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声音迫使幸村精市扭过头看向出声地,却见一个熟悉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生鲜区。

幸村精市露出惊讶的表情。

“忍足君,你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也不怪幸村精市如此吃惊,他是真的没有想过忍足侑士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倒也不是超市这种地方是忍足侑士禁止入内的地方,只不过根据幸村精市对忍足侑士的印象,大抵都是从仁王雅治口中听来的对方总是穿着白大褂,穿梭在各个科室的模样。

总归不是什么有时间来买菜的。

在察言观色上的技能点满了的忍足侑士立即就从幸村精市的表情当中看出了什么。

难得一次拿到休假机会的忍足侑士露出揶揄的表情。

“我想,虽然我确实很忙,但也是有着休假时间的。”

很快,忍足侑士又耸了耸肩膀。

“不过,你想得也没有多大的错处就是了,毕竟我本来就不会来几次超市买菜。”

能有这么一次难得的出门经历,也只不过是陪长辈来。

幸村精市笑了笑,表情看上去相当的温和。

“那看起来我的运气不错,能够见到平时看不到的忍足侑士。”

“说得好像你平时有机会看见我一样。”忍足侑士一边吐槽,眼睛却是闪了闪,眼神像是不经意般在仁王雅治身上扫了又扫,“这就是仁王那家伙的小孩看上去可真像那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虽然在场有着不止一个小孩,但是忍足侑士的注意力明显是集中在仁王雅治的身上的。

虽然说其他人的八卦他也很好奇,但是硬是要选一个的话,那么忍足侑士承认,仁王雅治的热闹还是要比其他立海大的那几位的热闹要更加吸引他的眼球的。

“爸爸”突然被一个人拦下在聊天,无疑是相当吸引这群目前还算真小孩的家伙们的注意力。

就在一群人盘算着应该如何将这个看上去来势不明的家伙给赶跑后,就听见忍足侑士说到了仁王雅治的名字。

然后一群人又呼啦啦的视线看向了仁王雅治。

丸井文太悄悄地用手肘碰了一下仁王雅治的胳膊,用说悄悄话般的音量凑到了仁王雅治的耳边,低语道“喂,狐狸,那家伙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仁王雅治听到丸井文太宛如蚊子般的低语,忍不住侧了侧脸,表情看着也有些小纠结。

“你们都不知道的事情,为什么我会知道啊”像是在说什么万般重要的大事一样,仁王雅治的声音更小声了,“那东西不是说了吗它带我们找爸爸,只要我们乖一点,就会有”

仁王雅治的话并未说全,就猛地停顿了下来。

幸村精市不知道什么时候蹲了下来,面带微笑看着他。

“噢仁王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作为回应的,就是仁王雅治无辜的小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在今天之前从未见过幸村精市,但是在看见幸村精市的那一刻起,仁王雅治就相信了那家伙说要带自己这群人找爸爸的事情。

这么好看的人,一定是他们的爸爸。

但是一开始约定好的事情也不能反悔。

“没有哦,爸爸。”仁王雅治脆生生地说道,甚至还狡猾的将幸村精市施压的压力转移到其他人身上,“不信你问他们。”

幸村精市挑了挑眉,视线很快就转移到了其他人身上。

只见其他人或是望天或是望地,真田弦一郎的表情纠结成一团,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不去看他。

很好,看样子这群家伙都有事情瞒着他。

该不会所谓的失忆都是假的,合伙来忽悠他吧

不,宿主,他们是真的失忆了。

只不过失忆了依旧很难搞就是了,毕竟人终究还是原来的那个人,只是思考模式因为身体的原因偏向小孩罢了。

系统觉得自己解释得已经够详细的了,然而幸村精市却并不信任他。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群人隐瞒的事情和你有关系。

理亏的系统立即闭口不言。

虽然系统没有说什么,但是幸村精市已然从系统的反应当中就能看出什么。

不过现在最主要的并非是系统身上的问题。

幸村精市的视线重新回到了饶有兴致看着他的忍足侑士的身上。

注意到幸村精市此刻的视线有点危险,忍足侑士笑眯眯地举高了手表示无辜。

不过,说出来的话就没有看上去那般无害了。

“我摊牌,什么爸爸我都没有听见哦。”

幸村精市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这家伙是过来添堵的吧

幸村精市在心底反问系统。

让熟人意识到仁王他们的不对劲会有什么后果

和之前可以说是问问题都会秒答的系统相比,这会儿的系统宛如老旧的机器突然失灵一样安静了良久。

就当幸村精市在思考,是不是系统也会出现问题的时候,系统的回答才姗姗来迟。

世界意识会令他们对此有个合理的解释的。

系统话音刚落,幸村精市便听到方才还饶有兴致看着几个小孩窃窃私语一副对仁王雅治的小孩很感兴趣的忍足侑士又开口了。

不过这会儿,忍足侑士的话足以让幸村精市脸色都不禁正色了。

“不过,仁王他们未免也太会玩了吧,要不是这家伙这会儿不知道跑去哪里旅游,连电话也不接,我都要问问他是怎么教的孩子。居然怂恿这群小孩管你喊爸爸,真不愧是他。”

全然不知跟在幸村精市身边的这群小孩就是自己认识的那群人的忍足侑士试图伸出手逗弄仁王雅治,结果下一秒就被仁王雅治一掌拍开。

即便如此,忍足侑士也没有生气,甚至还笑出声。

“哟,还有小脾气,不给摸是吧”

“你说,仁王他是去旅游了”幸村精市张了张嘴,眉眼却是低垂着看向了露出疑惑表情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向忍足侑士的时候又忍不住哼了一声的仁王雅治,一字一顿道,“这我倒是不知道呢。”

忍足侑士随意地挥了挥手。

“他没有跟你说吗应该不至于吧,连小孩都交给你了。我记得昨天他还在朋友圈发巴黎铁塔的夜景照呢。”

幸村精市看着空空如也的朋友圈,却是笑了笑。

“是吗那大概是我太忙了,没有注意到吧。”

作者有话要说欢迎收看大型单身男性带娃现场。之后还会有不少熟人撞上这一个大家庭的。不过这群熟人现在不会发现问题。

但是变回来之后会发现不对的。

该来的社死总是会来的

别骂了,我知道我鸽了委屈

感谢在20211110 23:48:5320211112 23:24: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锦瑟什年 55瓶;晨熹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