

“我会的。”

“嗯。”唐云继续“顺便你也多加一些他的朋友,好了解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我会让助理把他的交友近况都发到你的邮箱,除了工作之外,你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哄小奚开心,明白吗”

叶珩的拳头微微捏紧,然后又松开。

“知道。”

何文方的动作很快,唐明奚的微信连带着他的交友圈都打包给了叶珩。

他边走边按下电梯,随便翻了一眼,就没什么兴趣的放下了。

谁知在电梯里意外遇见了杨总杨木桦。

刚才在周会上极力反对由叶珩全权负责青罗湾开发的高层。

他是唐有为的老部下,环宇被明恒吃下之后,就一直暗中与叶珩作对。

此时看到叶珩手中拿着的资料,明晃晃的大字写着唐明奚喜爱事物,不由轻蔑一笑。

“真不愧是叶总监,为了往上爬可真能豁得出去的,连唐二公子的床都能爬上去。”杨木桦阴阳怪气了一句“要不怎么我们当不成总监呢。”

电梯内响起一阵轻笑声。

杨木桦忽然压低声音,恶意满满地开口“你别以为青罗湾的项目就这么落你头上了,一个靠爬床上位的废物赘婿而已,你就等着瞧吧。”

唐明奚的生日在五月底,跟原主正好是同一天。

他的生日宴是一年一度的大事,唐云每年都会邀请许多生意上往来的朋友与媒体记者参加晚宴。

生日开始的前两个礼拜,唐明奚就被拉着在造型师手底下到处跑。

定制的衣服和鞋子,包括当天上午穿什么,中午穿什么,下午穿什么,精细到他每隔半小时就要更换的胸针用什么样的宝石点缀。

累的唐明奚一沾床就睡了过去。

距离生日越近,四面八方送来的礼物也跟流水一样进了明奚壹号,唐明奚懒得清点,就直接扔到了仓库里面。

他以为他睡得就够晚了,没想到叶珩比他睡得更晚。

倒不是忙他生日的事情,而是听说青罗湾开发上面出了点问题。

唐明奚回忆了一下原著小说,记得小说里关于青罗湾的开发是花了不少笔墨描写,依稀记得,还有什么重要的剧情来着

记忆有限,完全想不起来。

而且是男主的麻烦,关他什么事,他只是一个每天收礼物收到手软的无辜有钱人罢了

距离生日还有三天,唐明奚终于试完了最后一件定制的西装,送走了造型团队之后,他迷迷糊糊的跑去浴缸里泡了一小时,泡的昏昏欲睡时,才慢吞吞的擦干身体出来。

路过书房的时候,里面的灯还亮着,隐约有低沉的男声传出来。

说什么东西呢,用得着这么小声吗

唐明奚的好奇心瞬间就被吊起来了。

他靠近书房,身体稍稍向前,书房内的声音稍微大了些。

还是听不太清,唐明奚不得不靠的更近一点,连偷听的姿势都很标准,微微弯下腰,聚精会神。

然后,撞到了一堵温热的人墙上。

从头顶上传来了叶珩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沉默在空气中尴尬的弥漫开。

唐明奚抬头望着他,过了半晌,发现找不到狡辩的理由。

于是,唐明奚真诚且无辜,并且理直气壮地开口“看不出来吗,我在偷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